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莎航空是德國經濟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尤其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機中,德國經濟部長表示,不能讓它落到外國投機者手裏。他再次警告,中資企業不要幻想能趁機撿便宜。

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邁爾(Peter Altmaier)對德國《圖片報》表示,「漢莎和其它企業一樣,是我們經濟的銀器。」數百萬工作崗位與漢莎聯繫在一起,「因此我們不會賤賣這件有價值的銀器」。

阿特邁爾再次強調,德國政府會保護漢莎不落入外國投機者手中。他表示,外國投資者,例如來自中國的投資者,「不要以為可以以低廉的價格把這麼知名的德國名牌企業搞到手」。

德國漢莎航空公司深受中共病毒危機影響,已經無力自己走出危機。自2月底至5月初,漢莎股份縮減了52%。也就是說,從德國施行封閉政策以來,35億歐元的漢莎股票市值不翼而飛。載客量已經降到最低,只有2019年同期的1%。每天載客量從平均三十五萬人次降低到三千人次。

受疫情影響,漢莎4月初退役了大批客機,關閉了旗下廉價航空公司「德國之翼」。儘管大批員工已經進入短工時模式,但這個狀況只能維持有限的時間,漢莎上周預告,可能要裁員一萬人。

漢莎航空首席執行官施波爾(Carsten Spohr)2020年3月中旬就表示,大瘟疫流行致使漢莎陷入前所未有的經濟狀態,後果無法預見。漢莎每小時的損失都達一百萬歐元。如果沒有國家援助,就不能保證航空業的未來。

幾個星期以來,有關談判的內容不斷流出,最大的爭議點就是:國家對航空公司的影響。對執政黨之一的社民黨來說,國家出錢就應該有決策權,這是國家動用納稅人稅收救助漢莎的前提條件。據稱,政府要求派人進入到漢莎董事會,並且擁有一票發言權。

漢莎首席執行官施波爾則擔心,政府過多干預會影響公司的競爭能力。他曾表示,航空業不應該成為政治規定的事物,「我們是從慕尼黑起飛去日本大阪,還是從蘇黎世起飛」這個公司經營的問題不應該由政治因素決定,而應該由一個健康的公司自己決定。

漢莎5月7日證實,正在與德國、奧地利、比利時政府交涉,希望獲得國家資助。與德國政府談判的資助規模達九十億歐元。施波爾表示,談判已經接近尾聲,近日內就有望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