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與中共政治合作的意大利,成為歐洲感染中共病毒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

意大利是除中國、伊朗以外,爆發中共病毒疫情最早的國家之一,而且發病率與致死率一路飆升。直到4月初疫情曲線才開始趨於平穩。截至4月29日,確診人數超過二十萬,死亡人數逾兩萬七千,仍然是歐洲因中共病毒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在大紀元時報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一文中寫道:瘟疫看似無常,其傳播趨勢卻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目標和目的:它衝著共產黨而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而意大利由於跟中共走近,深受其害。

歐洲加入「一帶一路」的第一國

意大利作為西方七個主要工業化國家之一,不顧盟友的反對,在2019年3月跟中共結盟,加強所謂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於是意大利成了整個歐洲第一個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此外,意大利還與中共結成了74對友好城市。其中就包括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倫巴第大區的米蘭、佈雷西亞和貝爾加莫等城市。

中共馬列教授帶來病毒

據大陸網站3月23日新聞短片報道,意大利首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來自一對中國武漢的夫婦,他們在意大利住院49天後於3月19日出院。據了解,這對夫婦中的太太胡亞敏是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中共黨員,研究馬列主義文論教授。曾任馬列文論研究會副會長,「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中國形態」項目的首席專家;其發表與馬列毛有關的書籍不下十本。

該夫婦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離開中國,前往意大利,23日抵達米蘭,之後確診住院治療。

消息一經報出,輿論一片譁然。網民W&L W表示:千里投毒實至名歸。刁戰友說:不撒毒怎麼扮演意大利人民的救世主?還有民眾評論說:1月23日封城,他們1月22日跑到歐洲,印證了武漢有錢人提前得到消息逃跑的說法。

3月26日,《寒冬》雜誌主任、意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在意大利自由黨報「Rete Liberale」上發文說,「不要稱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要稱中共病毒(CCP virus)。」

中共「甩鍋」意大利

面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各國紛紛問責中共知情不報。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連續發文,將病毒來源引向美國。而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3月17日接受採訪表示趙立堅的說法是「瘋狂」的言論,直接打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中共「甩鍋」美國不成,又再次將鍋甩向了意大利。中共官媒央視與《環球時報》開始帶頭炒作「意大利是疫情發源地」的話題。通過暗示、斷章取義的方式,污衊意大利流行病研究權威學者朱塞佩・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以及意大利米蘭薩科醫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馬西莫・加利(Massimo Galli),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對此,雷穆齊曾表示,「這是斷章取義的惡意扭曲」,也是「政治操弄科學的最壞示範」。他認為中共官媒用誤導、影射的方式斷章取義他之前說過的一些話,試圖引導公眾誤認為疫情最早發源於意大利。

意大利媒體作家馬蒂亞・費拉雷西(Mattia Ferraresi)撰文寫道,意大利是被中共利用的「理想國家」,中共一方面可以就病毒源頭甩鍋,另一方面中共可以扮演協助抗疫的「仁慈大國」。

倫巴第大區疫情慘重

倫巴第(Lombardy)是意大利北部位於阿爾卑斯山腳下和波河流域的一個大區,首府為意大利北部最大城市米蘭。倫巴第是歐洲三個最富有地區之一,亦是很多頂尖的足球、欖球、冰上曲棍球及籃球球會的主場。很多外國或國有公司的總部都設在米蘭。

意大利首例中共病毒患者,來自中國武漢的中共馬列教授胡亞敏及其丈夫首站抵達的就是米蘭。隨後,意大利成為遭受中共病毒打擊最嚴重的國家,倫巴第大區也一直都是意大利疫情最重的地區。

截止4月29日,該地區確診人數75,134人,死亡人數逾13,679人。循其軌跡,不難看出,中共與意大利在該地區的政治經濟淵源不只限於米蘭這樣的大都市,其周邊的每個城市都有被中共滲透利誘。

佈雷西亞市長聽信謊言

佈雷西亞(Brescia)市人口18萬多,距離米蘭約一百公里。佈雷西亞市是佈雷西亞省首府,也是小提琴的發源地之一,也是意大利最大的城市之一。這個城市作為古羅馬以至中世紀的重要地區中心之一,與中國的深圳也結為姐妹友好城市。

