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資深研究員裴敏欣日前表示,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打擊之下,中共在非洲的豪賭已經失敗,2,000億美元的投資與貸款恐血本無歸。

據《日經新聞》5月1日報道,裴敏欣是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教授,也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Marshall Fund)的非居民高級研究員。他在給《日本經濟新聞》的分析中表示,中共在非洲的商業活動,如投資、基礎設施項目和銀行貸款長期以來一直受到批評,批評者表示中共實行一種新型的經濟殖民主義,通過誘使毫無戒心的非洲國家陷入債務陷阱,從而控制非洲大陸的寶貴自然資源。而這種觀點可能誇大了中共的戰略遠見,而忽略了中共在非洲大陸上大賭注的陷阱,而這種豪賭將失敗,2,000億美元投資也會血本無歸。

首先,中共病毒的爆發打擊了全球的經濟,令非洲的原油、銅與礦產價格大幅下跌,中共在非洲的投資項目前景黯淡,要求中國免除其自2000年初期以來貸款給非洲國家的數十億美元債務的呼聲越來越大。因瘟疫重創大陸經濟,中共在非洲搞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劃也岌岌可危。

其次,中共的非洲戰略是基於錯誤假設以及在錯誤的時間執行。

因中共認為在非洲持股與放貸可以確保取得關鍵原材料。自2000年至2018年,中國向非洲49國貸款共1,520億美元。2008年至2018年間,中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從78億美元暴增至460億美元。

雖然2018年中非間的大宗商品貿易額上升至2,040億美元,但如果中共選擇在公開市場上購買相同的原材料,極有可能不需為相同的原材料支付更高的價格。北京希望直接或半直接控制資源可以提供更大的安全性的想法是幻想。

再有,中共沒有避免其貸款遭違約或投資被國有化的權力,中共的投資將受到非洲國家政府和政治精英的擺佈。而且若非洲爆發衝突,造成供應干擾,中共所希望的直接控制的優點將蕩然無存,因為中共沒有軍事能力保障其在非洲的礦產與鐵路,或者護送其商船。

另外,中共在非洲的賭局也因糟糕的時機而失敗,其積極投資非洲的時間點正好是非洲原物料價格一飛沖天之際,結果中國企業以最高價取得資產,而在大宗商品價格崩跌後,大部份資產嚴重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