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5月7日星期四,截止到早上6點,《大紀元》統計的數據顯示,全球187個國家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的總人數達到了382萬2989人,死亡26萬5083人,死亡率6.93%。而美國確診感染的人數已經高達126萬3183人,死亡高達7萬4807人。

特朗普5月6日表示,這是美國「有史以來受到的最嚴重的襲擊,比珍珠港更糟,也超過世貿中心(的恐襲)」。國務卿蓬佩奧也強調了為甚麼要做到疫情透明,他批評中共隱匿疫情造成了數十萬人死亡。

與此同時,美國議員們頻頻推出各種制裁中共的法案,英國和歐盟也在針對中共採取各種措施。全球反共已呈洶湧之勢,中共外交氣氛出現空前緊張狀況。而面對全球追責的聲浪,北京似乎已經作出了最壞的打算。

中共拒絕WHO赴華調查病毒源頭

世衛組織在5月7日表示,正在與北京協商,派代表團到中國,就各方質疑的病毒源頭進行調查。

話音剛落,中共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陳旭就表示,在抗疫取得最終勝利前,中方不會邀請國際專家調查病毒源頭。他說針對中共「充滿政治動機的指控、污衊及譭謗,已經令氣氛惡化」。

很明顯,中共是指西方國家要求對病毒源頭的調查。目前外界的普遍看法是,病毒不是人工合成,但不排除是武漢某個病毒實驗室發生洩漏。有的認為與P4實驗室有關,有的懷疑可能是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很近的P3實驗室發生了洩漏。

武毒所偷刪資料曝光

有這種懷疑,是因為美國大使史威哲(Rick Switzer)在2年前曾經訪問過P4實驗室。法廣表示,史威哲當時發現了安全問題,並向美國政府發出了警報。有法國專家也對這座實驗室的安全管理存有疑義。

此外,P3實驗室曾發生過蝙蝠病毒感染事件。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曾在SCRIBD網站發表英文報告,指出這個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曾被蝙蝠的血液和尿液濺到,受影響的人員曾自我隔離14天。不過這篇論文後來被撤掉了。

最近英國媒體挖出了一些被武漢病毒所刪掉的資料及照片,包括研究人員在處理樣本時,幾乎是「零安全防護」。《每日郵報》(Daily Mail)5月3日報道,從上個月開始,武毒所就在官網開始系統性地偷偷刪除資料,其中包括部份研究人員以前的工作照,也包括史威哲到訪研究所的相關內容。

其中照片顯示,工作人員進山抓蝙蝠時,全身沒有任何防護,有的只戴著普通手套,有的連普通手套都沒有。

還有一張照片顯示,研究人員在一個普通房間內對抓到的蝙蝠取樣,而只有其中的一部份人戴著手套和口罩。照片中的人物,包括引起極大爭議的「蝙蝠女郎」、P4實驗室負責人石正麗和免疫課題組長周鵬。

莫非這些人已經被練成了「蠱」,這些毒素對他們不起作用嗎?也許他們自身有抗體,沒有得病。但是他們都可能是病毒攜帶者,如果把病毒帶到社會上,會不會感染普通民眾呢?

有中共病毒感染史在美國「禁止入伍」

最近在推特上流傳一份美軍入伍事務司令部的備忘錄,上面顯示,有中共病毒感染史的人,「永久喪失(入伍)資格」。目前這個事得到了五角大樓的證實。

美國《軍事時報》(Military Times)援引國防部發言人麥克斯威爾(Jessica Maxwell)的說法,所有感染了中共病毒的人,都將被標記為「不合格」,將終身被禁止入伍。

麥克斯威爾沒有解釋其中的原因是甚麼。《新聞周刊》(Newsweek)分析認為,可能是因為目前對中共病毒的研究還有很多的不確定性。

是有這樣的可能,目前科學家還沒有完全掌握病毒的情況。但因為沒有掌握完全的情況,就終身禁止入伍,是否過於嚴厲了?是不是美國已經掌握這種病毒的一些特殊情況呢?這相當令人懷疑。

北京何不「沒病走兩步」呢?

時事評論員袁斌質疑,武毒所為甚麼要系統性地偷偷刪除資料呢?是不是這些資料涉及到中共想要掩蓋的秘密?特別是與中共病毒起源有關的秘密?如果不是心中有鬼,為甚麼在當下這麼敏感的時候有這種反常行為呢?