1月30日,當意大利傳出首宗病例以後,意大利政府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將持續六個月。

據佈雷西亞華人商會網站透露,2月17日下午,佈雷西亞華人商會會長金忠信拜訪了佈雷西亞市長埃米利奧・德爾・波諾,並在市政廳舉行會談。當時市長波諾竟然表示,當前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對佈雷西亞沒有造成任何危險,需要向公民傳達不必恐慌的信息。他還說:「我們必須要與這種不信任的氛圍做鬥爭,不存在風險,不需要害怕。」

隨後,佈雷西亞省確診人數不斷攀升,到4月29日,確診病例一萬兩千多人,死亡逾千人。佈雷西亞省是倫巴第大區僅次於米蘭疫情最嚴重地區。

正當疫情越發嚴重之時,卻爆出意甲佈雷西亞疫情期間集訓的消息,佈雷西亞足球俱樂部定於3月28日重新集結訓練,而3月18日,俱樂部召集教練員們開會制定訓練方案,同時俱樂部宣佈兩名工作人員感染後確診。

4月18日晚,意甲佈雷西亞主席切利諾確認自己身患中共病毒,他也成為意甲首位確診的球會主席。

貝爾加莫省切內市市長死於中共病毒

貝爾加莫(Bergamo)市人口12萬多,位於米蘭城東北方四十公里,為貝爾加莫省的首府。它在古羅馬時代就已是自治市。有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貝爾加莫城牆。這裏還有多家大型企業設立的基地。貝爾加莫省也是倫巴第大區疫情最重的省份,接近佈雷西亞省的確診人數,多達1萬1千多人。

2018年12月初,中國科學技術部部長王志剛來到米蘭,參加第九屆中意創新合作周。幾天後,王志剛參觀了佈雷博公司和坐落在緊鄰貝爾加莫市的A4高速公路旁的「千米紅牆科學技術園」(Parco Scientifico Tecnologico Kilometro Rosso),這裏彙集了眾多公司、研究中心、實驗室,是開展高科技生產工作和創新服務的卓越中心。

佈雷博公司從事制動系統和零配件的設計、研發和生產,產品用於汽車、電單車和商用車,主要面向原裝設備市場、零配件市場和賽車市場,在中國也有設廠。

「從意大利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王志剛說,「意大利和中國必須加強協作和雙邊關係。我們可以在從社會到氣候變化的許多領域為技術的發展而努力。」他希望建立更多的科學技術園,足見中共對這裏的重視程度。

然而,當中共肺炎在這一地區傳播開來,疫情彷彿如風一樣四處擴散,當地的地方官、名人也不能倖免。據美國《建築師報》3月15日報道,92歲的意大利建築師維多利歐・葛雷高第因感染中共肺炎,當天在米蘭市內的聖朱塞佩醫院去世。據悉,他被稱為「意大利現代建築之父」,代表作有巴塞羅那奧運主場館等。

此外,他還是一名城市規劃師和策展人,參與過米蘭的比可卡區和上海的浦江新城的設計規劃工作,他還是意大利共產黨的主要文化人物。

3月12日,住醫院僅有五天的意大利貝爾加莫省切內市(Cene)市長喬治・瓦洛蒂(Giorgio Valoti)因為感染中共肺炎而過世。據悉,他在去世前,一直參與當地的抗擊疫情活動。他是意大利首位因中共病毒死亡的市長。

皮亞琴察成重災區 省長染疫

皮亞琴察(Piacenza)市人口十萬多人,位於艾米利亞和倫巴第的交界處,經濟領域深受米蘭影響。作為皮亞琴察省首府的皮亞琴察市是該地區的商業和工業中心,設有天然氣及石油提煉廠。這裏還是意大利鐵路和公路網的重要樞紐,也是意大利最著名的藝術城市之一。

