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追責,中共陷入前所未有的國際孤立,基本無計可施,只剩抵賴。與此同時,中共高層更害怕內部追責,一旦形成氣候,中共當權者將馬上面臨生死危機。相比之下,外部的國際追責不會導致中共政權馬上崩潰,但中共內部的追責,卻可能導致中共迅速垮台,或者造成中共高層重新洗牌。

近日來,從中共黨媒報道中可以看出,中共高層無暇顧及國際追責,相反,擺平內部追責,無疑是當前的最優先事項。

5月9日,中共召開了黨外人士座談會,政協也召開了網絡協商會。中共高層已經進入了兩會前的傳統模式,假裝聽取意見,實質是最後摸底,看看各界人物表忠心的態度,嚴防出現意外或不和諧音,確保兩會期間無人攪局、發難,更不要各派當面攤牌甚至奪權。

5月9日,中共宣佈,第五輪巡視將對中央宣傳部等35個中央機關單位開展常規巡視。兩會未開,中共高層先舉起了沙威棒,看誰敢異動。

5月8日,《人民日報》報道,免去孫力軍的公安部副部長職務。顯示特務系統已經平定叛亂,習當局全面掌控。

5月7日,中共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除了抗疫勝利、復產成功的大段套話外,另有一句,會議還研究了其它事項。黨媒報道隻字未提國際形勢、外交策略等。這次會議,應該主要是為兩會最後定調、部署,只能談抗疫成功,還可以談如何防止經濟下滑,但絕對不允許談疫情的責任,更不能內部追責。

中共高層擔心兩會出問題,但又急於召開兩會,製造中共黨內和諧,打消大多數官員的疑慮,期望展示中共高層牢牢控制權力的形象。

4個月來,中共高層雖然不斷發號施令,但因為疫情,各地不得不封閉,無形中打亂了各地行政秩序,中共高層的很多指令,實際上無法得到組織落實。各地一度出現地方割據狀態、各自為政。武漢市長周先旺還甩鍋中央,竟然至今安然無恙。

武漢封城後,各級官員層層敷衍、隱瞞,沒有多少人真的冒著生命危險衝到第一線。各級官員最大的精力,都用來造假數據、封殺輿論、烘托抗疫成功、應付領導視察,上上下下都心知肚明。其他各省市官員也大同小異,人人自危、居家隔離,沒多少人到辦公室工作,至少半癱瘓,顯然難以控制。4月份,中共政治局會議不得不提出「六保」,其中之一就是「保基層運轉」。

中共高層迫切希望通過兩會,正式恢復官僚體制的運作,防止基層習慣於失控常態,畢竟疫情並未真正過去,還隨時可能再次爆發。

中共高層當然也知道,關於疫情控制,中共內部早已有種種議論和猜測,不同派別也在不時放風,前段時間就鬧出了不同版本的公開信風波,顯然不是一般網友的作品,而是中共內部藉機攪局,醞釀內部追責。

雖然中共對外抵賴隱瞞疫情,但內部人人清楚實情,沒有及時防疫,應該誰來承擔責任?造成疫情蔓延全球,引來國際追責、孤立,又該誰負責?真正死亡人數巨大,如果老百姓追責,誰當替罪羊?中國經濟嚴重受損,中共官員的發財路差不多都斷了,又該遷怒於誰?

一旦內部追責的苗頭出現,顯然難以阻擋。中共高層急需把各種追責的聲音,消滅在萌芽狀態,更不能讓各派勢力,利用追責掀起風浪。

即將召開的兩會,是中共高層急切盼望的,但又是很難控制的。國際形勢、對外鬥爭,只能放在一旁,中共高層需要全力應付內部追責,順利召開兩會、保住權威。

但這一次,中共大小官員還會乖乖聽話嗎?中共內部各派系,會輕易放棄奪權良機嗎?軍隊又將有多大規模進入北京護駕?中共內部想擺平,中國老百姓會答應嗎?5月的兩會,很可能好戲連台,人們樂見,中共內鬥垮台的日子早點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