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中共全國人大前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受賄案在天津開庭審理。他被指控受賄7.17億餘元(人民幣,下同)。趙正永貪腐案引發大陸網民怒嗆:「非槍斃不可、應該槍斃。」

趙正永被指控,在2003年至2018年任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副省長、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等職時,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職務晉陞、工作調動、企業經營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財物,共計7.17億餘元。其中2.91億餘元尚未實際取得,屬於犯罪未遂。

在庭審中,趙正永做了最後陳述,並當庭表示「認罪悔罪」。該案將擇期宣判。

趙正永貪腐金額如此之大,引發大陸網民的憤怒:「怵目驚心。」「涉案7.17億餘元,非槍斃不可!」「貪得無厭!死不足惜!」「一路腐敗,一路高昇。」「該槍斃。」「應該槍斃。」「太多的貪官,層出不窮。」「建議嚴查,包括各大縣鄉!」

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

今年1月4日,趙正永被立案審查調查。中共官方通報措辭極為嚴厲,指趙拒不落實「兩個維護」的政治責任,對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敷衍塞責、應付了事,多次「欺騙」組織,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活動;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夥伙等。

此外,趙正永被指肆無忌憚聚錢斂財,收受禮品、禮金,濫權妄為,大搞權錢交易,收受巨額財物等罪名。

現年69歲的趙正永浸淫陝西官場15年,歷任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常務副省長、省長、省委書記等職。2016年4月,他被貶任中共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趙正永落馬後,他在陝西官場的醜事接連被曝光。

《財新周刊》曾披露,趙正永為官強勢,有很強的「江湖大哥」做派,形成自己的一個「小圈子」——網球圈、老鄉圈、學友圈,重用自己人,排除異己。

趙正永任陝西省長期間,有的事情不向省委匯報,獨自做決定,在他任書記期間又大肆插手政府具體事務。

報道說,趙正永被查後,陝西陸續有上百名廳局及處級官員被約談。

有企業家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趙正永的網友圈大約有七十人,「廳級領導、部級領導不在少數,也有少數企業家。」

知情人披露,已落馬的陝西省委前常委兼秘書長錢引安、榆林市委前書記胡志強以及陝西日報社前社長張仁華都是趙永正的球友圈成員。

有知情人告訴《財經》記者,胡志強落馬後,買官賣官問題逐漸顯現,甚至到了明碼標價的程度。一些經濟發達區縣的人事,基本都是趙正永說了算,沒有3,000萬元,就別想在這些區縣當「一把手」。

趙正永的落馬被指牽涉秦嶺別墅案、陝西千億礦權案兩宗陝西大案。

趙正永被「陝北千億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公開舉報。趙發琦指控,有很多中共高層干預司法,包括陝西省兩名前省長袁純清、趙正永以及已落馬的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前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等。

此外,趙正永也是典型的家族腐敗。趙正永落馬後,他的妻子、弟弟、女兒等多名直系親屬也被帶走協助調查。

《財新》的報道還披露,趙正永家族在能源大省陝西的石油、天然氣、煤炭及地產重點行業都有「白手套」,利用趙的職務之便和影響力滲入陝西主要省屬國企,「權力黑手」和「白手套」聯袂大肆斂財,涉及金額以億計。

報道說,趙正永的妻子孫建輝擅權干政,喜歡差使趙正永的手下人,染指陝西的能源、地產項目斂財。趙家的數隻「白手套」和代理人都與孫建輝有聯繫。

趙正永的弟弟趙正發也利用趙正永的影響力承攬多項工程。趙正永的獨女也利用其父的影響力輕鬆拿到2000萬元提成。報道說,趙正永的女兒在一家銀行工作,她為銀行拉存款,僅提成就拿到2000萬元左右。

趙正永的遠房親戚、陝西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前主任胡傳祥也利用與趙的關係大肆斂財。胡傳祥至少持有六家公司的股份,其中一家地產公司陝西盛駿貿易有限公司通過炒「樓花」的方式,再倒手賣出,獲利近2億元。2018年8月,胡傳祥被查。

此外,趙正永因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曾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被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控告「群體滅絕罪」。

趙正永是繼廣東省長黃華華之後,第二個赴台期間受到法輪功學員控告的省長級中共官員,也是在全球法輪功人權訴訟中第31名被告的中共高官,也是繼羅干、陳紹基之後第三個被海外法輪功學員控告的中共政法委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