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15人,除5人病逝外,大都結局很慘: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尼克爾斯基被槍殺;李漢俊、陳潭秋、鄧恩銘、陳公博被槍殺;周佛海死於獄中;劉靜仁被公交撞倒後不治身亡;何叔衡跳崖身亡;李達在文革中被整死。

李達請毛澤東救命後慘死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爆發。3個月後,1966年8月24日,中共創始人、時任武漢大學校長李達被整死。

1966年7月19日,李達寫信給毛澤東:「主席:請救我一命!」李達求他的秘書劉長森馬上把信送給正在武漢的毛澤東。劉一出門就將信交給武大工作隊。10天後,武大工作隊通過郵局給毛寄了一封信。

8月10日,毛看到的信是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李達要求主席救他一命。」毛批示:陶鑄閱後,轉(王)任重酌處。當時,陶鑄是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書記。同日,陶鑄批示:即送(王)任重。

王任重是時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當年章士釗向毛求救,毛批示:「送總理酌處,應當予以保護。」第二天,當兵的就到章士釗家門口站崗保衛。而對李達的救命之請,毛沒提「應當予以保護」。陶鑄、王任重沒採取任何保護措施。8月24日,李達死在武漢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

李達死後,《人民日報》將他定性為「混進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和資產階級的反動學術權威」。

李把馬克思主義引進中國

李達,湖南零陵人。1911年,入北京京師優級師範學堂讀書。1917年,考入日本第一高等學校(即東京帝國大學),師從河上肇,開始研究和宣傳馬克思主義。1920年,李達回國,與陳獨秀等發起建立上海共產主義小組,並任代理書記,同時擔任《共產黨》月刊主編,並參加《新青年》的編輯工作。毛澤東最早的馬克思主義常識就來自這兩本雜誌。

李達參與創建中共

1921年6月,總部設在莫斯科的共產國際,派代表馬林、尼克爾斯基到上海,找到李達等人後,建議他們儘快召開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李達致信北京、武漢、長沙、濟南等地的共產主義小組,各派兩名代表到上海開會。除發邀請信外,還給每位代表寄去100元路費。這是共產國際提供的經費。

當長沙的代表毛澤東趕到上海向李達報到時,李達問:「你是CP(中共黨員),還是CY(共青團員)?」毛回答說:「是CY」。因為那時湖南只有共青團,沒有共產黨。李達說:「我們這兒是要開CP(中國共產黨)的大會,你既然來了,就參加CP吧。等回到湖南,再去建立湖南的黨組織吧。」

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法租界秘密召開,因受到巡捕房搜查,後改到浙江嘉興南湖的一艘船上繼續開。會議制定的黨綱提出「以無產階級革命軍隊推翻資產階級」,具體而言,就是用暴力革命顛覆中華民國。會議選舉陳獨秀、張國燾、李達組成中共中央局。陳獨秀任書記,張國燾任組織主任,李達任宣傳主任。

1922年7月,中共二大在上海李達的家中召開。會議承認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通過了「中共加入共產國際決議案」。會議選舉陳獨秀等5人組成中央執行委員會,另選出3名候補執行委員,陳獨秀任委員長。會議還決定出版中央機關刊物《嚮導》,蔡和森任主編。由於李達與陳獨秀有意見分歧,被排除中央執行委員會之外。

李達自動脫離中共

1923年,李達自動脫離中共,原因之一是不同意陳獨秀提出的中共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搞國共合作,原因之二是不滿陳獨秀在黨內以「老頭子」自居的霸道作風。他曾當面罵陳獨秀:「你這個傢伙要有了權,一定是先把人殺了再跟人家認錯。」之後,任湖南公立法政專門學校學監、教授,中央軍事政治學校代理政治總教官,兼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編審委員會主席。

1927年,李達脫離政治活動,先後任上海法政大學、上海暨南大學、北平大學法商學院、國立武昌中山大學、中國大學、廣西大學、中山大學、湖南大學等校教授、系主任,仍堅持研究與宣傳馬克思主義。

李達重新加入中共

1948年初,毛澤東致信李達,邀他北上,共謀大業。1949年5月,李達輾轉抵達北平,在香山與毛澤東長談。1949年底,李達重新加入中共。中共建政後,李達歷任中國政治大學副校長,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副主任,湖南大學校長,武漢大學校長,一級教授,兼任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1949年後的一段時間內,李達一直是為毛澤東唱讚歌的,並在武漢大學建立了全國高校第一個毛澤東思想研究室。

