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情擴大令更多亞裔報警稱遭歧視。有人倡議,為華人自保需發起「與中共切割」運動,因疫情禍起中共,應將中共與華人區分開來。但也有機構用反對歧視名義,將華人與中共代理人一起往「同一個世界」的籃子裏裝,令人擔心。

「MOCA(美國華人博物館)在教室、大街上和所有地方都反對種族主義。」MOCA館長姚南薰4月27日宣佈,為應對因COVID-19(中共病毒)爆發的針對亞裔的歧視,博物館成立「同一個世界」(One World)疫情特別收藏活動。「同一個世界」活動同時率先分享兩則故事:一為珠江百貨捐口罩,二為遠在中國深圳的騰訊(Tencent)總裁劉熾平參與運口罩到紐約和波士頓,以展現大瘟疫流行下,中美兩座城市、兩支隊伍為抗擊疫情做出的貢獻。

作為一個專門展示華裔美國人歷史的博物館,MOCA此次選取「同一個世界」的主題策劃活動,反映了當下疫情輿論熱點,但也開啟了一系列的思考。

「同一個世界」夾帶的宣傳

「同一個世界」中騰訊總裁的故事,也可見於中共喉舌新華社4月8日《來自中國的120萬個口罩讓美國州長淚目》一文。該文從麻薩諸塞州長3月下旬購買中國口罩寫起,到騰訊幫助運到深圳機場,交給紐英倫愛國者隊專機帶回美國,最後落筆在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4月6日刊登在《紐約時報》的署名文章,呼籲《中美必須合作對抗新冠病毒》。

「互相合作」聽起來很好,但中共呼籲中美合作的背後的政治原因,從中共大使傳遞的信息可知更深內容。崔天凱在文中呼籲拒絕「種族主義…當成替罪羊」,文末揭示的主題思想是: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不互相指責,我們還必須共享國家之間的「製藥技術」,「並保持全球產業和供應鏈開放」,並強調「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換言之,中共特色的「製造雙贏的相互合作」是:國際不要追責,美國按照中共的想法來與他們合作。這意味著中共能不斷撒謊和欺騙,而美國繼續提供他們技術和資金。

世界不信中共 換中企做「大外宣」

4月初,美國麻州政府從中國大陸購買了逾百萬個口罩,其中部份是KN95口罩。事後檢測發現,這些KN95口罩無一達到FDA的N95標準。圖為4月2日,紐英倫愛國者隊裝運口罩的飛機,從中國深圳飛抵波士頓羅根國際機場後卸貨。(Getty Images)
4月初,美國麻州政府從中國大陸購買了逾百萬個口罩,其中部份是KN95口罩。事後檢測發現,這些KN95口罩無一達到FDA的N95標準。圖為4月2日,紐英倫愛國者隊裝運口罩的飛機,從中國深圳飛抵波士頓羅根國際機場後卸貨。(Getty Images)

根據紅色文化網「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甚麼由中國共產黨人提出」一文,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項國蘭這樣寫道:「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的世界還不是社會主義的,但是過渡時期的必經階段。中國共產黨人將引領世界進步政黨、被壓迫國家、階級和人民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視為自己的使命擔當。」

「人類命運共同體」遭遇翻車

共產主義的命運,現在世界已不願和它綁在一起。各國被中共信息封鎖、對疫情不誠實所害慘,相繼發起訴訟、索償。中共借疫情塑造「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國際領導者」形象,遭遇翻車。

阿里巴巴、華為、騰訊、抖音等近月來紛紛向國際捐贈。劉熾平也宣佈騰訊資助1億美元作為全球抗疫基金。

新加坡《聯合早報》「一帶一路」專網5月2日報道,企業版「抗疫外交」或可助提升中國國際形象。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陳光炎分析,相對於中國政府,中國民營企業讓西方國家民眾更能接受。他舉例說,阿里巴巴基金會捐到國外的物資,很多時候都由中國駐該國大使館出面接應和協調。

「騰訊是中共的代理人」

騰訊不只是商業公司這麼簡單,它具有非常濃厚的中共黨政色彩。據《南方》雜誌2017年報道,騰訊公司黨委下設12個黨總支和116個黨支部,3萬多名員工中有超過7,000人是中共黨員,而60%以上的黨員都是骨幹技術人員。

騰訊旗下的微信,全球用戶逾11億,是中國民眾甚至很多海外華人最主要的新聞資訊平台,也是中共的耳目和棍棒。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2月開始徵集因微信言論而受到迫害的例子,以便在美國起訴騰訊。據悉,截至4月中旬,已有數千名海內外微信用戶報名參與這一集體訴訟。

台灣大學教授張錦華去年接受本報採訪時曾指,騰訊民營的背後是中共國企的經營方式,是中共大外宣和統戰:「它幾乎是按照中共國企的經營方式,實質可以說,騰訊就是中共的一個代理人。」

海外華人的處境恐越發艱險

中共的「愛國教育」已經深入中國人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引導年輕人在毫無自覺得情況下,變成狂熱的愛國主義者。《環球時報》社評《愛國和愛黨在中國是一致的》中稱:「愛中國的關鍵是要愛黨。反共就是禍害中國;愛黨與否,是每個中國人是否真愛國的主要衡量標準。」

《紐約時報》2019年10月8日刊登「中共全面控制滲透社交媒體」談到,「愛國」中國年輕人成為海外破壞民主的暴徒。香港反送中運動讓全世界看到,海外中國人看待民主、看待反抗運動的觀點,和中共政府如出一轍。

疫情後重生的將是怎樣一個社會?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過去美國人把華人反美擁共當作是信仰、文化的多元化,包容下來,但是從貿易戰到抗疫戰,美國朝野對中共的認識已有了本質的改變。全球反共情緒正在醞釀,海外華人的處境恐越發艱險。

錢從哪裏來?

