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9日,「國保頭子」、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突然落馬,在中共的官場投下了一枚核彈。十天後,前610辦公室主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被免職。分析認為,傅被火速免職很可能是其即將落馬的前奏。

外界普遍認為,孫力軍落馬的主因是其參與了「倒習」和「政變」。果真如此,那孫力軍案跟一般的「貪腐」和「政治上站錯隊」的性質就大為不同了。難怪有人稱孫力軍的落馬堪比當年王立軍出逃、周永康落馬。

當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牽出的是政變團夥中的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派血債幫大佬們。由此可見,但凡涉及到「政變」,背後應該是一個團夥在運作。而孫力軍很顯然只是個前台幹髒活的打手。那麼,孫力軍出了事,他背後又會有哪些人寢食難安呢?

順籐摸瓜——孫力軍的上線直通江澤民、曾慶紅

眾所周知,孫力軍曾是孟建柱、郭聲琨兩任公安部長、政法委書記的心腹馬仔,而孟建柱和郭聲琨都是曾慶紅提拔上來的。其中,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是曾慶紅的表侄兒女婿(郭妻的奶奶是曾母鄧六金的親妹妹)(圖一)。正是憑著這層關係,沒有公安政法工作經歷的郭聲琨,在2012年成為十八大的一批黑馬,出任公安部長,並於2017年成為中央政法委書記。

所以,孫力軍出事了,此時此刻郭聲琨和孟建柱想必是提心吊膽,而他們的上線江澤民、曾慶紅恐怕更是如坐針氈。婦孺皆知,狼狽為奸的江、曾實為一體。而如今,差不多只剩一口氣的江澤民早已是半死的老虎,真正在背後使陰招、毒招的那就是江的「狗頭軍師」曾慶紅。

曾慶紅在中共黨內和民間都是公認的奸臣,為人陰險毒辣,善於玩弄權術,好搞兩面三刀,貪財好色,有著「陰謀家」、「特務頭子」、「慶親王」等綽號。

圖一:江派血債幫關係網之局部聚焦。
圖一:江派血債幫關係網之局部聚焦。

「有其父必有其子」——曾的父親被指是特務、大漢奸

曾慶紅是中共元老曾山之子。曾山本為江西吉安永和鎮的一個屠戶,在1926年加入中共,並在1934年成為中共江西蘇區的內務部長,主要從事特務活動。

據美籍中國文革史料研究人士宋永毅披露,曾山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曾與侵華日軍暗通款曲,出賣國家利益。曾山在上海和南京與侵華日軍私下談判時,要求只打國民黨不打共產黨。

1967年,曾山的特務和漢奸身份被曝光。紅衛兵批鬥他時,指出他在抗戰時曾勾結日本人通敵,是日本特務、大漢奸。曾山對自己勾結日本人的漢奸勾當供認不諱,但他指出是在中共中央的授意下而為。最後因其說辭得到了中共相關部門的確認,曾山才得以倖免。

據悉,曾慶紅在父親的薰陶下,從小就對明清「東廠模式」的宮廷權鬥表現出特別的興趣,早早學會了如何在權鬥中打擊異己,保護自己,為自己日後成為中共的「特務頭子」打下了基礎。

同是漢奸出身,相似的發跡史——曾被江選為「大內總管」

歷史彷彿是一個劇本,反覆向人們演示著「無巧不成書」。有著漢奸家世的曾慶紅偏偏遇到了同為漢奸出身的江澤民,二者又有著相似的官場發跡史,在政治上可謂臭味相投,相互利用,狼狽為奸,一個台前、一個幕後,是一對難找的「絕配」。

曾慶紅最早發跡靠的是其父的老鄉與戰友、前中共副總理余秋里。曾慶紅在1979年是時任中共國家計委主任余秋里的秘書。1982年,在余秋里的幫助下,曾被提拔為石油工業部外事司副司長。1984年,曾慶紅又在其父的老部下–時任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國棟的提拔下,出任上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1986年,曾升任上海市委副書記。

而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是日偽大漢奸,當年任汪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中共篡權後,江澤民謊稱自己過繼給了黨員叔父江上青,卻對生父江世俊諱莫如深。就這樣,漢奸後代搖身變成了烈士繼子。熟悉江澤民的人都知道,其幹正事的能力還不如一個地方的小科長,江在上海的發跡靠的是其「養父」江上青的兩個昔日部下──前國務院副總理張愛萍以及前上海市市長汪道涵。1987年至1989年,江任上海市委書記時,其副手搭檔便是曾慶紅。