其實包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內,多數人並不認為病毒是被「故意」釋放的。但因為安全管理引發的洩漏是不能排除的。

既然中共深信不存在任何洩漏,那就讓國際專家去調查好了,這不是北京徹底洗白自己的機會嗎?

如果中共沒有病,站起來「走兩步」試試看。越不讓調查,不是越增加人們的懷疑嗎?既對北京自己不利,也是對科學研究不利。

世界反共浪潮高漲

面對外界指責越來越多,北京不是趁機把一切澄清,反而派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和外交官四處出擊。歪曲事實,散佈虛假信息,頻頻發起戰狼外交。當然中共也招來了越來越多歐美國家的反感和不信任。

過去幾個星期,從法國、哈薩克到非洲聯盟,至少有7名中共大使被駐在國召見。與此同時,歐美反共的動作越來越頻,反共聲浪空前高漲,連與中共走得比較近的意大利,也開始向中共索賠了。

意大利議會5月6日舉行聽證會,北方聯盟黨要求政府澄清與北京過度親近的立場。同時意大利疫情重災區已經提出,向中共索賠200億歐元。

5月5日,美國新聞網「政治」(Politico)刊登了英國下議院國防委員會主席埃伍德(Tobias Ellwood)的採訪。他表示英國政府的對華政策正在發生「思維轉變」。中共應對疫情的措施,使英國在貿易等問題上正在反省,是否對中國過度依賴。

與此同時,歐盟推出了一份決議草案,支持儘快評估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應對情況。

國際社會針對中共的舉措越來越多,反共聲浪一波接著一波。而聲音最強烈的就是美國。

特朗普:對美國最嚴重的襲擊

既然是把中共看作了敵人,那麼很可能不只限於貿易上的制裁。

5月6日,特朗普抨擊中共隱瞞疫情真相造成全球危機。他說這次疫情是美國遭受的最嚴重的襲擊,嚴重程度超過日本偷襲珍珠港和恐怖份子發動的911事件。

前面的節目中我們說過,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給長崎、廣島扔下了兩顆原子彈;本·拉登發動911恐襲後,被美軍擊斃,摧毀了阿蓋達組織。

如今特朗普明言這是美國遭受的最嚴重的襲擊。就是說,美國是把這次疫情等同於一場戰爭來看待的。那麼美國人將來會怎麼做呢?

在5月6日的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近期一直遭受中共謾罵的國務卿蓬佩奧再度劍指中共。他批評中共的打壓和隱瞞,導致了全球幾十萬人被奪走生命。

蓬佩奧說,「與一個共產黨政權沒有真正的雙贏」。「本可以避免全世界數十萬人死亡,本可以避免世界陷入全球經濟萎靡」,「但是中國(中共)掩蓋了武漢的疫情爆發」。

蓬佩奧指出,「重要的是,這可能再次發生,這就是風險。這就是為甚麼需要透明,共享疫情信息。」

美國「制裁法案」頻出

白宮發言人凱莉·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指出,目前中美關係「令人失望與懊惱」。在5月6日的白宮記者會上,她引用特朗普的話表示,北京採取的「一些決定讓美國人的生命置於險境」。

南卡州參議員格雷厄姆直言,中共是這次全球大流行的「最大贊助國(the largest state sponsor)」。在5月7日推出新的制裁措施前,他對霍士新聞表示,百分之百確信,「如果中共沒有欺騙的話,病毒不會傳到美國來」。

他同時表示,百分百確信中共「絕不會跟我們合作,除非我們(美國)逼他們這麼做」。他說推出新的制裁措施,「制裁中國(中共)到底」,「現在是時候要頂回中國了」。

截止到中午發稿,我們還沒看到格雷厄姆的新制裁內容。但在他之前,已經有多名議員推出了各種追責制裁法案。

其中包括德州參議員克魯茲(Sen. Ted Cruz, R-TX)推出的《終結中國(中共)審查和掩蓋醫學信息法》,阿肯色州參議員科頓(Sen. Tom Cotton, R-AR)與德州眾議員克倫肖(Rep. Dan Crenshaw, R-TX)聯合推出的允許美國人起訴中共的法案,密蘇里州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推出的剝奪中共主權豁免權的《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以及田納西州參議員布萊克伯恩(Sen. Marsha Blackburn, R-TN)和眾議員班克斯(Rep. Jim Banks, R-IN)共同推出的《中國2019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決議》等等。

