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安部主管港澳工作副部長孫力軍突然被逮捕後,整肅之火已延燒香港,本港警界被揭系列醜聞事件,目標指向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最近警隊先後有三位外籍警官被揭不合法入住牌照屋、僭建、佔用官地等,昨天再傳出另一單僭建重磅醜聞: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曾租住的九龍塘廣播道複式豪宅,天台一直存在違法僭建物,但鄧炳強對屋宇署發出的清拆令,一直視若無睹。

無視僭建 享用豪裝天台

據《蘋果日報》調查發現指,鄧炳強曾租住的九龍塘廣播道老牌豪宅寶能閣高層複式單位,相連的天台一直存在違法僭建物。2017年初屋宇署已向業主發出清拆令,不過,去年才遷出上址的鄧炳強,對單位的僭建問題一直視若無睹,租住期間一直享用400平方呎非法豪裝天台。

據報道,僭建物於2018年已存在至今,即鄧炳強於2019年遷出計算,該僭建物的存在應橫跨了其居住的時間。

警方回應說,鄧炳強曾於2016年租住九龍塘廣播道一個單位,其後於2017年接獲屋宇署通知,指該單位天台有僭建物,須即時清拆。鄧炳強隨即通知業主有關清拆令,並要求處理,但業主一直沒有履行清拆令,鄧炳強於去年6月遷出該單位,並表示對相關媒體的失實報道表示遺憾。

律師兼九龍城區區議員黃國桐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指出,清拆僭建物在法律上是業主的責任,租客雖然不需要負責清除,但鄧炳強作為執法人員不可能不清楚該單位有疑似僭建物。他認為,若有執法人員選擇性對此視而不見,享受非法僭建帶來的好處,觀感上可謂十分糟糕及不檢點。

「僭建」看似普通事情,不過,卻是香港官員的「魔咒」。這類醜聞被視為來自中南海國安局級爆料。

特首高官僭建醜聞頻傳

█唐英年——九龍塘約道5號大宅泳池僭建玻璃洞,7號大宅僭建地庫,面積共 2,250 平方呎。( 大紀元資料圖片)
█唐英年——九龍塘約道5號大宅泳池僭建玻璃洞,7號大宅僭建地庫,面積共 2,250 平方呎。( 大紀元資料圖片)

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因發生王立軍出逃事件致令江澤民派系勢力改變計劃「棄唐取梁」,拋棄當時勝算高、關鍵時料會偏向香港人的唐英年,轉為支持投機主義者梁振英。同年2月13日,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競選特首選舉期間,被《明報》揭發位於九龍塘約道5號的大宅涉嫌隱瞞在游泳池僭建玻璃洞,7號的大宅亦被揭發僭建地庫。梁振英在競選期間曾向對手唐英年揶揄說:「你的僭建問題不是單純的僭建問題,而是公開地向市民講大話、隱瞞你的僭建問題。」

梁振英——山頂貝璐道4號裕熙園僭建面積110平方呎三邊密封玻璃棚。(大 紀元資料圖片)
梁振英——山頂貝璐道4號裕熙園僭建面積110平方呎三邊密封玻璃棚。(大 紀元資料圖片)

接著同年6月21日,《明報》揭發梁振英在山頂貝璐道4號裕熙園的居所僭建面積約110平方呎的三邊密封玻璃棚。梁曾解釋說:「我當時是沒有隱瞞的,我當時的認知是認為僭建的部份已經處理了,僭建部份就不存在。」

鄭若驊2018年1月接替請辭的袁國強擔任律政司司長,在履新之日,2018年1月6日,《蘋果日報》及《明報》先後報道其位於屯門大欖樂翠街海詩別墅4號有多處懷疑違規僭建,包括地庫、天台屋、改建圍欄和外牆,花園加建水池等。

█鄭若驊——屯門大欖樂翠街海詩別墅4號僭建地庫、天台屋、改建圍欄和外 牆,花園加建水池等,3 號屋僭建天台屋、玻璃陽台、水池、地庫。(大紀元資 料圖片)
█鄭若驊——屯門大欖樂翠街海詩別墅4號僭建地庫、天台屋、改建圍欄和外 牆,花園加建水池等,3 號屋僭建天台屋、玻璃陽台、水池、地庫。(大紀元資 料圖片)

