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日,大陸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發推文說,凌晨2點,有一名男子闖入她家的院子,她用兒子的氣槍將男子打跑。她說:「看樣子我要再買一把槍。」

凌晨2點還靠在床上看視頻,夜靜悄悄,哎,突然聽到院子傳來腳步聲,聞聲過去,發現一道亮光映入眼簾~啊!咋院子門口,我順手抽出枕頭下兒子的氣槍,衝這玻璃門啪啪…一男聲跑聲夾雜著OKOK。兒子聞聲槍響,也提著他的真槍興奮的衝下來。看樣子我要再買一把槍。

大紀元記者隨即致電耿和,問她和孩子是否受到驚嚇。她說:「沒事,我們都沒害怕,這次那個壞人碰到我們的槍口上了,買槍這件事還是做對了,我要再多買一把槍。」

耿和說,這麼多年的磨難練就了她,遇上這樣的事她沒有害怕,而且更加讓她明白她肩負的責任。她說,高智晟需要她,兩個孩子需要她,正義、良知更需要她發聲。

她表示,雖然她的聲音是那麼微弱,但是她相信神,相信微弱的正義之聲一定會產生共鳴,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世間的邪惡。

她對記者表述說,他們的處境太不安全了。家裏還發生過幾件非常蹊蹺的事,令他們母子都特別驚恐。同時也意識到暗中一直有人在監視他們。

一件事情是以前她和兒子只有一部手機一個IPAD,可是卻收到過關於她在網絡上下載大量文件的信息,覺得不可思議。

還有一件她記得非常清楚的事情是,一次她把挑選出來沒有用的信件,在晚上丟進清空的垃圾桶裏。第二天早上發現,被她丟棄的信件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垃圾桶旁邊。她把女兒叫出來看,母女倆感到太恐怖了。

耿和說,還發生過一件令她們更為驚恐的事情。她生活中有個習慣,每次出門回來都把車鑰匙掛在床頭左邊一個掛鉤上。可是有一次她要出門,去拿車鑰匙,鑰匙不見了。她翻遍家裏的所有角落,怎麼也找不到。過了一星期,車鑰匙又完好的、一點不差樣的掛在原處。她說,「這事太蹊蹺、太可怕了!在大陸,那些監我們的人在哪裡,都能看見,現在無影無形的監視,像幽靈一樣摸不著看不見。」發生的這些事情,促使她想到要買槍。

她接著說,槍買到手時,她和兒子都很害怕,因為它畢竟是武器,這是她在生命中沒有想過要擁有的東西。可是沒辦法,她只好領著兒子拿著氣槍一起出去練習打槍,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覺得真得再買一隻槍。

大陸另一名維權律師王全章回家的影片出現在網絡後,耿和對記者說,看到他們一家團聚的情景,她沒有流淚,沒有悲傷,為他們表示祝賀。她堅信這一刻也會屬於自己家和所有同自己​​一樣的人,而且這一天會很快到來。她說,相信神,相信正義和善良。

耿和說,關於王全章全家團聚的事,女兒也發了推文,並被熱傳。女兒的推文寫出了一家人的心聲。女兒除了對王律師一家團聚的祝福,還表達了在父親不能回家已長達12年之際,希望堅強的母親能等到團聚的那一天,希望母親能有陪伴她生命裡每一個明天的丈夫,弟弟能得到父親在身邊的指點,自己可擁有一個拆不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