克魯茲議員認為,這場大流行病的最嚴重後果就是「從根本上重新評估中美關係」。

美議員:中共是敵人 停止購買它的東西

有英國媒體引述消息報道,美國正在考慮採取實際、甚至更有攻擊性的經濟制裁,以「懲罰」中共,其中包括抑制供應鏈和投資流動。

前財政部官員、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西格爾(Stephanie Segal)表示,中美關係緊張在疫情之前就存在,但「疫情起到了加速器的作用」。

事實上,特朗普已經向北京發出了警告,如果不能兌現購買美國商品計劃,有可能放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重新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更高的關稅。

而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5月6日對霍士新聞表示,美國人最大的反擊方法就是「拒絕與這個共產黨政權進行貿易」。

斯科特指出,共產黨「是反美的,它們想要統治世界。它們不是競爭對手,現在是敵人」。他說「我們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停止購買它們的東西」。

美計劃增加亞太戰斧導彈部署

在美國的最新軍備戰略中,有一項新的計劃:縮短導彈攻擊中國的距離。路透社報道指出,包括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發射的遠程戰斧巡航導彈,以此遏制中共軍隊在區域內的優勢。

報道表示,中共在過去幾十年不斷擴大軍力,美國大多時候是「袖手旁觀」。但特朗普政府正在改變這種態度。

在去年退出《中導條約》後,美軍加快了500到5500公里之間的陸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的發展,並在12月試射了射程達1600公里的戰斧巡航導彈。值得一提的是,這次試射是陸地發射,改變了以往由海軍艦艇發射的模式。

美國國防部的財政預算顯示,美國陸戰隊已經要求明年增加1億2500萬美元,購買48枚陸基戰斧巡航導彈。

美軍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Berger)上將上月在參議院作證時表示,裝備戰斧導彈,可以幫助海軍奪取制海權,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區的制海權。

路透社的文章表示,在中國面對的島鏈部署陸基導彈,能夠對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等海域的中國軍艦構成威脅。新型導彈的數量儘管不能改變亞太地區的導彈力量平衡,但是可以發出更為強烈的政治信號。

華盛頓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研究員巴貝奇(Ross Babbage)說,「美國人強勢回歸」,「到2024或2025年,中共軍隊會面臨嚴重的威脅,他們的軍事發展將會過時」。


就是說,美國針對中共,加強了軍事部署,更有針對性,更有制約力。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中共不兌現貿易協議中的承諾,美國可能會再次掄起關稅大棒。如果中共還不服打,下一步是甚麼呢?

北京做了最壞打算?

面對世界反共洶湧的浪潮,中共也加緊了國內的輿論導向,鼓動民間的反美情緒。甚至中共國安智囊向北京當局提醒,要做好與美國開戰的最壞打算。

4日,有知情人向路透社獨家披露,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上個月向習近平提交了報告,警告疫情肆虐全球,使中共面臨著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高的反共情緒,呼籲北京做好最壞準備,中美可能會爆發衝突。

民主人士王軍濤認為,中共國安部現在放出所謂的內部報告,透露了中共黨內的三個態度。他對自由亞洲表示,第一是為習近平考慮,替習提前做出一個中美關係的判斷。告訴習以美國為中心的自由世界,要向習政權發難。

第二是中共黨內給習敲警鐘,警告他「個人獨斷不要走太遠」。萬一引發內部鬥爭和與美國的衝突,習肯定抵抗不住。

第三是通過這個報告洩密,加強渲染中美衝突,引發倒習效應。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根據中共的暴力傾向和自不量力,特別是它命令各個戰狼四處出擊挑釁,北京可能是做了最壞打算。因為中共不可能兌現貿易協議,更不可能賠償世界各國的索賠,它也賠不起。所以中共與世界、特別是與美國的摩擦,可能越來越頻繁。

