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瘟疫在全球蔓延,在整個世界不得不對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時,中共還以完全荒唐的戰狼式外交和大外宣,拒絕對這場瘟疫大流行負責。專家表示,不排除這是中共一種絕望的表現。

中共病毒在武漢率先爆發後,中共不僅隱瞞疫情,銷毀證據,甚至在隨後的媒體公關戰中暗示美國將中共病毒帶到了武漢。幾周後,在美國官員通過媒體進行反擊之後,中國(中共)服軟了。此外,美國情報部門還發現了中共、伊朗和俄羅斯散佈虛假消息的方式驚人相似。

如何解釋中共媒體攻勢的動機?美國遺產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國際和國防政策研究副總裁詹姆斯·傑伊·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在霍士新聞撰文,對此進行了分析。

卡拉法諾首先列舉中共在疫情爆發後的惡劣行為和抹黑美國總統的宣傳。他寫道,毫無疑問,中國(中共)犯有瀆職罪。明擺著的事實是無可爭議的。中國(中共)違反《國際衛生條例》,大大拖延公佈疫情的時間,長達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這種延誤災難性地降低了全世界對疫情的響應速度,同時病毒卻在快速傳播。

「即使在今天,北京也沒有完全披露必要的病毒和疫情信息。例如,中共仍然沒有提供原始病毒的樣本和大家共享,這些樣本是幫助分析和製造有效抗體的關鍵。」他說。

除了隱瞞疫情外,中共政府在瘟疫大爆發時,卻允許數十萬人(從武漢)前往世界各地。中共官員甚至知道這些人帶有病毒,而且傳染性極高,對人口密集地區是致命的。

卡拉法諾說,顯然錯在中國(中共),然而西方一些人繼續責怪本國政府,而不是將瘟疫大流行歸罪於北京。「讀到這些批評總統的言論,在北京,中共官員一定感到興奮。你幾乎都可以聽到他們會說:『嘿,如果這些抹黑特朗普的言論對我們有利,我們為甚麼不加大這些抹黑呢?』」

卡拉法諾提到中共在推特上的滲透,他說,報道政治新聞的中國《環球時報》擁有170萬關注者,新華社有1,260萬,《人民日報》有710萬,《中國日報》有430萬,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則有1,400萬。

「然而,在中國大陸卻沒有人能看到這些推特內容,因為推特在中國是被封鎖的。這些謊言完全是為外國人準備的。」他說。

卡拉法諾還表示,北京大外宣試圖利用大瘟疫獲取最大利益。正當西方國家和我們的亞洲盟國致力於應對中共病毒時,中國(中共)卻正在利用這一機會來提升其國際地位,並吸引更多政府加入。

卡拉法諾還認為中共在海外戰狼式的虛假宣傳說明中共在掙扎中求生。他寫道,北京在應對中共病毒上措手不及,而且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引發國際上強烈反感和批評的不僅是北京否認它是全球疫情罪魁禍首,還包括它隨後展開的咄咄逼人戰狼式外交和大外宣。

他提到中共國家安全部下屬智囊團機構「中國當代國際關係研究」最近發佈的一份最新研究報告,報告說,世界各國對中共的反感態度已達到歷史最高水平,這是自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以來,對中共影響力和聲譽造成的最嚴重打擊。

卡拉法諾得出結論,因此,也許中共的媒體宣傳戰是一場絕望的表現,它想盡辦法去挽回損失。

文章最後寫道,可以確定的是,中國共產黨是當今讓世界上最不穩定的因素,它是對全球和平、繁榮與安全的真正威脅。美國和其它自由世界國家必須面對這種威脅和挑戰,否則情況只會變得更糟。

卡拉法諾表示,在輿論戰繼續進行的同時,必須記住行動勝於雄辯。在美國,首要任務是讓美國重新開放營業;然後必須引領自由世界國家實現更廣泛的經濟復甦;最後展示決心和力量,全方位捍衛美國及其盟國的利益和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