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衝擊,中國今年第一季度的經濟活動一度陷入癱瘓。官媒披露,大陸中部省份縣市財政收入大跌一半以上,甚至不足以支付工資。那麼,全國其它地區的財政狀況又如何呢?

中國的地方財政去年已出現問題,加上今年全國抗疫,使地方政府的負擔百上加斤。不過,財政部社會保障司長符金陵早前曾說過,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對財政收支的影響是有限的。

符金陵稱:「這次疫情發生以後,對湖北省以及其它地區的財政收支狀況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也有一定的衝擊,但是這個衝擊是階段性的,目前我國財政收支的總體規模比較大,財政收支結構調整空間和迴旋餘地也比較大,疫情對財政收支的影響整體是可控的。」

經濟評論員金山卻沒有那麼樂觀,他估計,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政府的財政收入很可能接近零。

金山認為:「經濟活動的停止預示著財政歸零,就業歸零,民眾消費僅僅是為了滿足活著的需求,財政收入大幅度減少,接近於零,疫情防治防控各種開支都得增加,就是你不掙錢還得花錢。」

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新聞周刊報道稱,受疫情影響,中部省份的部份縣今年首季度財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財政儲備跌至低於安全水平。有縣長透露,庫房中可用的錢不足三成,不足以支付未來一個月的工資開支,又相信這並非個別例子,認為基層財政運行風險比地方債更嚴重。

《瞭望》記者向該省財政廳查詢,負責人表示,實時監控並未顯示縣政府的庫房餘額低於安全線。調查發現,縣級財政部門為了避免被省領導約談,會把一些政府基金暫時轉移到庫房,不過這些錢其實「能看不能用」。

金山說:「我們設想,它可以讓各個部門的錢堆在一塊,讓上面領導一看覺得錢很多,這樣就可以應付過去了。而這種數字遊戲就是為了應付檢查,背後其實是一種所謂的『政績觀』,為了突出自己的政績。政績造假和數據造假是長期存在的。」

經濟評論員金山估計,比起《瞭望》所報道的中部省份、西部和東北地區情況更嚴峻。

金山表示:「西部是中國傳統經濟落後地區。東北地區完全可以說是慘不忍睹。政策問題、法律環境問題,人才的外流造成東北地區這幾年經濟非常非常不景氣。可以說,東北地區完全是空心化,除了一些傳統的大型國有企業沒法移動之外,一些新興企業人才都已經外流了。」

他相信,財政危機已成為全國問題。

金山:「在2009年經濟危機到來時,中國就開始了大規模的政府舉債,一直大舉擴張,而且政府債務在大量的到期。在大量毀約的狀況之下,很多地方都舊債還不了發新債,還不了舊的,債務危機就要爆發,這種泡沫非常可怕。」

北京大學經濟學者蘇劍則表示,部份基層政府目前背負了一大筆地方債,而即使全面復工復產,也沒有可能填補全國近月的財政虧損,情況持續的話後果非常嚴重。他建議中央考慮變賣國有資產,例如國企股權,緩解暫時的財政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