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發源地湖北官場,再次發生大震盪。中共湖北省紀委2020年5月5日宣佈,當地在防控疫情期間處分3000多人,包括10餘名廳局級及100餘名縣處級官員。

5月5日,最新一期《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發中共湖北省紀委監委葉志強的文章稱,當地自爆發疫情至4月中,處分了3000多名失職失責的黨員和幹部,其中廳局級10多人,縣處級100多人。

文章形容問責規模空前、力度空前,自吹「有力問責推動疫情防控責任有效落實」。

但中共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發至今,在中共省部級及以上的官員中,中共方面至今並未公佈任何一名因疫情而被處分的案例,中國民間乃至於全球要求「究責」的聲音,始終未曾間斷。

疫情爆發之初,中共從地方到中央都在隱瞞,同時抓捕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武漢一線醫生,並謊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蔓延至中國全境,乃至全球。

武漢於1月23日起封城、封戶,中國各地也陸續封城、封區等,在隔離政策上各自為政,層層設卡。疫情最嚴峻期間,疫區武漢因醫療資源嚴重不足,成千上萬武漢家庭在生死線上苦熬,甚至發生全家滅門,橫屍街頭等慘劇。

早在1月24日,武漢當地多位醫生已經通過網絡透露內部消息稱,粗略估算武漢至少已有10萬人感染;1月27日晚,中共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公開表示,要為應對疫情準備10萬張床位,疑似洩露真實數據。但中共官方至今仍聲稱僅數千例。

圖為武漢市防疫人員排隊等候噴灑消毒劑。(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市防疫人員排隊等候噴灑消毒劑。(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還有一個更鮮明的案例。在武漢疫情峰期的2月,習近平連續主持召開多次會議,要求加強首都北京防疫戰。

然而,在2月22日,湖北省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前副股長兼出納黃某英,在刑滿釋放後乘私家車闖過層層關卡,抵達北京,並確診感染中共肺炎。

此事件引發輿論大嘩,在武漢封城如此嚴密的情況下,黃某英如何返京成為輿論焦點,網上評論稱,黃某英的身份背景一定不簡單。

在輿論壓力下,中共當局被迫成立聯合調查組前往湖北,向湖北省委、省紀委監委、省司法廳、監獄局人員問話,調查情況。

3月2日,湖北省紀委監委通報稱,湖北省司法廳、省監獄管理局、武漢女子監獄等單位的9名官員,因黃某英離漢進京事件中失職瀆職而被免職。其中譚先振因負有主要領導責任被立案審查調查。

湖北省司法廳黨委連夜召開會議,大家一致認為,黃某英事件,性質惡劣、影響極壞,給首都疫情防控工作帶來極大隱患。

然而,被立案審查調查官員,不久便公開出席了武漢監獄系統的活動。

據財新網3月12日報道,湖北省司法廳官網消息,湖北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譚先振一行,於3月8日來到武漢女子監獄隔離點,看望慰問監所疫情防控一線的女警。

有人質問,被查的官員還能大搖大擺代表黨委出來活動,難道中央處理有問題的黨政官員是鬧著玩的?

也有網友分析說,當局立案審查或處分官員,本來也只是平息一下民怨,和中共國家監察委員會去武漢調查李文亮醫生案件卻再無下文一樣。

當時大紀元評論員陳思敏也刊發評論說,被處理的譚先振高調視察監獄,說明湖北官場背後權力較量不一般。

在疫情如此嚴重的情況下,中央紀委監委的立案調查都成兒戲,更凸顯了「政令不出中南海」,地方各自為政的狀況,已經到了何種程度。

有分析認為,如今,湖北處分了3000多名失職失責的黨官,也不排除為了平息民憤而做秀。#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