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母親節,香港多區商場舉行抗議活動,遭到香港警方暴力驅散,上百人被捕,包括鄺俊宇議員。警方還在多地暴力攔截記者,大紀元等多家媒體記者被截查。防暴警狂射胡椒水,許多記者中招痛苦不堪。一名女記者被防暴警暴力箍頸一度休克,被送院救治。

5月10日下午,大批香港市民無懼疫情,在多區商場舉行「母親節行街」、「全港和你sing抗爭前奏曲」活動。

5月10日晚,有抗爭者被警方暴力抓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5月10日晚,有抗爭者被警方暴力抓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5月10日,港警暴力升級,大紀元等多家媒體記者以及市民被警方截查。(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5月10日,港警暴力升級,大紀元等多家媒體記者以及市民被警方截查。(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香港警方在旺角多次驅散聚集人士,拘捕多人。晚上10時20分左右,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被警方暴力抓捕。

有香港電台直播片段顯示,鄺俊宇被防暴警推倒在地上,有警員用膝蓋壓住其頭部,將其暴力制服。

據無綫新聞及有線電視消息,警方當晚在旺角至少拘捕了一百人。

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也在旺角豉油街被警方截查,其後對她發出限聚令告票。她表示,截查期間有多名防暴警員對她出言侮辱,作出言語性騷擾,評論其胸部和身材。

在驅散期間,防暴警包圍現場記者,多名記者被噴射胡椒噴霧,並要求他們出示記者證及搜身,期間廿分鐘不准記者洗胡椒,有人哭求警察,警察反嘲笑記者,其後記者逐個被搜完畢離開才能讓急救員洗胡椒,有網友稱警察行為已經構成人道罪行!

立場新聞報道稱,大批記者被要求坐在地上,進行截查及搜身,有警員要求正在直播的記者關機。大約5分鐘之後,警方才准許義務救護員進入封鎖範圍內救助傷者。記者們在登記身份後被放行。

有傷者痛哭,警員在一旁大罵,「喊(哭)大聲點!不夠淒涼!」

當晚,警方在多地截查記者,大紀元等多家媒體記者都被警方截查。《蘋果日報》一名女記者在花園街與山東街交界現場拍攝期間,被警員暴力箍頸,一度出現休克。後有救護車到場,該記者被戴上頸箍,送往廣華醫院救治。

網媒「娛賓」的一名女記者因生理需要進入洗衣街花園女洗手間,但跟著她有男防暴警衝入女洗手間內。其後警方包圍現場,並禁止媒體記者靠近採訪。

過後,有消防救護員從女洗手間內將這名女記者帶出來,送上救護車,該女記者頭部有明顯傷痕。

網媒《TMHK》在臉書專頁發文,指10日晚11時許,在山東街及西洋菜南街交界,約50位記者及市民被防暴警員包圍截查,警方要求記者跪在地上超過1小時才放行。

《TMHK》的攝影記者說,當時防暴警員不停狂射胡椒噴霧,地上撒滿「胡椒水」,警員一度將該記者頭部按在地上多時,他身上多處「中椒」,頭、頸、背紅腫痛楚,需要接受治療。

《TMHK》嚴厲譴責警方的暴力行為,指警方應遵從《警察通例》配合傳媒採訪,不應妨礙傳媒攝錄。

香港記協主席楊健興對警方暴力截查記者表示極度憤怒,指警方近期不斷在示威現場截查記者,情況極度惡劣。

楊健興強調說,警方截查需要有規有矩,出於合理理由,而不是無差別地包圍多名記者進行搜查。

他還批評警員在截查過程中以言語羞辱記者、要求記者蹲下及搜身是不合理的。警員要求記者面向鏡頭,說出姓名、所屬媒體機構,更是羞辱的做法,涉嫌侵犯私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