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市武陵區政府以「棚戶改造」為名義對當地穿紫河街道的部份房屋進行拆遷。他們註銷相關戶主的國有土地證以壓低賠償價格,並指使開發商在拆遷房周圍打樁、挖深坑,使樓房龜裂、地基下沉。目前,當地各部門概不管事,開發商避不見人。

註銷國有土地證 壓低賠償價格

被逼拆遷的住戶李群告訴《大紀元》,當地政府在2017年12月貼出拆遷公告,要對她家所在的那塊近10畝的地進行棚戶改造。由於談不妥賠償價格,有幾戶一直不願意搬離。

李群家位於市中心,是臨街主幹道附近的兩層私房,一樓店面開餐館,樓上住人。按市場價,周邊的房子每平米賣8,000元左右,但政府卻按照農村的拆遷標準,每平米僅賠償700元。「他的依據就是,我們這裏幾十年前屬於郊區,幾十年前這邊不是屬於國有土地。」李群說。

然而,當地在2002年前後進行「村改居」,村民的戶口已改為城鎮居民戶口,土地性質也從農民的集體土地更改為國有土地,政府已在當時統一頒發國有土地證。經過十幾年城市發展,該區域已成為市中心。

為降低拆遷補償,政府在2019年開始著手註銷拆遷戶的國有土地證,註銷理由是:這裏本該發集體土地證,辦公人員「錯誤地」辦成了國有土地證,現在政府「予以糾正」。

李群說,「他現在的意思是,政府當時收了換證的錢,但是沒有拿到省裏去報批,是市國土局頒的國有土地證,沒有經過省裏的審批。所以他們國土局當年失誤了,可以給你註銷。」

被拆遷戶質疑,當時有幾百戶人家被改發國有土地證,為甚麼現在只註銷面臨拆遷的三戶?政府答覆說,他們「拆到哪一戶、發現哪一戶了再把它糾正過來」。

於是,被拆遷戶請律師和政府打官司。一審法院按政府意願判決,稱該處不是國有土。戶主不服繼續上訴,目前二審還沒通知何時庭審,街道卻已「提前宣判」。

李群說,「前幾天我們找到穿紫河街道,他們說(二審)不用開始了,你們就不是國有土地,他現在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們,這個都是他們操作好了的。他很明確地告訴我們,你們國有土地證是沒有了。」

開發商近距離施工  震壞房子逼遷

由於國有土地證的問題還沒解決,當地政府無法強行拆遷,於是指使開發商在周邊日夜施工,以達到逼遷目的。

李群說,施工方在離她家房子約一米處打樁,打下的樁有七八米深,樁已經崩了,往外面傾斜,他們的房子也跟著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縫。「一般施工打樁,離居民樓3米以上的距離。我們要他拿出圖紙來,他一直都拿不出來,他就是離房屋一米遠打的樁。所以房子往後面傾斜,地基全部下沉。」

房子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縫。(受訪人提供)
房子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縫。(受訪人提供)

施工方最近還開始近距離挖深坑,每天挖到晚上10點,土挖空了就抽水。「最近一直在挖,我們的房子一直在龜裂,房子裏全都是裂口了,包括地上都全是裂口了。他可能是打算再這麼挖幾天,我們的房子就會很不穩,然後再下兩場雨,可能就會塌了,你就只有和他談拆遷了。」李群說,「就是為了逼遷。」

李群的鄰居用紅外測量儀測量,發現房屋地基在這幾天下沉了大概10釐米。「牆面也好,地面也好,房子的水平線都全部下沉了。」李群說。

各部門推諉 開發商躲避

去年9月18日,開發商曾給李群家立了一份承諾,稱如果施工對房屋造成任何損失,公司將承擔全部責任,社區工作人員也作為擔保人在承諾書上簽字。但是今年5月2日,當他們再找社區反映問題時,社區書記和街道主任明確表示,他們只談拆遷,不對房屋垮塌負責,相關經濟賠償找開發商。

開發商立的承諾書。(受訪人提供)
開發商立的承諾書。(受訪人提供)

被問及出了安全問題怎麼辦時,街道給出一個負責安全生產辦公室的電話。撥通電話後,對方說這不歸他們管。李群說,「我問那甚麼樣的情況才歸你管呢?他講:出事了,出人命了(才管)。然後就給你掛了,他們態度都特別不好,你想問他是誰都問不到。」

李群說,他們家房頂的板子已經開始往下掉。「我奶奶年紀大了,現在洗澡都不方便。那天上洗手間,廁所房簷上的水泥灰掉下來,不是很重,砸到頭上。如果是別的砸下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就沒命了。」

由於生命和財產安全受到威脅,他們撥打110報警。警察回覆說,開發商的做法不構成刑事案件,他們只負責協調,沒有強制停工的權力,如果造成損失找開發商索賠。

他們又撥打市長熱線,得到的反饋是:找街道處理。

目前,開發商躲著不見人,只讓「走法律程序」,各個政府單位則像踢皮球一樣互相推諉,沒人出來解決問題。李群說,「都是踢來踢去,我們都知道這肯定是政府部門監管的,安全生產都不能做到位,那你開發甚麼呢?所以我們對他們也不信任。」

政府拆遷程序違法

李群表示,政府在拆遷程序上存在違法行為。賣土地本應先開聽證會,徵求有關住戶意見,但政府從未告知住戶,而是組織外來人員假扮每戶代表,簽字同意賣地。

此外,政府早在2013年就拿到徵地批文,直到2017年底才貼出公告,直接「通知」拆遷。李群說,「很多東西我們都不知道,政府自己私底下操作的。」

李群一家四代10口人住在這棟樓裏,原本一樓的門面用來開餐館,樓上住人。由於房子被嚴重震裂,餐館從5月1日開始停止營業,家裏基本斷了經濟來源。

當地派出所害怕危樓倒塌,在轄區內出人命,於是在5月3日逼開發商到酒店訂了幾間房,把3戶人家安置到酒店暫住。但開發商和酒店一日一結算,不知道能承擔幾日房費。

李群說,當地拆遷「還是挺黑的」,「都亂套了」,他們現在找誰都找不上。他們會在五一假期過後去住建局,看看周邊的施工是否批了,有沒有手續,誰批的,因為開發商一直迴避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