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4月6日,美國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受訪時說:「當全世界對病毒危險性還處於沉睡狀態時,中共在一個月內就從海外回購22億個口罩。這數字說明中共早在12月就知道病毒,我們是在5到6周後才知道。」納瓦羅說:「他們向世界其它國家隱瞞(疫情)危險」。國際社會應該從這次災難中痛定思痛,共同聯手制止中共對各國以及各國際組織的滲透。

(3) 關於疫情的規模

疫情的規模一是指感染人數,二是指死亡人數。它們是每個國家對應疫情散播的一個重要數據,如果這些數據少報了,則對往後的防疫工作帶來錯誤的判斷。可惜的是,中共在疫情規模的問題上有重大虛報少報的嫌疑。

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網站,截至4月6日24時,全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81,740宗,累計死亡病例3,331宗。很多人覺得,這個數字少報了這次疫情的規模。4月17日,中共官方通報,武漢當地「修訂」了確診病例及死亡數。其中,確診病例只是微微上調了325宗,而死亡人數則由原來的2,579宗上調了1,290宗,最終修訂為3,869宗。上調的幅度剛好是50%。相應地,全國的死亡人數由原來的3,342宗上調至4,632宗。

那麼真實的數字(確診及死亡兩組)應該是多少?相信外界永遠不會知道,除非中共垮台。現在各國的專家都在研究這個問題,提供了不少意見。美國中央情報局也向總統提交中共虛報疫情數字的報告,可惜未見該報告給出具體數字。

從一開始人們就從常理知道中共在虛報確診和死亡數字,例如:

●多少名確診病人需要10萬張床位?

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在會上指出,全省確定112家定點醫院醫療機構,開放床位近10萬張收治患者。假如全國確診的數字是官方公佈的8萬多宗,那麼單湖北為甚麼就需要10萬張?

● 全國支援武漢醫護人員加上本地醫護總數20萬。若是按照武漢官方報道的總病例才5萬人,那麼等於平均4個醫護人員照顧一個病人,現實中這有可能嗎?

● 騰訊網主辦的「實時追蹤」數據出現異常情況。1月26日,中國的網易新聞和騰訊新聞,在「實時追蹤」動態上,突然出現數字暴增,由原先「確診2,075宗、死亡56宗」,瞬間增至「確診15,701宗、死亡2,577宗」,但隨後數據被修正,引發網民討論。當時就有網友表示,「這可能才是真的數字」。

騰訊公佈平台截圖顯示,截至到2020年2月1日,全國確診病例自1萬多爆增至154,023宗,死亡人數則爆增至24,589人,是為官方公佈的68倍。因這已是騰訊在幾天內,就武漢肺炎疫情數據的再次「誤植」。讓不少民眾猜測,是否騰訊良心導致「故意洩露真相」?。

●為甚麼武漢市火化爐全天運轉?

最先被指定為專門火化傳染病死亡屍體的漢口殯儀館,就有14台火化爐全天候運轉。同時,全市運送屍體的殯儀車輛、運屍袋、搬屍人員及防護裝具統統告急。2月中旬緊急從外地調運40台移動火化爐,每台每日可燒5噸屍體。如果按全市現有8家殯儀館74台火化爐全天24小時不停火化死者來推算,每天武漢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應不少於500-600人。人們憑這些現象就知道中共的死亡數字(3,331宗,其中武漢市死亡人數是2,531人)是絕對不可靠的。

我們先看看確診數字

一位叫「牛城地主」的網友在《文學城》發表文章〈漏洞百出的謊言——武漢感染人數〉,通過呼吸機的數量來推測受感染人數。

據中國政府網公佈的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權威發佈,截止3月3日,為武漢提供了近1.7萬台呼吸機,加上武漢原有的呼吸機共有2萬台。

