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午九點多,法拉盛法輪功學員小李(李明熙)都會騎上單車,來到位於緬街上的《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免費發放攤位——真相點。兩個攤位一個在7號地鐵站,一個在圖書館門前,她每天在這裏做三小時義工。

她和夥伴們先擺好桌子、展板和各種真相資料,然後向路人們派發真相傳單或者送給人們帶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的紙製小蓮花。

小李發現,瘟疫爆發之後,雖然街上走的人少了,但是接真相資料的人卻比往常多了。為了讓人們放心,她戴著口罩,與人保持距離。

疫情開始後,市政府要求所有非必要工作都要關閉,讓人回家避疫。但政府理解「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街頭攤位對中國人的必要性,一如既往地支持義工們的工作。

法輪功學員李明熙和夥伴們在疫情中堅持在法拉盛緬街上的九評點講真相,給民眾送抗疫良方。(李明熙提供)
法輪功學員李明熙和夥伴們在疫情中堅持在法拉盛緬街上的九評點講真相,給民眾送抗疫良方。(李明熙提供)

用小李的話說,法拉盛的「真相點」比任何時候、任何工作都更必要、更重要。

「這個瘟疫就是被中共隱瞞拖延後才擴散到全世界的,人們只有了解真相,遠離中共才能躲過瘟疫。而這裏是向世人揭露共產黨真相的窗口,所以這個九評點在這個時候比任何工作都更加重要。」李明熙說。

這些道理要擱在七年前,她自己也不相信,可現在她對此深信不疑。因為她就是經歷了從受中共洗腦對法輪功抱有敵意而不敢接觸,到了解真相後親身受益,又讓全家老人受益的一個過程。

2013年的時候,李明熙從河北來美國留學。她當時身體不好,患有風濕性關節炎,每天要貼一二盒膏藥止痛。

她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班上有個女同學身上好像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小李一到她身邊,關節炎就不疼了。

有一天她問這個同學:「你是幹甚麼的?為甚麼我一到你身邊腿就不疼了?」

同學說:「我煉一種氣功,叫法輪功。」

聽了這話,小李一下子想起來她當年發生在姨姥爺身上的故事。2000年時她的姨姥爺得了一場大病,五臟六腑都衰竭了,醫生讓家裏人給他準備後事。後來卻在朋友的介紹下煉法輪功,把病煉好了,她還清楚記得姨姥爺的臉色從土黃變成了白裏透紅。

可是,電視上說的那些……她問同學:「法輪功不是有自焚嗎?」

那個同學給她看了真相傳單,還有紀錄片《偽火》。小李看完後感到非常震驚:原來2001年電視上說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啊!她從此消除了對法輪功的誤解和疑慮。

2015年,小李開始看《轉法輪》,不知甚麼時候,她發現她的腿不需要貼膏藥了。

「我感覺《轉法輪》太好了,真的太神奇了。」她回憶自己剛開始修煉時候的心情說,「看完書,我就決定改變自己抱怨別人的態度,原來我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人,看完書之後,我變成別人犯我,我都要感謝人家的人了,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完全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我也知道自己為甚麼有病了。」

後來,小李又給自己的爺爺、奶奶講真相,教他們念九字真言。爺爺奶奶經常暈倒,常念九字真言後身體都變得非常好,從來不去醫院。而且,她也勸父母退出了共產黨的組織,現在媽媽也要走入修煉了。

最近在九評點上,小李常常碰到明白真相的中國人。這些人或者走過來感謝他們,或者豎起大拇指鼓勵他們。

「前幾天一個阿姨走過來對我們說,她是一個常年坐在輪椅上的人,因為念九字真言,她現在都站起來走路了。她對我們大聲說『法輪大法真是好,讓我站起來了!』」

小李還碰到過幾個西人小青年,幾個人湧過來索要很多小蓮花,她問他們為甚麼要蓮花,一個人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了解大法真相比戴口罩還重要。」

小李沒來得及問他們太多,「我想也許他們也是和我一樣的親身受益者,才這麼說的吧。」

小李現在在學醫,今後想考執業護士。

她說,「不管我在哪裏,做甚麼,我都要給身邊的人講真相,把中共的真相告訴他們,讓中國人認清共產黨的本質,趕緊退出來,並念九字真言,這是最好的保命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