1989年的「六四」事件,對江、曾來說,都是仕途的轉折點。當時,正是曾向江獻計整肅《世界經濟導報》,江因此獲得中共元老鄧小平等的肯定,被內定為中共總書記。江進京後不久,便把曾調到了北京任中辦副主任。

1993年,曾升任中辦主任,正式成為江的「大內總管」。

曾屢獻奸計,助江剷除異己——楊尚昆兄弟、陳希同、喬石、李瑞環

1992年中共十四大前,曾向江獻出「離間計」,挑撥鄧小平和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之間的關係。江、曾一邊向外散謠說楊家兄弟企圖奪兵權,一邊向病中的鄧多次告「御狀」,鄧最後中了江、曾的詭計,開始疏遠楊氏兄弟。最後楊氏兄弟失去兵權,江因此除去了軍中的「絆腳石」。據披露,楊尚昆的死正是曾慶紅派人下的毒。

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是當年被鄧小平看好的取代江澤民的人選。一方面因為陳希同也參與了鎮壓「六四」,身上背有血債,鄧放心他不會平反「六四」;二來是因為陳希同當時協同鄧南巡,而鄧向江下達最後通牒:「誰不改革,誰下台」。這些都讓江非常嫉恨陳。據聞,當年陳還向鄧舉報江父是漢奸。因此,江對陳更加懷恨在心。

曾給江出謀劃策,用「貪污和玩忽職守」的罪名,將陳希同送進了秦城監獄。2003年底,陳因患膀胱癌獲保外就醫後,寫了五萬字的申訴書,指控江對他的政治迫害,並舉報了江家父子的經濟犯罪問題。

此外,江當權時政治局常委裏面還有兩個江澤民的「剋星」,那就是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前政協主席李瑞環。喬、李二人無論是威望、資歷、能力、民心都遠在江之上,故而都是江深為嫉恨的人。然而,最讓江夜不能寐的卻是喬、李二人在法輪功問題上跟江不在同一條船上:喬、李二人都支持法輪功,這讓江愁腸百結。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部門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江對喬石在法輪功問題上的客觀公正一直惱恨在心。

而李瑞環對法輪功的支持,更是江的一大心病。2012年,據北京高層人士向《大紀元時報》透露,關於當年河北300位村民按手印支持法輪功的事,中共高層很多人都在討論,甚至習近平、李克強還分別徵求了朱鎔基的意見。朱鎔基表示,「處理4.25事件是一個敗筆。李瑞環本人就煉法輪功,他就是非常明確的支持法輪功。」

另外,據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介紹:「我聽說的是李瑞環的一個兒子,他長了一個瘤在腦子裏,怎麼治也治不好,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所以後來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後,所有的常委都被江逼迫著表態了,都是按照江的那個口徑講話,只有李瑞環是一個例外。」

為了幫江把喬、李逼下台,曾給江獻出了「年齡坎」的詭計。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江、曾等針對喬石提出了「政治局常委70歲退休」的政策。江、曾深知喬石正派,不會拒絕。果然喬石光明磊落,答應退休。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曾又針對李瑞環搞了個「七上八下」,67歲還可以新任一屆政治局常委、68歲就必須退休,把李瑞環逼退。

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已是68歲的曾慶紅猛然發現,自己搬出的「七上八下」的大石頭結結實實的砸到了自己腳上。極為戀權的「狗頭軍師」不得不在十七大宣告下台。

「人人沾血」、「有罪才上位」——江、曾策劃了「薄、周政變」

在曾慶紅一干欠下的所有血債中,最大的一筆當屬為江迫害法輪功出謀劃策,並賣力參與迫害,藉此撈取政治資本向上爬。

1999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說:『法輪功和其它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一千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1999年夏,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在中國廣受歡迎的妒嫉,欲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然而,其他六個政治局常委(那時曾還不是常委)一致反對,並明確的表達了發對意見。朱鎔基說:「他們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解決思想問題,這樣不利於經濟建設這個大前提,更不利於國家對外開放的形象。」

江澤民氣得一鼓一鼓的,立馬發飆並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啊!……。」江又跳又叫,聲嘶力竭,逼大家閉嘴。就這樣,江一意孤行,不顧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發動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當然,江能發起迫害,背後可少不了曾慶紅的鬼影。曾給江出了很多壞主意,把這場迫害變成了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和資源的一場浩劫,經過如此捆綁,這場迫害就不只是江澤民個人幹的了,而是整個中共體制幹的。