2016年11月11日,重慶市江北區與意大利皮亞琴察市簽署了友好城市合作協議意向。

2018年7月9日,皮亞琴察市長帕特里齊亞・巴比里(Patrizia Barbieri)與中國重慶江北區區長戴小紅正式簽訂了友好城市協議。當時,巴比里表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協議,因為這是以促進勞資關係為目的的。」同年10月31日,她當選皮亞琴察省省長。

當中共病毒襲擊了意大利,2020年3月4日,意大利皮亞琴察省省長巴比里稱自己被確診感染陽性,隨後居家隔離。皮亞琴察也是意大利疫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一度死亡率接近20%,因死亡人數過多,殯儀館一時不堪重負。

簽「一帶一路」後深陷中共病毒危機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把「一帶一路」升級為國家戰略後,把目光投向了意大利。

中共認為意大利的地理位置保證了其港口的戰略性作用,並且通過歐洲最快的通關程序,構成了通往所有歐洲國家的便捷通道。由此,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共看重的正是意大利的戰略地位。

2019年3月23日,擔憂面臨脆弱經濟的意大利總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不顧歐盟各國的反對,與習近平簽署了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備忘錄。

意大利政府表示,中意雙方簽署了29項合同,價值25億歐元,潛在價值可達兩百億歐元。意大利成為首個加入中國全球投資項目的G7國家。「一帶一路」也被視為意大利政治上「委身」中共的象徵。

但是,「一帶一路」簽署合作不到一年,意大利卻深陷中共病毒的危機,死亡人數居歐洲之首。意大利多名政府官員也被確診染病,包括意大利衛生部副部長西萊裏,眾議院議員、教育部副部長安娜・阿斯卡尼等。兩名地方市長因感染病毒去世。

疫情曲線變化透玄機

今年4月初,意大利中共病毒疫情曲線開始趨於平緩,這時意大利的民間與媒體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3月26日,《寒冬》雜誌主任、意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在意大利自由黨報「Rete Liberale」上發文表示,意大利成了飽受中共病毒折磨的西方國家,其人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生命代價。中共因對世界造成的巨大損失應該被起訴。

4月21日,意大利成立「向中共政府集體訴訟索賠」的連署網站,計劃將有五十萬人連署,向中共追責索賠金額或超過一千億歐元(約1080億美元)。

意大利最有影響力的《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4月26日發表社論,批評了五星運動黨(意大利由五星黨與民主黨結盟執政)的親共政策,呼籲意大利應該與歐洲其它國家一起,就疫情向中共政權問責。

4月29日,意大利聯盟黨(LEGA)的國會眾議員、聯盟黨倫巴第大區負責人保羅・格里莫爾迪(Paolo Grimoldi)表示,受中共病毒戕害最深的倫巴第大區將向中共問責索償兩百億歐元。意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的三位議員也表示將要求威尼托(Veneto)大區區長採取同樣的舉措。

在《大紀元時報》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一文中提到,那些受利誘的國家和地區在與中共加強往來、為其站台的同時,卻不知厄運也隨之而來。

值得注意的是,自從這些意大利議員發出呼籲後,整個意大利的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出現了大幅下降。

意大利疫情變化趨緩,其背後的玄機是意大利人民開始遠離中共,與神同行。

古羅馬大瘟疫的警示

據《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介紹,「西方自由世界本以文明著稱」,「重視真誠、善良、慷慨、正義、節制、謙遜、勇敢、無私等美德」;「貫穿於所有這些美德之中的,是對神的敬仰和對神的誡命的忠貞不渝」。

現在的意大利正是古羅馬所在地,古羅馬經歷了四次大瘟疫之後,於公元680年,人們才逐漸地清醒。人們開始譴責統治者對基督聖徒的迫害,斥責社會的道德淪喪,並虔誠地向神懺悔自己的行為,得到了神的諒解,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因此徹底消失。

今天的意大利與過去的古羅馬極為相似。意大利人民只有做出正確的選擇,唾棄信奉「無神論」的中共,共同聲討、追責中共政權帶給意大利的損失,才能為自己的未來贏得光明之路。#

註:意大利的Massimo Marcon先生幫助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