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據美國媒體報道,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Andrew Cuomo)在5月6日的疫情發布會上表示,該州66%的新住院的中共病毒(COVID-19 新冠病毒)患者,都是在家以及沒有頻繁外出的情況下被感染的,這令科學家感覺匪夷所思。不過我們擴大視野會發現,這也許能從一個全新角度來思考。

在家避疫者竟比外出者多33倍受感染  隔離措施無效

科莫在發佈會上說:「從最新的統計數據來看,18%的新感染者來自療養院,不到1%的人來自監獄,2%是無家可歸者,2%的人來自其它聚集性場所,但是66%的人是在家被感染的,這讓我們很吃驚。」

「雖然這個範圍是從51歲開始統計的,但我對此仍然感到詫異,我們本認為新感染者多數是通過公共交通被感染的,並為此采取了特別防範措施,但事實上並非這樣,這些人是在家被感染的。」

這項數據基於對紐約州100家醫院、約1,000名患者的調查結果。紐約州包括上州、紐約市和下州,人口1,946萬,92%的人居住在城市。

在家躲避疫情的感染者(66%),竟然比在公共聚集場所的感染者(2%)多出了33倍,這在全球也是首例!

按理說,中共病毒是人傳人的,公共場所人越多,被感染的風險就越高。在家的人怎麼被傳染的呢?

這不等於在說,全球都在採用的隔離措施,其實是錯誤的?!

隔離並不能阻止病毒傳播!這個結論令專家們都難以接受。

隔離前就被感染?可能性不大

有人猜測,也許這些人在家隔離之前就已經被病毒感染了,現在才發病,才被送進醫院。

這在缺乏檢測的歐洲也許可能,但在紐約州,病毒檢測是充分、便利而且免費的,想測的人都可以去檢測。

目前紐約州1,900萬人口中,做了中共病毒檢測的人數達1,089,916,超過108萬,每百萬人口檢測數為55,556,大概19個人中就有1人已做了檢測。

美國5月8日的數據,按中共病毒疫情最嚴重的州排列。(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us/
美國5月8日的數據,按中共病毒疫情最嚴重的州排列。(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us/
        

若按不同年齡人口來算,51歲以上的危險人群,估計大多都已經做過檢測了,而且檢測結果是陰性。如果過去檢測時發現被感染,哪怕仍無症狀,當時就算入確診人數了,就不算入現在的「新感染」了。

然而,科莫州長5月6日公佈的數據,是「最近新增」的確診感染人數,而且還是病情較重、需要「住院」的新感染者。

州長的數字,換句話來說,就是新感染者中有66%的人,屬於自認身體健康沒去做檢測、或先前檢測時沒有發現被感染,但在家隔離一段時間後,突然就被感染了,而且病情還比較重,必須到醫院接收吸氧或用呼吸機治療。

660名患者 病毒潛伏期超過46天? 

也許有人說,中共病毒潛伏期較長,超過14天;新患者是在家隔離之前,就被他人傳染的。

然而資料顯示,紐約州的普通人,從3月21日以來就不用上班上學了,到5月6日,人們已經在家待了46天了!

中國大陸有過病毒潛伏期超過46天的,但那只是極個別案例,一般的潛伏期中位數是20天;紐約州長公佈的是對1,000人的調查,66%就是660人,這麼多人病毒潛伏期超過46天,這在全世界還是第一次!

美國隔離措施不夠嚴厲?但人是惜命的

紐約州長對封鎖措施表達憂慮。(影片截圖)
紐約州長對封鎖措施表達憂慮。(影片截圖)

紐約州州長科莫3月20日下達新的防疫令,從22日晚開始,非民生必需類企業須讓所有員工待在家。也就是說,幾乎所有實體店都暫時停業,而不受限制的只有雜貨店、餐廳、醫療業者、藥店、加油站、便利商店、銀行、洗衣店及食物外送。

新規還延續保持社交距離的防疫方針,要求70歲以下健康民眾限制外出,但可出門採買雜貨、藥品或運動、散步,只是要和旁人保持6英呎(約1.83米)距離;70歲以上、免疫系統受損、患有慢性病的民眾在非獨處環境下要佩戴口罩。

此外,非必要社交聚會,無論規模、理由都禁止舉行。

有人說,紐約州的隔離措施不夠嚴厲,因為庫莫州長一直不想把紐約變成武漢而嚴厲封城,他說:「那樣的話,我們將成為中國的武漢,那根本不合理。」

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說,這將導致股市崩盤,美國經濟想要恢復過來,短則數月多則數年。「那會使金融業癱瘓。」