除了給江出壞主意,曾慶紅還多次到各地坐鎮,親自指揮迫害法輪功。

為了挑起中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江、曾、羅干等一夥炮製了震驚世界的欺世謊言 「天安門自焚偽案」來嫁禍法輪功(圖二,左上),並以此為升級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圖二,右上)。而且,曾也將魔抓伸向海外法輪功學員。曾策劃了多起恐暴事件,比如2004南非槍擊案、2006亞特蘭大入室襲擊案(圖二,左下)、2008法拉盛事件、以及多年來安排青關會襲擊香港法輪功學員(圖二,右下)……

圖二:曾慶紅不但在國內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還將魔抓伸向海外的法輪功學員。
圖二:曾慶紅不但在國內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還將魔抓伸向海外的法輪功學員。

也因此,曾慶紅成為江澤民「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犯罪集團的核心人物和四大幹將之一(曾慶紅、羅干、周永康、李嵐清)。

正如當年鄧小平要選擇沾了六四血債的江澤民繼位一樣,江、曾同樣要選擇手上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人來繼位。「人人沾血」是江、曾血債幫的自保心態,這樣的話,無論誰當政,都不會輕易翻案,或給被迫害者平反。故而「有罪才上位」成了中共官場用人的潛規則。

這也是為甚麼1999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中共官場 的「逆淘汰」大行其道:道德越敗壞、越善於鑽營、迫害法輪功越賣力的官員就越容易「脫穎而出」。劉京、吳官正、賈慶林、周永康、薄熙來、李長春、吳志明、李東生、令計劃、蘇榮、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韓正、孫春蘭、張越、周本順等等等等,無一不是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而得到提拔重用的。

其中,公認的對法輪功最狠、迫害手段最殘忍、最早開始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血債最大的薄熙來,自然就成了江、曾血債幫最為信任的中共黨魁的接班人。

不難想像,習近平的上台只是江、曾的權宜之計。江、曾謀劃讓薄熙來在2012年之前鍛鍊成熟、取得威望和權勢,在2012年的 「十八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再過大約兩年時間到2014年,利用薄熙來掌控的全國政法委、武警部隊、及其全國眾多軍隊人緣、軍中力量等,來發動政變,拿下習近平,由薄熙來取而代之,到時候中國又是江、曾的天下。

而配合薄熙來實施這個政變計劃的關鍵人物,就是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因薄的馬仔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導致「薄、周政變」敗露,最終「胎死腹中」。

「硬刀子」不行就上「軟刀子」——殺不掉習近平,就捆綁習近平

在親眼目睹了胡、溫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悲慘遭遇後,習近平自然不希望自己也被架空,所以一上台就開始清洗江派人馬。王岐山的助陣是習的福分、王立軍的出逃乃天賜良機,幾年下來,習、王「打虎」順風順水,拿下了多數江派血債幫的大佬,其「打虎棒」直指虎王江、曾。

2015年2月25日,中紀委網站發表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影射曾慶紅。

圖三:左圖:2015年7月18日,香港街頭打出的「控告江澤民」;右圖:2015年6月12日,陸媒報道傳記《慶親王》出版。
圖三:左圖:2015年7月18日,香港街頭打出的「控告江澤民」;右圖:2015年6月12日,陸媒報道傳記《慶親王》出版。

同年5月1日,習當局宣佈開始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短短幾個月下來就有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以實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趁著訴江大潮抓捕江,習近平擁有了天時、地利、人和(圖三,左)。

同年6月11日,習當局通報了周永康已被判處無期徒刑,周當庭認罪悔罪。官媒隨即發表評論,重提「沒人能當『鐵帽子王』」,強調要打贏反腐「攻堅戰、持久戰」。6月12日,陸媒報道傳記《慶親王》出版,封面還寫上「你懂的」 (圖三,右)。外界認為,習、王很快會對曾慶紅動手。

當然,江、曾是困獸猶鬥,垂死掙扎的過程中也一直在伺機反撲。習、王在圍剿江、曾的過程中遭遇多次「暗殺」威脅,據悉都是曾慶紅密謀策劃的。

江、曾在惶惶不可終日的壓力下,不得不暫時服軟,由「硬刀子」改上「軟刀子」:2017年的十九大之前給習提出了一筆交易:江、曾擁護習的「核心」地位、讓「習思想」入黨章憲法、並取消國家主席限任制,讓習成為「一尊」,來換取習不抓捕江、曾,與江、曾一起來保黨。