藍述表示,如果中美出現軍事上的摩擦,很可能會出現擦槍走火的情況。一旦雙方都不能控制,難免引發更大的衝突。一旦發生了戰爭,那就是中共的死期到了。

***

虎門大橋「忽悠」內幕

這兩天很多人在關注廣東虎門大橋的情況。5月5日下午2點,這座連接廣州南沙區和東莞虎門鎮的跨海大橋突然發生異常晃動。從影片中看上去,橋面像是波浪一樣,上下起伏。

出現這種情況,中共專家查看後表示,大橋晃動的主要原因,是橋樑跨邊護欄設置了很多「水馬」(就是充水護欄),改變了鋼箱梁的氣動外形。所以在特定封環境條件下,產生了橋樑「渦振」,但不影響橋樑結構安全。

「專家」出面了,這解釋看似挺合理的,很多人也就相信了。地方政府馬上派人,把水馬都撤走了。哎,這個晃動在當晚6點左右,還真的停了下來。

但是2個小時之後,大橋又出現了晃動,忽忽悠悠的。雖然比白天幅度小一點,但是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5月6日。

「專家」又說了,「水馬」清理後,大橋振幅已經小了不少。現在的晃動「可能是慣性」,要時間「慢慢消除」。

對「專家」的「慣性」之說,民眾當然不敢完全放心。好好的一座橋,怎麼突然間上下忽悠呢?另一位專家的解釋,聽起來似乎更合理,讓人容易接受一些。

資深土木工程師黎廣德向《蘋果日報》表示,設計橋樑時,都會計算抖動幅度。但一般是不太被人感知的,如果能夠感覺到抖動,「這已經很不正常了」。

他分析認為。橋面出現不尋常抖動,有兩種可能性。包括地震或風力節奏和橋面吻合,從而產生共振頻率,導致橋面出現搖擺。

但也有網上爆料,橋面忽悠不定不關風和水馬的事,很可能是橋磐出了問題。網友說「是海底原地面板塊流失,基礎架空了,整個基礎、墩身、梁,都屬於懸空狀態」。網友還表示,「要不是拉鎖和橋面鋪裝的鋼筋混凝土鏈結,都飛出去了」。「這橋別想過了」,「等著吧」。

1997年建成通車的虎門大橋,剛剛23年,質量問題已經非常明顯了。有不少網友說這是「豆腐渣工程」。就是說工程質量非常差,像豆腐渣一樣禁不住風吹草動。

其實質量差的問題,在很多方面都有體現。比如近期頻頻被曝光的口罩問題,連這種與人生命安全息息相關的產品,都不能讓人放心。

人命相關產品 口罩頻爆不合格

近期國外頻頻發現中國生產的口罩有各種問題,紛紛取消了訂單。網友爆料,安徽省安慶市的一家口罩廠倒閉了,滯銷的口罩堆了滿滿一個院子。

影片中可以看到,院子裏有很多紙箱,地面上還有白花花的散落一地的口罩,還有很多身穿白袍的人在做著甚麼。

不知道這家口罩廠倒閉的真實原因是甚麼,網友沒有說清楚。但是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口罩質量問題。如果是因為口罩質量問題而滯銷,造成企業倒閉,這就是自食其果了。

疫情下 都活得不容易

前兩天知乎上有一個帖子,2020年找工作為甚麼這麼難?其中有一個回答是這樣的:「做不了畢業生了,上知乎刷到這個問題想哭。」

帖子中寫道,因為家裏經濟原因,突然上不起大學了。今年疫情期間,家中的出口企業因為沒有訂單破產,家裏的三套房子四台車全都賣了。但是還沒有還清債務,還欠了很多錢,現在每天被債主催著還債。住在出租屋裏,惶惶不可終日,快要瘋了。

發帖人說,現在自己已經輟學了,在家裏等死,根本找不到工作,太痛苦了。別說生活費和學費,手機費現在都不捨得充值。估計用不了多久,就繳不起網費了,連手機也要賣掉。

最後帖子中寫道:「絕望,痛苦,憑甚麼,是我們家⋯⋯」

其實這次疫情,給每一個人都造成了大大小小的影響。只不過有的人感受強烈一些,有的人不太明顯。

恰好看到這樣一個網友的帖子,挺發人深省:醫生不容易,護士不容易,記者不容易,作家不容易,警察不容易,城管不容易,小販不容易,窮人不容易,富人不容易,領導不容易,老百姓也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那到底為甚麼都不容易呢?

以上就是5月7日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在5月7日的會員區,我們會從印度神童的最新預言說起,聊聊躲避瘟疫的奇招。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