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反省和道歉,反而高調地對外發起了一場「捐贈」攻勢,被外界稱作「口罩外交」或「防疫外交」。起到的效果卻不像中共自我標榜的那樣光彩,反而被世界看穿了它的真實面目。

扮演「拯救抗疫的救世主」是一場政治宣傳戰

中共官媒上,不厭其煩地播放飛機向歐洲、亞洲和中南美洲國家運輸醫療物資的畫面。3月31日中共外交部稱,獲得中國檢測試劑盒和口罩等緊急「援助」物資的國家達到120個。

在向意大利運送的防疫物資包裝上,特意註明了「馳援」的字樣。

可是,意大利參議員加斯帕里和意大利媒體披露,中國「送暖」根本是「假新聞」。口罩等防疫物資都是意大利花錢購買的,「中國(中共)從沒有無償送過我們任何東西。」

馬來西亞民眾也吐槽:「明明是大馬付錢才能協商買到的口罩,卻被人當成是中國送的禮物。」

更誇張的是,據美國政府資深官員近日透露,中共宣稱「捐贈」給意大利的防護裝備(PPE),其實是意大利幾個星期前捐給中國的援助物資的一部份,還不是全部。意大利先前的善心,反被中共拿來為自己抹粉,還從中大賺一筆錢。這副既虛偽又貪婪的嘴臉,令全世界人大為震驚,只有高牆內的中國民眾不知道。

法國在收到中國援助物資時,強調這是「禮尚往來」,默克爾說,是一種回饋。馬克龍解釋說,因為當1-2月疫情在中國爆發時,歐盟曾低調向中國捐贈了總共56噸醫療物資。那是真正無償的援助,而中共卻閉口不談,也從未進入中共官媒的鏡頭。

國際學者和外媒紛紛指出,中共的「援助」無非是又一波政治文宣而已,是想要人們忘記它是「掩蓋疫情禍害世界的元兇」,大反轉成「成功抗疫的楷模」、有「大國擔當」的慈善家、「拯救世界的抗疫領導者」。對內要民眾迷信其專制制度最優越,它領導的抗疫最成功,其它國家一團糟,對它感恩膜拜,服從它的統治;對外迷惑外資繼續為它的經濟輸血,進而圖謀世界。

用低質的產品質量,謀取高額的利潤

但是,中共出口的口罩和檢測盒質量低劣,還高價出售,口碑不佳。

近日,歐盟保障消費者機制接連對4項中國製口罩發佈「嚴重警示」,這4項產品都自稱屬於N95/FFP2等級,但檢測後發現,最差過濾效率甚至低於50%,不能達到歐盟標準,可能讓民眾暴露在感染風險中。

比利時對從中國進口的300萬片口罩提出投訴;荷蘭召回從中國進口的60萬個口罩;加拿大從中國購買的100萬個KN95口罩,因不符合醫護標準,停止分發到各省或城市。

目前,中國的口罩市場很混亂,缺乏監管,有的商家沒有許可證。日本市面上出現假冒「台灣製造」的中製偽劣口罩。

英國、西班牙、荷蘭、捷克、斯洛伐克、土耳其、格魯吉亞,都發現從中方購買的檢測試劑盒合格率僅為20%~30%,只好放棄使用,或取消訂單,要求退款。芬蘭應急部門負責人洛內瑪還因此事而辭職。

英國醫生警告,購自中國的呼吸機可使病人「致死」,因為機器的供氧系統有問題,且不是醫院專用呼吸機。

更令人不齒的是,中共把1月份在全球搶購的個人防護品,又以高價賣回供應國,從中贏利,發不義之財。在南美國家,口罩漲了20~30倍。據《華盛頓郵報》和CNN報道,中國醫用防護品的價格有時漲了1000%。

澳洲一位部長譴責道,中國公司抬高口罩價格,幾乎是在 「勒索」。

掐住全球的「生命線」進行要挾

錢小姐(化名)在美國加州某中國國企分公司工作,她表示,一月中旬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後,公司要求所有員工捐款買口罩寄回中國,每個分公司都有指標壓力。公司直接向口罩廠商訂貨,「一櫃櫃地都打包好了」,全都運回中國,政治意味很濃。「我們員工想要團購分一些口罩都沒辦法」,沒有零售通路。

中共還通過其在世界各地領事館運作的統戰系統,發動海外華人團體和數百萬「海外華人」,到各商店「掃貨」。

香港端傳媒調查發現,疫情初期,中共政府發起了總額驚人的全球採購,使許多國家不約而同地斷貨,到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時,各國個人防護用品嚴重短缺,一罩難求。防護用品

美國白宮獲得的消息稱,中國海關數據顯示,從1月24日到2月29日,全世界有22億片口罩回流中國,相當於中國半年的口罩產量。這幾乎掏空了世界,使口罩立刻成了稀缺的戰略物資。

中共一方面掠盡全球的口罩囤貨,一方面又控制了全球口罩生產。在疫情之前,全球有一半以上的口罩來自號稱「世界工廠」的中國生產線。截止2月29日,中國口罩日產量達到1.16億個,是2月1日的12倍。中國已經控制了全球口罩產能的85%。

