中共上月曾公佈經濟數據,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負增長6.8%。儘管這是大陸自1992年有季度GDP數據以來首次出現負值,但《大紀元》獨家獲得的陝西省咸陽市政府文件,不但證實了國際社會多年來對中共GDP嚴重造假的指控,同時亦揭示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遠超中共公佈的數據。

《大紀元》最近獲得的中共陝西省咸陽市政府文件,雖然沒有咸陽市統計部門的直接數據,但其中的咸陽市轄下各個縣市《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文件,已經洩露了中共GDP數據嚴重造假。

陝西咸陽多個縣市一季度GDP大幅造假

在中共體制下,各級政府內部的《經濟運行情況匯報》,是發改局(或發改委)向本級政府匯報,同時亦會向上級政府上報的經濟數據;但不一定是中共政府對外發佈的官方數據。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多個縣市的《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就與咸陽市政府公開發佈的「官方」經濟數據,存在巨大的差異。

中共咸陽市政府發佈的2020年一季度GDP指標。(中共咸陽統計局官網截圖)
中共咸陽市政府發佈的2020年一季度GDP指標。(中共咸陽統計局官網截圖)

例如,依據中共咸陽市政府發佈的一季度主要經濟指標(咸陽統計局官網鏈接),咸陽市轄下各個縣市中,唯有長武縣的一季度GDP是正增長,一季度完成生產總值23.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0.3%。其餘各縣市的GDP都是負增長,增幅從-3.0%到-20.8%不等。

然而,中共政府內部統計出的經濟數據,與對外公佈的官方數據並不一致。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長武縣政府文件,顯示長武縣政府預計一季度GDP同比下降4.8%,與咸陽市公佈的同比增長0.3%不一致。(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長武縣政府文件,顯示長武縣政府預計一季度GDP同比下降4.8%,與咸陽市公佈的同比增長0.3%不一致。(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長武縣發改局《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報告顯示,一季度,「受疫情影響,預計全縣生產總值完成20.14億元,同比下降4.8%」。

這代表著,咸陽市政府將轄下長武縣統計(預計)出的一季度GDP,從20.14億元調至23.10億元,人為調高了15%,從而將該縣的經濟由大衰退「反轉」為正增長,用虛假的數據掩蓋衰敗的現實。

 



除了長武縣之外,《大紀元》還獲得了咸陽市轄下的三原縣、旬邑縣和淳化縣的《2020年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文件披露,這三個縣根據現有數據預計的GDP增幅分別為-40%、-20%和-27%。

而在咸陽市發佈的「官方」經濟指標中,三原縣、旬邑縣和淳化縣的GDP增幅分別為-17.9%、-6.5%和-13.7%。

也就是說,這些縣市統計出的GDP跌幅,是中共對外發佈的官方數據的一倍以上。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三原縣政府文件,預計一季度GDP完成17億元,但咸陽市發佈的官方數據,將三原縣的17億調高至37.13億元。(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咸陽市三原縣政府文件,預計一季度GDP完成17億元,但咸陽市發佈的官方數據,將三原縣的17億調高至37.13億元。(大紀元)

從《大紀元》獲得的這些文件可知,咸陽市政府為了縮減GDP跌幅,大幅調高了轄下各縣市統計出的GDP數值。

以三原縣為例,三原縣政府依據統計數據,預計一季度生產總值完成17億元;而咸陽市發佈的官方數據,將三原縣一季度GDP調高至37.13億元,直接翻了一番多。

 



 



 



雖然咸陽市只是中國300多個地級市區中的一個,但《大紀元》曝光的咸陽市GDP造假現象,卻是中共各級政府的縮影,是中共獨裁體制和GDP政績考核機制的必然產物。

中共的GDP是用生產法來核算,將第一、第二和第三產業的總產出剔除生產過程中的投入,從而得到各行業的增加值,最後匯總核算出生產法GDP。依據中共統計局官網,中共發佈的季度GDP等經濟數據,是由基層單位向政府統計部門報送報表,然後層層匯總到國家統計局,由國家統計局計算得出。

因此,如果中共各級政府(包括統計部門)對經濟數據造假的話,那中共的國家統計局無論怎麼核算,都得不到真實數據。更何況,中共國家統計局每年發佈的GDP等經濟數據,都與中共高層預設的政治目標高度吻合,這本身也極大的消弱了國家統計局的可信度。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統計局官網顯示,國家統計局定期向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組織提供中國GDP數據;而從90年代末起,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在中共的要求下,停止對中共官方GDP數據進行調整,改為直接採信中共官方數據。

《大紀元》曝光中共文件 證實中國經濟「十萬火急」

4月27日,中共甘肅省長唐仁健稱甘肅經濟到了「十萬火急刻不容緩」的地步。儘管中共高調宣傳已經復工復產,但甘肅省長的喊話洩露了中國經濟的真相。

唐仁健披露說,在開工的企業中,52.1%的規下工業企業、62.4%的建築業企業、54.9%的規下服務業企業在正常生產水平的50%以下;「很多企業開了門沒有客或客很少」,中小微企業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規下企業是規模以下企業的簡稱,通常是指主營業務收入兩千萬元以下的工業企業,或營業收入在一定標準之下的服務業企業。

《大紀元》這次獲得的陝西咸陽市政府文件,佐證了「十萬火急」的經濟形勢並非甘肅省一地的危局,而是疫情衝擊下整個中國經濟的真實寫照。

旬邑縣政府《2020年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披露,旬邑縣恢復正常生產水平70%的「五上」企業不足四成。(大紀元)
旬邑縣政府《2020年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披露,旬邑縣恢復正常生產水平70%的「五上」企業不足四成。(大紀元)

例如《大紀元》獲得的旬邑縣政府《2020年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披露,雖然全縣50戶「五上」企業復工率達到92%,但受疫情衝擊,復工的46家企業中僅有18家達到正常生產水平的70%以上,還不足四成;而且第三產業受到很大影響,消費能力嚴重不足。

「五上」企業是中共經濟普查的主要對象,是指規模以上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兩千萬元及以上工業企業)、有資質的建築業、全部房地產開發經營業、限額以上批發零售業和住宿餐飲業、規模以上服務業法人單位。

《大紀元》獲得的長武縣政府文件,披露「經濟增長乏力」。(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長武縣政府文件,披露「經濟增長乏力」。(大紀元)

長武縣政府也在《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匯報》中披露了「經濟增長乏力」,「受疫情影響,各規模工業企業雖已復工,但無法滿負荷生產」,而且「全縣零售、餐飲住宿等服務企業和個體戶基本關店停業,對第三產業增長影響較大」。

三原縣內部文件也顯示,「受疫情影響,我縣大部份規模以上企業1-2月處於停工狀態」,「工業經濟開工不足」,「第三產業企業幾乎處於停滯狀態」。

《大紀元》獲得的這批中共內部文件證實了,在疫情重壓下,多數企業難以恢復正常生產已是包括陝西咸陽在內的,全國各地普遍面臨的經濟困境,而中共仍試圖用數據造假來掩蓋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