所以他堅稱,隔離紐約州將是「荒謬的」和「反美的」,他也一直表示,目前紐約實施的抗疫措施,不是歐洲那種「就地避難」指令。

然而人類是珍惜生命的,當看到左鄰右舍或親朋好友中,不斷有人被中共病毒害死時,人們會克制各種慾望,安靜地待在家裏。

目前紐約州超過33萬人被確診感染,26,365人失去了寶貴生命。而且美國軍方宣佈,凡是被感染過這個病毒的人,終生不得在軍隊服役,因為他們知道,這個病毒是無法在人體上徹底根除的,隨時可能爆發。而且,檢測結果復陽的康復者,第二次感染時,病毒會比第一次更重!

目前,人類沒有任何藥物或疫苗,能有效對抗中共病毒,唯一指望的,只能是個體的免疫抵抗力!而免疫力的強弱是目前人類科學難以掌握和調控的。

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親共者被感染原理

科學無法解釋紐約州為何660人嚴格遵守抗疫條例,待在家裏卻被中共病毒感染,而且病情還比較嚴重,需要住院。那我們不妨跳出科學的禁錮,換個角度想問題。

大紀元早在疫情初期就發表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指出這次的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的。細心觀察被感染的,大多是共產黨徒或親共(左傾)的國家、組織和個人。有的失去生命,有的得到警示,還有醒悟的機會。

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的論點,能夠從全球疫情統計數字上直觀地反應出來。但凡疫情重的國家或地區,都是親共或與中共走得近的,沒有一個例外。

陰陽屬性和中醫原理中的解釋

多年從事細胞生物研究、曾就職於丹麥奧胡斯大學生化病理研究室的奧爾森女士說:人在大腦中發生的思維活動是一個電化學過程,而人的意識又有善惡之分,善念產生的微觀物質是正的能量,具有光明溫暖無私的特性;而惡念產生的微觀物質是負的能量,具有黑暗陰冷自私的特性。

奧爾森女士還說:病毒是陰性生物,顆粒大小是人體細胞的千分之一。病毒一旦進入人體,便會利用宿主細胞的物質,按照自己的模版不斷地複製產生大量新病毒,最終造成細胞損傷、裂解和死亡。病毒的這種「損人利己」的特性,與惡念所產生的負能量物質具類似。所以,病毒自然喜歡親近。

共產主義的惡毒是百年的血淚歷史所印證的。共產主義帶有「仇恨」的黑暗自私因素,目的就是毀滅人類。凡是在思想上認同、親共的人,自然就容易被中共病毒感染。

古代中醫認為:瘟疫是邪氣入侵,正氣強就能抵禦邪氣。為了利益而犧牲原則,加入共黨組織與其為伍,或與殘暴鎮壓自己民眾的中共做生意的國家和企業,他們都容易從中共那裏接受和感染淫邪之氣,從而招來中共病毒。

紐約赤化嚴重 拋棄中共就能抵禦病毒

紐約可以說是被中共滲透最嚴重的城市,可以說是中共入侵西方的橋頭堡。無論是華爾街給中共經濟的輸血,還是時代廣場那高懸的新華社廣告和報紙插頁,還有聯合國多個國際組織被中共操控、以及華人社區和留學生被統戰和監控,多間的孔子學院,孔子課堂,都令紐約成了親共的重災區,繼而成為中共病毒的重災區。

希望紐約州長能看到這篇文章,公佈出那660名在家感染者的情況,比如調查下他們對共產主義,對「社會主義」的看法,或對中共鎮壓人民血債的無視,與其進行利益是的勾兌,如能反思,也許就能找到他們感染中共病毒的根本原因。

當然,共產主義從頭就是靠「騙」起家和維繫的。利用筆桿子,它把善惡顛倒,宣傳中一直是以烏托邦的美好理想來吸引人的。基層的黨徒或其支持者,很多都是受蒙蔽的。而等發現受騙時,又因為既得利益的誘惑,令很多人無法自拔,隨波逐流下去。

綜觀世界,共產勢力的滲透是全球性的,及其嚴重的,這可能恰恰是瘟疫到來的原因。中國古人相信,「瘟疫是長眼睛」的,西方宗教也相信,凡是被大瘟疫到來,是神在懲罰人。

如果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而中共就是共產黨餘下的代表,那我們真心反思懺悔,從現在開始,拋棄、遠離中共、這就可能是抵禦中共病毒的靈丹妙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