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官員和社會活動家們在齊聲呼籲,聯合國撤消對世界上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的中國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成員國的任命。

聯合國最近任命中共外交官姜端為由五人組成的聯合國難民署諮詢小組成員的做法類似於「讓狐狸守衛雞捨」,(話)雖然很直白,但是「這非常確切地形容了這裏正在發生的事情,」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托尼·珀金斯(Tony Perkins)說。

這個對中國的任命讓它獲取了審查理事會的獨立權利專家候選人的資格,也就意味著它將有權影響全世界對人權問題的調查。

珀金斯告訴《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組說,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對此表示公開反對。他補充道:「坦率地說,任何關心人權的國家都應該對此大聲疾呼,並盡一切努力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該委員會加入了由美國參議員,維權律師以及100多個抗議此舉的組織發起的呼籲。

早在四月初,一個調查中共政權從良心犯身上強行摘取器官的獨立仲裁法庭,致信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敦促他調查這一任命。

這個仲裁法庭經過一年的調查,確定中共政權殺害良心囚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摘取其器官在器官移植市場出售這一事實後,於2019年6月宣佈中國為「犯罪國家」。 仲裁法庭得出結論,器官摘取已經「大規模」地進行了數年,並且一直持續到今天。

法庭主席傑弗裏·尼斯爵士和其他成員在信中警告說,允許北京在小組中扮演一個角色,意味著聯合國無意之中將成為北京侵犯人權行為的「同謀」。

法庭補充說,它對包括聯合國在內的世界級「偉大機構」不願當面質疑該政權實施的有關強摘器官的這一「極端侵犯人權行為」的事實「深表關切」。

這封信將中共的強摘器官描述為「其受害人數和死亡人數與在20世紀衝突中發生的最嚴重的暴行具有可比性」。

「與納粹對猶太人的處決,紅色高棉或盧旺達·胡圖斯對無辜者的謀殺或屠殺相比,從那些活著的,平和的無罪無害的人身上摘取心臟,肝臟或其他器官(甚至靈魂)可能更糟,」這封信援引法庭的判決說。

難民署發言人告訴《大紀元》,協商小組成員以「個人身份」任職,該小組「對人權理事會沒有任何影響力,也不會對人權理事會要解決的問題的有關討論提供任何幫助。」

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室沒有立即回應《大紀元》的置評請求。

包括約翰·科因(R-Texas)和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R-Fla。)在內的數名美國參議員也致函古特雷斯(Guterres),譴責聯合國的任命。

「中共政府決定就2019年在中國武漢市首次爆發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嚴重危險性對國際社會進行隱瞞欺騙,這使(中共)喪失了人權方面的所有可信度,應取消其在人權理事會協商小組中擁有一席的資格」,他們寫道。

傅依華(Eva Fu )為這份報道做出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