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延燒全球,各國對口罩的需求陡增,大量口罩生產廠家也在中國應運而生。雖然出口銷路好、利潤可觀,但是原材料緊俏和大幅漲價等問題,導致不少廠家營運艱難。

李迪(化名)是浙江義烏一家衛生用品股份公司的股東。該公司已成立七八年,擁有數百名員工,原本以生產兒童紙尿褲為主。由於今年口罩行情好,工廠車間又適合生產口罩,公司在二月份申請了執照,投入三千萬人民幣買了兩條生產線,還另招了幾十名員工。因為當時政府支持,執照很快在三月份批下來,工廠也開始投入生產。

據李迪介紹,他們生產的口罩大部份出口到海外六國。一般來說,買家先下訂單、提供樣品,公司再按照訂單大小和不同的要求標準報價;談妥價格簽合同後,買家預付50%訂金,然後工廠開始生產。截止目前,公司已經分批出口了二千多萬片口罩。

李迪說,按照正規渠道每天不停地做收入很可觀,公司不但可以在今年收回成本,還能賺錢。他說,「口罩一個錢賺的不多,但是批量大,都是千萬千萬的下單,這就不一樣了,我們現在口罩的利潤就是兩角三角之間吧。」

此外,公司還有紙尿褲生產線,如果口罩的生意沒那麼好,員工可以生產紙尿褲。紙尿褲也能賺錢,但是銷量沒有那麼大,利潤也趕不上口罩。

熔噴布稀缺 價格畸高

然而,口罩關鍵原材料熔噴布的極度稀缺導致工廠生產困難。如果買不到熔噴布,工廠只能停產。

李迪表示,正規的熔噴布只有中石化和液化公司能生產,其它公司做的都是假的。但是正規出品的熔噴布都已被有門路的中間商收購,普通渠道根本買不到。「熔噴布不好買,有些供應商,那些二道販子買了收藏起來了,暗地裏賣。」他說,「就是那些跟中石化有關係的人,朋友啊,親戚啊,只有這些人能拿到貨。」

但是,這些人都以高價轉賣,且不出具任何交易票據。「你只能當時看這個貨可以你就付款,不行你就不會付款,但是你要他們給你開甚麼收據他們是沒有的。」李迪說。

現在,熔噴布暴漲到70萬元一噸,公司還要到外面去找才可能找到。「買不到熔噴布就做不了,我們熔噴布不達標是不做的。」李迪說,「熔噴布現在手頭有個七百公斤,很緊張。這個也就能生產一天多,能生產一百多萬枚口罩。」

無紡布廠家違約漲價 拒不出貨

李迪的公司在購買另一個關鍵原材料——無紡布時也困難重重。經過四處打聽,他們找到溫州的雨澤科技公司,向其訂了17噸無紡布,每噸一萬五,簽合同後給了三十萬元定金。但是出了四噸貨後,雨澤就不再發貨。

「他說漲價了,要我們加價,不加不給我們貨。」李迪說,「一噸漲到三萬,漲一半,我們採購不同意,就跟他們談,但是談不成。」

由於沒有無紡布工廠停工,公司的幾十位股東在4月30日南下溫州,到雨澤的廠裏要貨。但是,雨澤不但不給貨,還找當地的社會人員阻止他們進廠。「最後我們沒辦法,我們用車把門給堵死了,他沒辦法打110報警,派出所過來都處理不下來,協調沒協調好。」李迪說,「當地派出所是維護當地,不會在我們這一邊。」

最終,當地的市場監管局也被叫到現場,雙方以每噸加五千元的價格達成協議。

李迪說,因為沒有原材料,工廠經常性停工;雖然政府聲稱嚴查高價原材料,但高價現象一直存在。「因為現在的關係網太大了,有些東西管控不了的。」他說。

原材料價高 企業維持不易

據李迪介紹,義烏做口罩的工廠不是很多,成規模的正規企業更少;小規模的、家庭作坊式的很多,但他們沒能力購買高價熔噴布,只能用劣質的,因此產品達不到生產許可標準,也不能出口。這些廠家既沒有許可證也沒有營業執照,它們的口罩都在中國的網上或實體店以較便宜的價格出售。

像他們這樣各種證件齊全的正規公司主要負責出口,但是生意也越來越難做。「訂單生意現在還是有,但是沒有以前那麼多了,因為材料都漲,我們這邊做不起。」李迪說,「那就只有高價賣,但是訂單就很難接,價高了別人接受不了。」

此外,政府管控越來越嚴,企業辦理出口手續不容易,還要每天接受檢查。李迪透露,一定要認識政府部門的人,不然辦不下資質,非但賺不到錢還要虧錢。「現在外貿、進出口都不好辦了,好多小企業都放假了,但是沒有全部停產。生意不好的就精簡人數,年歲大的或者來晚的就不要了,因為沒有事做了。」

李迪表示,辦企業也是不容易,要冒很大的風險。他們公司的高管為生產口罩投資三千萬,他本人投了幾十萬,到時候分股利。對於行業前景,他說:「現在是能做多久就做多久,將來怎麼樣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