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5月3日在霍士新聞上發表文章稱,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爆發進行了錯誤治理,試圖掩蓋疫情,對美國和全球撒謊。因此,北京應對疫情的全球大流行承擔責任。

「的確,中國(共)政府應對在武漢市爆發的疫情發展成全球大流行承擔主要責任。數萬名美國人因感染病毒而失去生命,另有數千萬人失去了工作。」金里奇說。

「但是我們仍然不知道該病毒的確切來源。它是否來自中國的濕貨市場(家畜和海鮮市場),這類市場充滿了血液、糞尿和髒水。)還是實驗室? 此外,我們還需要弄清楚中國(共)應對這場大流行所造成的損失承擔哪些責任以及如何做才能使北京承擔責任。」

金里奇還說,當然,調查疫情早期階段所出現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中共政府沒有與任何人合作。如果北京坦率公開其所知道的信息,並對疫情提供一個真實的時間表,而不是一個「撒謊和宣傳」的時間表,這將使全球每個國家受益。

金里奇譴責中共不與國際合作造成了生命損失。他說,中共仍然不願意協助挽救生命。實際上,不僅是美國或者歐洲,就是中國自己也將會從共同抗擊病毒的合作中受益。

「回顧一月和二月的早期,我對中國(共)的一些行為有多麼奇怪感到震驚。」金里奇說。

他表示,不要忘記,1月18日,中共當局允許武漢4萬戶家庭舉行萬家宴。中共當局當時一定知道,他們正在應對一種流行病。中共在這一期間表現出了極度不負責任的態度。萬家宴僅僅幾天後,中共政府就開始實施野蠻的封城,所用方法如此殘酷。

他說,根據一些報道,中共做出了一個奇怪的決定,切斷武漢到中國其它地區的航班,但不切斷武漢到其它國家的航班。

此外,中共企圖讓那些想要研究病毒的科學家保持沉默,並一再拒絕向美國提供疫情信息,顯然中共對病毒在全球傳播負有重大責任。

事實上,英國修咸頓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提前三周對疫情做出積極回應,感染病例則可能會減少95%。

「中國(共)政府似乎很難理解,如果其講真話,情況會好得多。」金里奇說,從制裁到支持針對中國(共)政府的訴訟,華盛頓可以採取許多舉措使中共承擔責任。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麗貝卡·海因里希斯(Rebeccah Heinrichs)也就如何懲罰中共提出了一些想法。

金里奇認為,美國需要徹底重新設置對華策略。這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就反應了這一事實。

他說,畢竟,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專政與美國原先認為的截然不同。美國一直以為中國會變成一個良性的、非意識形態的,甚至民主的國家。但實際上,除了殘酷,這個專制政權還很複雜,動用全社會的力量來與美國競爭,並企圖超越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