甚麼人才能用得上呼吸機呢?發展到重症時影響呼吸,就得用呼吸機了。

按照2萬台呼吸機每台使用一次的話,就是2萬人重症。

根據上述算術關係,如果2萬人重症,則可以推算住院人數是13.3萬,再憑此推算有症狀人數是13.3/0.2=66.5萬。

這是一個呼吸機在整個疫情期間只使用一次的情況,就按照武漢疫情30天算,一個呼吸機最少使用兩次,那麼感染人數就再翻倍,到133萬左右,是官方宣佈的全國數字的(8萬多)的16倍。

再看看死亡數字。武漢作為此次瘟疫的源頭,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為2,531人。民間基本上都沒有人相信這個數字。民間有兩個估算辦法:

(一)從骨灰盒數字推算

當局宣佈從3月23日開始直到4月4日清明節為止共12天,武漢7家大型殯儀館每天向死者家屬發放500個骨灰盒,換言之,總共發放骨灰盒的數字是42,000個。據財新網披露,單是漢口殯儀館一家,兩天即到貨5,000個骨灰盒,這是官方公佈武漢肺炎死亡數字的兩倍。

(二)以火化爐運作量推算

如果以焚化爐數量推算,武漢7座殯儀館84個火化爐,假設65爐可正常工作,每具遺體火化按1小時計算,每天24小時運轉,每天可火化1,560具遺體。扣除每天大約200人正常死亡。按照30天計算的死亡人數是46,800人。

以此兩個方法推算出來的數字都超過4萬,比較接近,遠遠超過中共公佈的2,531死者。

從以上對確診和死亡數字的合理推算,都可以看出官方數字是絕對不可靠的。

白宮顧問納瓦羅: 他們向世界隱瞞疫情危險

4月6日,美國白宮製造業和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接受FOX電視訪問時說:「當全世界對病毒的危險性還處於沉睡狀態時,中國海關數據中的一個統計數字——我想每個美國人都會感到大吃一驚——中國在1月24日到2月底之間買了22億個口罩」。「我們知道中共早在12月中旬就知道了病毒,我們是在5到6周後才知道」。納瓦羅說:「他們向世界其它國家隱瞞了(疫情)危險,甚至(讓)中國公民在全世界範圍內攜帶病毒飛來飛去。從數據上看,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

22億個口罩是中共在正常狀態下半年生產的數量。換言之,中共在短短一個月內就從海外回購了它半年生產的口罩。這數字說明中共早就知道疫情的實際嚴重性,遠遠比它所公佈的要嚴重得多。

鑒於中共當局刻意隱瞞疫情,而WHO又毫無根據地使用中共大大低估的數字,使得整個國際社會都未能產生足夠的警惕作用。這是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

(丙)經驗與教訓

我們從這次武漢病毒肆虐全球的悲劇中可以總結一些重要的經驗和教訓:

第一,新聞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這一普世價值對人類社會的安危是絕對重要的。因為這個國家如果沒有新聞自由,它造成的禍害將波及全球。在武漢肺炎事件裏,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就「出色」地演繹了這個事實。

第二,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包括知情權)等普世價值,既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的結晶,也是人類社會繼續朝善治(good governance)方向發展的保障。印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特雅森(Amartya Sen)說:「一個自由的新聞和一個活躍的政治反對派共同構成最佳的防禦饑荒的預警機制」。我們只要把饑荒換成疫情,則這句話同樣適用於今次這個環球危機。

第三,中共的模式是一個違反普世價值的模式。從這次事件中,人們清楚地看到,正是中共「一黨專政」制度本身內置的扼殺新聞自由、箝制言論、壟斷資訊流通、阻隔人民知情權的種種機制,最終導致這場災難。

第四,國際社會應該從這次災難中痛定思痛,研究如何聯手制止中共對各國以及各個國際組織的滲透。WHO在這次事件中清楚地展現一個事實:如果國際組織淪為中共的境外機構,替中共的全球戰略服務,則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以及它體制本身固有的禍害將通過這些國際組織外延到其它國家。

第五,這次災難平息後,各國應該聯手迫使中共允許獨立專家團調查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特別是這次事件與開發生物武器是否有關。在弄清楚事實的基礎上再研究賠償問題。◇

(轉載自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