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推動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進行獨立調查以來,中共對澳洲的經濟威脅不斷升級,澳洲聯邦參議員對此表示,澳洲需要制定與中國(中共)脫鉤的計劃,減少對共產主義極權的依賴。

繼4月26日,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以貿易制裁作籌碼,試圖逼迫澳洲政府放棄對疫情真相進行獨立國際調查後, 5月10日,中共再次以貿易要挾澳洲。中共商務部聲稱對澳洲大麥進行了為期18個月的反傾銷調查,揚言要對澳洲大麥施加最高73.6%的關稅。這一舉動被認為將終結澳洲和中國大陸之間價值6億澳元的大麥貿易。這是發生在澳洲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確認澳洲支持歐盟調查中共病毒起源動議的幾小時後。

有政府消息人士告訴澳洲廣播公司,中共對關稅的威脅很可能是為了報復澳洲政府推動對中共病毒起源的獨立調查。

針對中共升級的貿易威脅,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韋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制定與中國(中共)脫鉤的計劃,減少對共產主義極權的依賴。

與中共脫鉤 和民主鄰國建立貿易關係

參議員韋爾斯說:「澳洲必須重獲經濟主權。對中國(中共)的過度依賴使澳洲非常容易受中共利益的擺佈。」

她認為中共極權控制澳洲經濟戰略資產非常危險,澳洲政府需要制定與中國(中共)脫鉤的計劃,使澳洲貿易多樣化,減少對共產主義政權的依賴。「澳洲需要收回對關鍵基礎設施的控制權。我們不能允許像中共這樣的極權政權或其國有企業控制我們社會和經濟的戰略資產。澳洲政府有責任研究關鍵問題,包括改變進口關稅,加強包括達爾文港在內的關鍵基礎設施和外國投資所有權管理框架」,她說道。

參議員韋爾斯進一步解釋道,澳洲外交與貿易部(2018-2019)的數據顯示,在澳洲對外貿易中,澳洲與中國的雙向貿易佔26.4%,與日本的貿易佔9.9%,與美國的貿易佔8.6%。澳洲對中國出口排在前五名的產品包括鐵礦石、天然氣、煤炭、黃金和羊毛(包括毛條),這些產品對中國的經濟增長至關重要。相比之下,澳洲從中國主要進口的商品包括電信設備和零件、電腦、傢俬、床墊和靠墊、精煉石油、嬰兒車、玩具、遊戲、體育用品、塑料製品、其它紡織服裝和女裝。

她說:「這顯示了我們對中國的依賴程度,也顯示了我們有更大的自立空間。澳洲最終明白了將26.4%的貿易雞蛋放到中國籃子裏,讓我們過份脆弱,中國大使最近的言論(如果澳洲繼續推進對疫情源頭的獨立調查,中國消費者可能會抵制澳洲商品或決定不來澳洲旅遊或留學)就證明了這一點。」

參議員韋爾斯強調,澳洲必須讓貿易多樣化,變得更加自力更生,減少對海外供應鏈的依賴,同時與民主制度的鄰國建立貿易關係,尋求經濟繁榮。

她還強調,如果澳洲不改變與不認同我們價值觀的中共交往方式,澳洲必定會面臨風險,最嚴重的危險就是澳洲會淪為中共擺佈的對象。

「像澳洲這樣自由的議會民主制、政治和經濟體制不應該受到北京獨裁統治的操縱。我們決不能冒險過於依賴中國經濟,中共會把我們對中國經濟的過度依賴作為武器,操控我們的經濟和社會,這樣會損害澳洲的長遠利益。我們的社會包括超過一百萬的華裔,他(她)們珍惜民主議會制和投票權」,她說道。

參議員韋爾斯在2018年初就對中共的「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外交」、在澳洲的全面滲透、中共國企在澳洲的收購行為,及在世界範圍內的掠奪行為提出過坦率的警告。隨著澳洲政府和民眾對中共政權的日益了解,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之後,澳洲不可能再和中共「一如既往」地保持關係,而是必須脫鉤。

中共隱瞞疫情 造成巨大損失 向中共索賠勢在必行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瘟疫在全球蔓延,在全球範圍內造成巨大生命傷亡,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反彈越來越大,對中共追責的聲浪越來越高。

參議員韋爾斯批評中共隱瞞疫情真實數據。她表示沒人相信中國有八萬多人被感染, 四千多人死亡的數據。國際平均感染和死亡率說明中國數據不真實。美國人口近3.3億,目前已有七萬多人死於中共病毒。

她表示,中共的統治核心是維護自己的權力,不在乎人民的(死活)。「如果中共是以人民為中心的話,那就不會將超過100萬維吾爾人囚禁在「再教育營」中,(中共還)監禁數百萬法輪功修煉者並活摘他們的器官,監禁人權活動家以及壓制香港民主,試圖侵略台灣」,她解釋說。

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的最新報告「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補償?評估中國的潛在罪行和法律途徑」(Coronavirus Compensation? Assessing China’s Potential Culpability and Avenues of Legal Response)明確論述了共產黨政權的不法行為(包括中共應該賠償的情況)。

參議員韋爾斯表示,為了維護國際法則,世界應立即採取行動,要求中共政權對疫情造成的全球範圍的巨大損失負責。她說,追責中共「需要勇氣和全球團結,包括美國的領導。我希望澳洲政府以其政治毅力,支持美國的努力。現在,澳洲民眾期望自己的政府具有政治毅力,將精力集中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即制定向中共索賠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