其夫前工程師學會會長潘樂陶則為鄰座3號屋屋主,兩屋花園有一暗門互通。其夫的獨立屋同樣有多處懷疑違規僭建,包括:天台屋、玻璃陽台、水池、地庫。

2018年1月24日,鄭若驊首次以司長身份出席立法會大會,回應議員有關律政司長職能的口頭質詢。民主派議員追擊鄭的僭建醜聞,批評她「大話連篇、毫無誠信、知法犯法」。鄭反駁說:「我唔接受我是一個沒有誠信的人。」

事隔快一年,律政司決定起訴潘樂陶涉嫌僭建,鄭若驊則避過一劫。

如果在大陸,整肅官員下台通常以貪污罪來處理,因為在國內貪腐實在是太普遍。未知道「僭建」問題在香港官場是否普遍現象,而且每次官員出現「僭建」問題似乎是香港時局與中共黨內勢力動向有密切關係。

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發生「棄唐取梁」環節時,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曾說:「我不認為是香港傳媒做的(爆僭建醜聞),應該是國安局做的。如果國安局的醜聞可以互相扔來扔去的話,也表示了中共的介入已非一般的介入,而是兩個集團(江澤民派系及習近平陣營)趁王立軍引起的危機在香港爭奪。香港特首的爭奪是反映中共內鬥加劇。」

范國威:北京收緊同時找人承擔政治責任

現在三位外籍警官短短幾天內先後被揭疑有「僭建」問題,緊隨著鄧炳強也被揭曾入住涉「僭建」的單位。這些香港警隊醜聞的曝光,可能也是大陸國安餵料給港媒的,而針對範圍也在擴大。

對於最近警隊接連出現爆出醜聞事件,西貢運亨區區議員范國威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時說,陶輝夫婦霸佔官地,特別是違規出租牌照屋做民宿,而且是發生在過去比較遠的時間,這些資料只有身邊很接近人才可以掌握得到,「我們懷疑在這個時刻爆料,是不是警察內部有人要做代罪羔羊?反送中運動有一個講法,用「condom」(避孕套)來形容付出之後被人放棄的人,陶輝是不是成為了警隊的「condom」?特區政府是不是要找人祭旗?」

范國威認為,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警隊犯下滔天大罪,「警察做了林鄭的特衛軍、黨衛軍去打壓示威者,打壓年輕人,是很嚴重失誤。定會追究下去,而且還不限於香港,還有國際社會,確實造成很多人道災難,看他們如何攻入理大、中大,很殘忍!」

他懷疑警隊內有人是不是覺得避不了,現在要在警隊內找一些「腐敗份子」;那些違反香港法律的,現在讓他們得到處罰,讓他們離開警隊,日後香港真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或國際社會追究香港警隊警暴的政治責任,將責任卸給如陶輝這類曾經很深入地參與打壓抗爭者,施以警暴的人身上。

中共黨內公安部門高層震動,孫力軍下馬,范國威不排除震動會延伸到香港。「過去兩年時間看到北京政府,西環伸手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越來越深,習近平安插駱惠寧等人士在中聯辦,港澳辦的人士調動,確實想執行它的全面管治,大力打壓香港的公民社會,甚至政治環境不斷在收窄,共產黨那套管治文化,共產黨如何對待自己人,繼續收緊同時又去找人承擔政治責任,就他們一些施政失誤揹黑鍋,我懷疑陶輝事件有類似情況。」

當國際社會壓力避不開,香港人遲遲不放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個政治理念,甚至將到來的9月立法會選舉,史無前例民主派有機會承接反送中運動運氣,奪取過半議席,發揮立法機關充份制衡行政機關憲制上權力,西環、北京政府、習近平也好,都很著急。共產黨過去的做法是不斷收緊的同時,有一些壓力迴避不到就要找人出來祭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