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儲備局前主席伯南克斷言,這次危機不會導致1929年式的大蕭條。伯南克曾經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力挽狂瀾,也是研究大蕭條的專家,筆者無意挑戰他的權威性和專業判斷。但是,這次不是大衰退,是大停頓,伯南克這輩子也沒有見識過。

筆者看來,此次危機由疫情蔓延、信用坍塌和經濟萎縮三環共同合成,三個因素各有其內在的動能和發展邏輯,但又相互影響。這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場挑戰,試圖與歷史上任何疫情危機或經濟危機相比較,恐怕都不妥當。新冠疫情蔓延,迫使發達國家、製造業大國祭出了極端人群阻隔政策,他們合共佔全球工業生產近九成,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經濟大停頓。

第一個遭受疫情蹂躪的中國,率先開啟了經濟重啟活動,全國範圍內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警戒之下,開展復工復產、保就業、保經濟運動。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正在重啟,筆者相信在未來數周會有一批國家逐步解除非常的人群隔離措施,經濟停頓之後將迎來經濟重啟。非常措施對經濟的殺傷力極大,大家對經濟重啟後的反彈也頗有期待,有人甚至預測「報復性消費」。

中國的五一長假期,是經濟重啟後的第一個數據點。五一假期前四天,市民出遊的多了,商舖開門的多了,馬路上的車子也多了,但是商家的反應是生意額平均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食肆甚至比不上正常時期周末的流量。報復性消費爽約了。消費者留在家裏的多,出去拍照曬圖、呼吸新鮮空氣的也多,但是消費意欲似乎並不強。

第一個原因是人群厭惡心理並未消除。COVID-19的R0傳染率是3,而普通流感是1,SARS是2,不少消費者並不急於除下口罩和陌生人一起在餐廳吃飯,更不要說搭飛機出遊。第二個原因是收入預期明顯下降。大停頓對低端服務業製造業構成重大打擊,對中小企業可能是災難性的,由此帶來大量的失業或潛在失業人口,有降薪預期的不在少數。

目前看來隨著氣溫升高,疫情在北半球的蔓延速度會明顯放緩,中國、美國、歐洲在這一輪疫情的最壞時間已經過去,經濟重啟順理成章。但是南半球正在進入流感高峰期,今年十月後北半球又進入下一輪流感高峰期,只要屆時疫苗還沒有大範圍應用,疫情出現波浪式反覆的機會頗高。人群厭惡心理可能長期存在,失業陰影可能長期存在。

經濟重啟,會令消費從極度低迷的水準回升,但是要回到過去正常水準恐怕遙遙無期,報複式反彈更不現實。抗疫常態化,意味著民間有機消費持續處在相對低的水準,不少企業未必可以一直熬下去,經濟復甦勢必呈U型。

為了穩定就業、穩定經濟、穩定市場,筆者相信全球範圍內央行會印錢,政府更會登上直升機撒錢。伯南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先後推出了三輪QE和一輪OT,他的未竟事業如今後繼有人,最後規模之大,恐怕也是他這輩子沒有見識過的。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