中共控制了口罩等人命攸關的緊缺資源,控制了全球醫藥供應鏈。此時,歐美疫情日趨嚴重,中共便「趁人之危」,向其它國家發出要挾。

中共新華社3月4日發表社論稱:「如果這個時候中國對美國進行報復,除了宣佈對美國旅行禁令外,還宣佈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該社論被中國大陸的媒體廣泛重複。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3月公開稱,對中共國不友好的國家/地區無法得到中國生產的口罩。

總部在美國的3M公司在上海有口罩生產線,疫情中,中共不准這家工廠將生產的口罩回銷美國。

這等於是掐住了各國的命脈進行綁架,甚至謀殺。

流亡美國的學者何清漣評論說:這完全是中共極權統治下「不服從者不得食」的變種,耿爽的發言無異於惡魔宣言。

美國資深法律顧問埃利斯說,中國禁3M口罩回銷美國涉一級謀殺。

中共還根據其政治需要,援助時帶附加條件,如,要求受援國加入「一帶一路」;針對是否參與了「一帶一路」,向不同國家交付的醫療物資有選擇性地有厚有薄。

意大利前部長加斯帕里指出,「中國(中共)是地球上最糟糕的一個國家,他們以不正當的競爭手段,讓其它國家陷入經濟危機。」

各國覺醒:不願做中共地緣政治的棋子

中共官媒對自己的過份吹噓、中共要挾被援助國、中共煽動國內的民族主義趨向白熱化、中共外交官和媒體人激進的戰狼言辭,這一切終於引起西方的警惕,人們看到「口罩外交」的背後,包藏著中共極具侵略性、擴張性的野心。

《華爾街日報》載文稱,中共當局正利用抗疫援助來強化它的全球領導權。它可以踏穿道德底線,清空世界醫療貨源,又將壟斷的生命必需品變成政治資本,一邊拉攏疫情中的世界各國,一邊打擊美國,想趁美國國內疫情嚴重而在國際舞台上留下的空白,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

一些歐洲政要直截了當發出警告。歐盟對外行動署負責人博瑞爾指出,中共在慷慨和健康的幌子下,正在趁人之危「爭奪地緣政治影響力」。

加拿大獨立智囊高級研究員馬俊達指出:「中共尋求與世界合作,只為了強壯自己」,「目的是有一天,它可以統治世界,讓世界遵循自己的秩序。」

「口罩外交」失敗:比病毒更大的威脅是中共

爭奪世界霸權還不是中共的最終目的,它的野心盯著的目標是甚麼呢?中國駐法國大使館的推文洩露了答案,推文說:當疫情肆虐全球時,各國的求助對象是中國,而不是「民主燈塔」美國;向八十多個國家伸出援手的是中國,而不是美國。

中共夢寐以求的是,消滅普世價值、消滅自由民主社會,用共產極權模式和意識形態統治全世界。即使在人類陷入大災難的時刻,它都沒有放緩它的計劃,反而覺得這是向全球大舉推進的大好機會。

可是,「中國模式」——共產極權治理模式在應對危機上真的更高效率嗎?中共國的「軟實力」——共產意識形態更有吸引力?

法國《世界報》刊文指出,中共的「防疫外交」「口罩外交」失敗了,它未能改變中共國的形象,也沒能讓大家忘記北京對這場疫情應該承擔責任。

該報的社論稱:北京在運送口罩的集裝箱內,夾帶走私自我頌揚中共體制優越性的宣傳。現在武漢悲劇的來源依然是謎,中共的數字不斷變化且不靠譜,人們對中共官方的話語失去信任。同時,中共當局驅逐美國駐北京記者,監禁敢於批評中共疫情政策的中國人。

意大利駐美大使威力奇歐表示:「我們(意大利)並不天真」,意大利對自身的價值觀與利益心知肚明,不會陷入這種短期的「戰術賽局」陷阱。

德國政府智囊沃爾克·珀斯表示:中共「正試圖將其統治模式輸出到包括歐洲在內的整個世界」,「包括對我們的價值觀的挑戰」。

歐洲正開始醒來,突然意識到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對其自由民主價值觀的威脅。在對抗疫情時,要確保人權、民主與自由,長期信仰的普世價值不能被犧牲掉。中共觸動了正常人類的價值觀底線,這就是它「口罩外交」失敗的根本原因。

中共病毒也讓美國人意識到,比病毒更大的威脅是中共,新的「911」或者「珍珠港」事件已經發生,美國能做的就是打贏這場不帶硝煙的戰爭。

各國深刻意識到供應鏈嚴重依賴中共的惡果,開始與中共國經濟脫鉤。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相關規定,將供應鏈轉回美國;約翰遜面臨內閣壓力,要求停止與華為5G網絡建設達成協議,重新檢討英中關係;歐洲製藥業即將從中國撤回大量藥廠;歐盟將會嚴密控制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日本政府出資幫助在華企業搬遷。

有外媒指出,世界應該反思:自從柏林牆倒塌之後,那些認為「各國之間可以忽視政權性質而成為共同體」的和平主義,簡直幼稚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