博物館的資金道德難題

美國華人博物館的資金大部份依靠捐款和籌款。(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charitynavigator.org)
美國華人博物館的資金大部份依靠捐款和籌款。(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charitynavigator.org)

美國華人博物館(MOCA)的前身是1980年成立的社區機構「紐約華埠歷史研究社」。2005年博物館獲得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Corporation)2,000萬美元的部份基金款,2009年耗資1,500多萬美元遷到現址中央街215號,定位也轉向教育與文化,促進華裔中的不同人群與美國公眾之間的聯繫交流。

MOCA是非盈利公益機構,由政府和民間的贊助系統來支持。其公佈的財政年度報告顯示,FYE12/2017年度總收入的46.7%來自於捐款者(100萬美元),49.7%來自籌款活動(近107萬),只有3.6%來自紐約政府。

熟悉MOCA歷史背景的社區人士說,MOCA很特別,它不像紮根社區的華策會每年在唐人街舉辦大型籌款會,也不像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大概12%年收入來自於會員捐款,MOCA是沒有華裔美國人捐贈者基礎的組織。

MOCA的資金渠道,或可從他們過往的年度活動中看。2015年11月MOCA舉辦年度頒獎贊助者晚宴,出任聯合主席的是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的朋友格林伯格(Maurice R.Greenberg)和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晚宴主辦委員會的30名委員皆富人和社會名流,30多人用自己的財力和影響力在政、商拉關係,為博物館募集資金。MOCA的高層也與美國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交往甚密。

曾任美國華人博物館聯合主席的格林伯格(Maurice R.Greenberg)與北京關係匪淺。圖為2012年3月19日,格林伯格(左)在北京獲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接見。(Getty Images)
曾任美國華人博物館聯合主席的格林伯格(Maurice R.Greenberg)與北京關係匪淺。圖為2012年3月19日,格林伯格(左)在北京獲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接見。(Getty Images)

由於政府對博物館的直接資助很少,博物館大都需要向社會找贊助,政府通過稅收政策鼓勵民間投資,也避免對文化事業過份干涉,維護了民間的文化選擇權。

不過,去年夏天紐約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董事會副主席坎德斯與軍防公司Safariland的特有關係,廣泛贊助歐美兩地藝術活動,被指控造成美國鴉片類藥物氾濫的薩克勒家族,以及大英博物館董事會成員因擔心博物館長期接受BP的贊助而辭職,這一連串事引發藝術圈涉及贊助資金來源的道德議題辯論。華埠一些關心藝術的人士中也在討論,並關注MOCA的收入來源是否與社區利益一致。

去年4月,美國華人博物館獲得紐約市政府撥款230萬美元,用於購建永久館址。據悉,中央街215號的業主已同意把地產轉讓給美國華人博物館,但叫價從2,500萬美元又升了兩次,遠遠超過2,500萬美元。如果能夠買下目前館址,那麼這個六層建築將成為全美最大的華人博物館。

今年1月23日晚間,美國華人博物館藏品倉庫遭遇大火,館內約8.5萬件文物和藝術品或被嚴重損燬。圖為大火撲滅後,義工將箱中的文件取出,確認損毀情況後,再放到暫存文件箱中。(陳家齡提供)
今年1月23日晚間,美國華人博物館藏品倉庫遭遇大火,館內約8.5萬件文物和藝術品或被嚴重損燬。圖為大火撲滅後,義工將箱中的文件取出,確認損毀情況後,再放到暫存文件箱中。(陳家齡提供)

胡佛報告 保護華人的愛國情感 也要防被威權利用

品蔥網上討論「海外華人如何洗清自己的間諜嫌疑?」帖子上說:海外華人的處境很艱難,如果公開反共,則一定會被中共報復,如果保持沉默,也會被外國政府懷疑為間諜。如何破解這個困境?

該帖下有各種討論,有人列舉「中國」名義下各種白手套媒介進行的活動說,如果落實(抵制)基本可以讓中共在白人國家的隱蔽戰線癱瘓掉。也有人說,降魔必用雷霆手段,海外頻頻「亮劍」暴露自己的狼子野心只會讓自由世界更加清醒。

2018年11月胡佛研究所發佈的《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報告中,指中共已全面滲入美國的中文媒體和華人社團。文中說,中共政府通過在華裔社區滲透中共政治理念,恐破壞美國民主程序。身為美國公民,美籍華人同樣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對於不要妖魔化美籍華人的愛國情感,美國政府與社會更是義不容辭。然而,同樣重要的是,所有的美國公民也都要意識到這些情感,有時候會被威權體制所用,用以推進其目的與利益。

報告表示,對於中共安全部門秘密騷擾、操控、威嚇與監控在美華人,美國政府採取零容忍政策。對聯邦與地方政府來說,最佳解方是強化華裔社群的連結,更好地了解北京對這些美國社區施加的各種誘因和壓力。而持續的宣傳,讓美國華裔社群了解涉入中共統戰活動的潛在惡性後果也是迫切需要。

報告建議,這些海外統戰組織及其附隨組織,得依「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登記為海外勢力代理人,包括所有的和平統一委員會、中國海外交流協會和中國海外友好協會等。此外,那些接受統戰機構職位的華裔美國人,例如政協委員,也應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對他們的身份、角色以及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提供更大的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