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被中共強制失蹤1000天,至今生死不明。高律師的妻子耿和女士為營救丈夫四處奔走,形容自己「淚,已快流乾,心,如同焦木」。

中共至今隱瞞高智晟下落

耿和告訴大紀元,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共各部門對高智晟下落的聞詢到處踢皮球,沒有真話。

她曾委託北京的張磊和燕新律師,兩位律師到北京監獄總局查詢,希望得知高智晟被送往哪個監獄,但是獄方回覆稱:沒有家屬的書面通知不給查。律師又到高智晟家鄉的兩個公安局查詢,對方都聲稱「不知道」。

耿和說,國內的家人也被中共變成了人質。「家人都不敢接我的電話。」她說,「我就跟家人要當地公安人員的電話,我去找他們。家人不敢給,說給了後騷擾不斷。」

截止5月9日,高智晟已被失蹤1000天。耿和當天在推特上貼出「自由高智晟」的圖片,並哀傷地寫道,「1000個日夜,1000個煎熬,高智晟已經從人間蒸發1000個日子了。上天入地,無處尋覓,叩問蒼天,無語凝噎。淚,已快流乾,心,如同焦木。高智晟,你到底在哪裏?」

耿和表示,自己非常擔心中共對高智晟不利,害怕他出意外。她都不敢去想這些,一想起來心裏就難受。

她說,「高智晟現在是自由之身,他應該回到家裏。憑甚麼不讓他回到家裏?太沒天理了。十幾年了,我們一直在尋找高智晟,成了生活常態。」

高智晟已經被中共前後拘禁迫害長達12年,受迫害時間超過職業時間,耿和感嘆:「人這一生有幾個12年」,「這是一個多麼不正常的社會」。

女兒格格走出心理陰影

讓耿和感到欣慰的是,女兒格格終於走出了這件事對她造成的心理陰影。她現在理解母親的不容易,關心心疼弟弟,也真正理解了父親。

在中國時,母子三人因高智晟被牽連迫害;到美國後,中共也沒有收手。格格在報考大學的時候選了一所大學,但開學時收到學校的通知說,她曾經上過中國人民大學,所以沒有資格上這所大學。後來,他們找出格格在美國的高中成績,校方才知道是有人寫信故意搗亂。

耿和對孩子充滿愧疚,也感到心酸,因為他們都是在尋找父親的過程中漸漸長大成人。她說,格格來美國的時候心理帶著創傷,這些年也被強加了諸多不順,但她現在走出來了。

王全璋律師和家人團聚後,格格轉推了他們一家三口相擁的影片,並寫道,「時隔十二年,我只希望我堅強的媽媽等的來這天,可以靠著她心裏的主心骨、安心陪她過完生命裏的每一個明天的丈夫。希望我敏感的弟弟可以等來陪他在生命的選擇題上握著他的手給他建議的父親。我希望可以擁有一個拆不散的家庭。祝福。」

這條推文讓耿和感動。她說,「我現在真的很欣慰,就覺得女兒終於走出來了,我的心裏一下子平靜了好多好多,以前我的心情隨著孩子而浮躁,我想我們會越來越好的,唯一的希望就是高智晟能有消息,能陪伴著兩個孩子。」她也相信,孩子們會非常孝敬父親。

繼續推動尋找高智晟

在高智晟失蹤的3年裏,耿和不停地奔走呼籲,積極展開營救,即使沒等來消息也從未放棄。

她去年開始還參加了香港人民守衛家園的活動,一直持續到現在。她希望在這些大事件中知道高智晟的下落。

最近美國疫情嚴重,她和朋友一起做了很多口罩,給有需要的人寄過去。她「看到當地美國人好多沒有口罩戴,心裏挺難受的」,於是就到離家近的超市裏給民眾分發。

她說,「中共製造的病毒在全世界肆虐,我希望全世界所有國家都看清中共,認識中共。」

耿和表示,她最近會再去推動尋找高智晟的事情。

高智晟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他曾代理法輪功學員訴訟、汕尾東洲事件等多宗敏感案件。自2006年起,他多次遭到當局綁架、酷刑折磨並被判刑,他的妻子兒女也遭到恐嚇、打罵,甚至是死亡威脅。2009年,耿和被迫攜子女逃離中國。

耿和出國後,高智晟於2009年2月4日在陝西家中被警察帶走,與外界失聯近兩年。2010年4月,他短暫現身北京接受美聯社採訪。2011年12月16日,中共官方發佈英文版簡訊聲稱,高智晟已被送回監獄,繼續服刑3年;之後他又被失蹤22個月。2014年,高智晟出獄後遭到持續軟禁,2017年8月13日再被失蹤,至今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