李達等成為全國高校 第一個「三家村黑幫」

1965年,毛澤東就在籌劃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他最大的政敵——中共第二號人物劉少奇。切入點是整文化人。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澤東在杭州三次同江青等人談話,嚴厲指責北京市委、中宣部是「閻王殿」,包庇壞人,不支持左派,並點名批評鄧拓、吳晗、廖沫沙寫的《三家村札記》和鄧拓寫的《燕山夜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北京市委副書記鄧拓、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北京市委統戰部長廖沫沙「三家村」遭到嚴厲批判。

北京打倒「三家村」之後,中共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和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立即緊跟,決定揪出中南局、湖北省的「三家村」。首先揪出的,就是武漢大學校長李達。

王任重指使武大黨委書記莊果、哲學系女助教陸某編寫「李達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上報陶鑄,陶鑄上報中央。中央同意後,他們把前武大黨委書記朱劭天、武大常務副校長何定華一併揪出來。李達、朱劭天、何定華成為全國高校第一個被揪出來的「三家村黑幫」。

李達等受到嚴厲批判

1966年6月3日,武漢大學開始對李達等「三家村」進行批判。大會批,小會鬥,連續不斷。當時,李達已76歲,患高血壓、糖尿病、胃病和氣喘。受批鬥以來,李達血壓不斷上升。批鬥會上,高音喇叭聲音非常刺耳,弄得他心神不寧,以至於請求把他送到拘留所,說那裏安靜,好寫檢討。武大工作組還派兩名紅衛兵學生住進他家裏,監視他。跟隨他多年的秘書,也受工作組指使,每天密報他的「動態」。

7月中旬,為加大對李達的批判力度,武漢大學舉辦了「李達罪行展覽」。這時,李達胃病加重,伴有大量出血,每次發作,都非常痛苦,有時痛得大汗淋漓。儘管如此,對李達的批鬥卻沒有半點減緩的跡象,批鬥、遊街、罰跪,令他苦不堪言。

7月16日,毛澤東到武漢「暢遊長江」的消息傳遍武漢三鎮。李達實在受不了了,於7月19日寫了上面提到的請主席救命的信。但是,毛澤東絲毫沒有搭救他的意思。

李達被開除黨籍

7月17日,湖北省委通過《關於開除混入黨內的地主份子李達黨籍的決定》,連同《關於開除李達黨籍的請示報告》上報中共中央組織部。7月27日,中組部八處呈送中央書記處。8月1日,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陶鑄批覆:「同意你們給予李達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戴地主份子帽子、進行監督改造的決定。」

在多次揪鬥中,李達備受折磨,病情急劇惡化,胃潰瘍又復發。武大黨委書記莊果卻取消他的公費醫療,又不准自費治療。8月中旬,李達在臥室摔倒,發高燒,小便帶血,莊果和湖北省委工作組仍不准他入醫院治療。直到8月22日,李達奄奄一息時才獲准入院,夫人石曼華卻不准陪伴護送。8月24日,李達在絕望中死去。

李達為何被整死?

一種說法是:他反對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列主義的頂峰。1966年1月16日,中南局擴大會議作出「深入開展學習毛主席著作運動的決定」。陶鑄作報告說:「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頂峰。」

李達看到後,頗為以為然,說:「是頂峰,不發展了?」助手提醒他,這是林彪說的,中南局的決定也是這樣寫的。李達說:「我知道,我不同意!」這件事很快被匯報上去,成為李達的一大罪狀。

另一個說法是:李達說,毛澤東參加中共一大時,只是一個共青團員,不是中共黨員。當李達看到揭發材料中有這一條時,驚呼:「後悔啊,我不該把這個真實情況講出來惹大禍啊!」

以上兩種說法都只是表象。李達被整死的根本原因是,他參與引進的馬克思主義的本質是「假、惡、鬥」,是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歪理邪說。中共當政71年,發動了幾十次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整死8,000多萬中國人,直到今天,還在不停地整人。這些行為的背後,都是李達等引進的馬克思主義操控中共黨員之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