「抓捕江、曾,解體中共」本是天意,習有幸趕上了這千古良機,故而前5年順天意時怎麼做都順。可惜與可悲的是,被權欲沖昏了頭腦的習竟然相信了江、曾,低估了江、曾的邪惡,誤判了形勢,並最終答應了這筆魔鬼交易。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習錯過了抓捕江、曾的千載難逢的最佳時機,災禍和魔難如期而至。過程中,「狗頭軍師」又施「離間計」,把江、曾恨之入骨的習的手足給砍下——王岐山在十九大後失勢,成為花瓶;再給習插上一把「軟刀子」 ——為習配上了一個「貼心人」王滬寧,把習活活捧成一個昏君;又給習布下了多個「暗器」 ——韓正、孫春蘭、孫力軍等在貿易戰中給習攪局、在香港問題上製造動亂給習找麻煩、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使勁捆綁習、在武漢瘟疫中給習挖坑並讓習成為國際罪人。習近平陷入了魔鬼的圈套,在中共和江、曾的裹挾下,正在一步步地邁向深淵。

圖四:曾慶紅控制特務在香港問題上製造動亂,並在大陸策劃了多起震驚世界的暴力恐怖事件。
圖四:曾慶紅控制特務在香港問題上製造動亂,並在大陸策劃了多起震驚世界的暴力恐怖事件。

僅以香港問題為例。曾慶紅在2002年底中共十六大入常時,還兼任了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主管港澳工作。自那時起,香港便落入了這個「特務頭子」的手中。中央港澳小組、國務院港澳辦、中聯辦這條線上,基本上佈滿了曾慶紅培養出來的特務。張德江、韓正、以及幾屆港府要職也幾乎都是江、曾安插的,如被港人視為「狼妖」的梁振英是曾的心腹馬仔,以及今天還在瘋狂禍亂香港的林鄭月娥等,都是曾的人馬。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中,曾的人馬用極端暴力:橡膠子彈射眼睛(圖四,左上)、真槍射胸(圖四,中上)、輪姦,被跳樓,被浮屍,「831屍速列車」 (圖四,右上)……,故意激化矛盾,企圖迫使習出兵鎮壓、血染香港、重演「六四」。一旦陰謀得逞,習必將受到國際制裁、在國內外人的痛罵聲中作為獨裁暴君被趕下台。

此外,由於曾掌握著國安部等實權部門,這些年來,策劃了多起震驚世界的暴力恐怖事件。為了逼習下台,曾慶紅策劃的恐暴案件至少有2013天安門爆炸事件(圖四,左下)、2013山西省委連環爆炸案等(圖四,中下)、2014昆明火車站血腥砍殺案、2014新疆烏魯木齊系列暴力恐怖事件、2015天津大爆炸案(圖四,右下)……

這些駭人的罪惡,無法盡述曾慶紅的罪惡之萬一。

江、曾為何能夠僵而不死?

習因為戀權與保黨而與江、曾達成妥協,並在王滬寧的忽悠下向馬克思撒旦發誓,是導致江、曾和中共如今僵而不死、並使自己走向懸崖邊上的主要原因。

習以為,江、曾會為了自保而支持他這個「習核心」。可是,習是否明白,就單單習身上沒有迫害法輪功的血債這一點,他就不可能成為江、曾放心支持的人?習是否發現,時至今日,法輪功問題依然是中共時局的核心問題,而所謂的「內鬥」、「政變」、「攪局」都只是表象?

習錯誤的以為,保黨就能保住自己的權力。可是,習是否知道,中共幾乎成了人人唾棄與痛罵的對象?習是否了解,「中共」在世人的眼中如同「病毒」,國際社會將「武漢肺炎」正名為「中共病毒」是在給中共蓋棺定論?習是否感受到,中共的滅亡是「正在進行時」,樹倒猢猻散已經進入分秒倒計時?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抓捕江、曾結束中共,天意民心所在

正所謂:「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江、曾與中共的瘋狂,正是天要滅之的前奏。瘋狂過後,接踵而至的就是毀滅。已經做到頭的江、曾,面臨著人治和天譴的雙重報應,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滅中共與「慶父」的過程中,拖著這個時間,還在期盼著一些人的醒悟,同時也還在給一些人贖罪和立功的機會。既然已經飽嘗了「時至不行,反受其殃」的種種痛苦,何不速速醒悟並順天應人?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江、曾不死,災禍不停;中共不亡,魔難不止。毒藥永遠是毒藥,魔鬼永遠是魔鬼,只要江、曾和中共還存在,習近平乃至全體中國人的災難就不會停止。

「天滅中共」是天意所在。「抓捕江、曾,結束中共」是上天留給當權者選擇光明的生機。時間與機緣都不多了,做與不做,選擇甚麼,是道德問題,也是生與死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