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英國官員表示:英國會在稍後查究中共在這場危機的責任,但目前的焦點是處理今次疫情的直接衝擊。被問及是否會調查中共如何應對疫情,並向中共索賠時,英國官員表示會在適當時間詳細分析病毒源頭,並考慮其他國家的行動,但現在不是時機。

剛剛從鬼門關走一圈回來的英國首相,不知是否被老來得子的喜悅沖昏了頭腦,似乎又開始綏靖了。此前的大量事實表明,這次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對世界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其根本原因在於中共政府在關鍵事實上隱瞞真相和壓制證人、在病毒的早期快速傳播階段無所作為,深受病毒蹂躪的歐美各國在花費了巨大的經濟代價和人員傷亡之後,才勉強有把曲線拉平的跡象,即使未來取得了抗疫的勝利也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慘勝。抗疫本身就包含著追究病毒起源和病毒傳播責任的內容,不應把抗疫與追責人為的割裂開來,病毒的傳播鏈不斷,保不齊哪天再來一次大發作,可以說這世界就會永無寧日,「抗疫」永遠也消停不下來。

我們接受過基本教育的人都知道,控制瘟疫的三大要素:

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這些關鍵措施一個都少不了。調查傳染源和追責的手軟,就好比看到窮凶極惡的殺人犯當街濫殺,而政府只顧救治被砍倒的民眾,那等於在縱容壞蛋繼續施惡一樣,在我們旁觀者看來多少有點助紂為虐的意思。有人可能會說,你比喻的是否不太恰當,中共犯的錯誤是過去時了,現在沒有再繼續作惡。那持這種評論的人是典型的犯了幼稚病。時至今天,中共一直沒有停止撒謊,到底中國國內有多少病例、死亡多少人、武漢P4實驗室到底有無過錯,這些還都是迷,而且中共還在不斷的繼續散播謠言,什麼美國人製造的病毒、什麼留學生傳回來的疾病,可以說是滿手的煙霧彈,給世界抗疫的戰場上製造了種種麻煩,實際上中共就是病毒的幫兇,既是病毒產生的溫床,也是散播的重要推手,必須堅決的追究責任。

有人以「國家主權豁免」為由,擔心追責行動在國際法律上的障礙。這種想法是把因果關係搞顛倒了,有沒有責任是一回事,有責任能不能擔當是另外一回事,世界各國對中共政府集體追責,勢必在道義上給中共帶來極大的壓力,如果經過主導追責的各國努力將中共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中共如果妄圖不想承擔責任,則罪加一等,人神共憤,人人可誅,等於為世界、為中國人民幹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最起碼也會得到本國人民和全世界的尊重,何樂而不為?英國和德國、法國等國政府如果在這次危及全世界的大疫追責上放鬆,不僅對本國深受荼毒的民眾不負責任,也放棄了對世界的義務,深切為諸國所不取也。

中共絕不等同於中國,中國民眾也是這場災難的最大受害者之一!而且,中國民眾也是「苦中共久矣」。在全球化、信息化、扁平化的時代大潮中,世界能夠容忍中共這樣一個壓制輿論自由、維穩第一的怪胎存在嗎?上天給予了世界危機,也是在給予世界機遇,相信這次世界各國不會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