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延期兩個月後,中共4月29日宣佈,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即「兩會」)將於5月21日和22日在北京召開。

接下來在4月30日,大陸網上傳出一份署名「鄧樸方」(鄧小平兒子)的公開信,也許是回擊,5月1日在推特上人們看到署名「習遠平 」(習近平弟弟)的公開信。

目前中共高層權鬥激烈,流行用這類方式,爆料和相互攻擊,外界可從這些無法核實的「署名信」的內容中,析被掩蓋的中南海內幕。

光從兩封公開信的「署名作者」身份就能看出,兩會前中共內部搏殺激烈。

重磅! 「鄧樸方」給兩會代表的一封公開信

鄧樸方。(網絡圖片)
鄧樸方。(網絡圖片)

「鄧樸方致兩會代表的一封公開信」,是否真的由鄧樸方本人所寫,無法考證,但這的確能夠代表鄧小平家族的心聲。前些年鄧樸方就曾公開反對習近平。

已經沒有官職的鄧樸方是以「中共黨員」名義,籲兩會代表「應該要對人民負責,對國家負責,對歷史負責,而不是對某個當權者負責。否則,我們都會成為千古罪人。」

1200多字的公開信,主要把近來中共執政出現的過失,都歸結到習近平的「一尊」上,比如他讓代表們思考:「1、作為兩會代表,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還是保護某個專權者的權位重要?

2、憲法明確規定,兩會代表有權監督和糾正中央政府各種錯誤決定,可前幾年,中央推出「妄議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認為兩會代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3、當權者要定於一尊。請問代表們,我國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襲的皇帝?還是民選的總統?還是黨內公投產生的總書記?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誰的一尊呢?……」

從表面上,這一切都是習近平搞專制的過錯,總結起來就一句話:習近平是千古罪人。

習胞弟「習遠平」公開信解釋主席連任

第二天,經常發佈官場內幕的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貼出國內朋友轉來的習遠平的公開信截圖,並稱「無法辨別真偽」。

「習遠平」,1956年11月出生,中共元老習仲勛與齊心的次子,習近平的弟弟。現任國際節能環保協會會長。

對此有網友跟帖評論說:「習遠平,用化名白羽。曾長期居住在香港和深圳,交遊甚廣。其兄接大位後,其母齊心囑其即遷回北京,從此深居簡出,謹言慎行。以本人之瞭解,他應該不會用文字的形式發表任何政治見解。」

經常發佈官場內幕的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貼出國內朋友轉來的習遠平的公開信截圖。(圖片截圖)
經常發佈官場內幕的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貼出國內朋友轉來的習遠平的公開信截圖。(圖片截圖)

一些中國問題專家都認為此信雖無法確認是否是習胞弟本人,內容基本可信。

信中寫道:「不想為哥哥辯解,只想讓你們知道,管理一個國家有多不容易。他日夜操勞,沒有任何私心私利,包括最受詬病的更改國家主席任期製,都不是為了個人考慮,只是為了國家長治久安。」

「以前搞九龍治水,結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現在他吸取教訓,集中領導多了一些,又有什麼不對。」

「先大左才能再大右」習總統制?

公開信接著說,「哥哥曾經私下說過,當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必須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為大左才能在黨內立足,立足了才能啟動徹底政治改革。早期的胡與趙都是不懂這個道理才半途而廢的。」

一些中國問題專家認為這確實共產體制的內在竅門,戈爾巴喬夫是這樣,習近平也是這樣,鄧小平在某些部分也這樣。

「政法口的雜碎高級黑」 大清算在後頭

公開信中寫道:「有些惹起公議的事情,並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級黑故意讓他難題,目前對政法口幾個人的處理,正是對這些雜碎的大清算。這還只是開場,好戲還在後頭」。

政法委一直在搗亂。如公安部搞的「電視認罪」、「網絡警察嚴控」等,故意給習難堪。

外界關注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落馬,及司法部長傅政華火速卸職,就是「習遠平」公開信提及內容,按此邏輯,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在日後的大清算中也會被拿下。

香港銅鑼灣書店抓人事,就是孫力軍一手操辦的。他動用國安特務,綁架書店老闆,還把人從香港抓到大陸,製造了「送中第一案」。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中共官場對習近平玩高級黑的,還不止江派控制的政法系統,還包括王滬寧控制文宣口。習遠平這封公開信,如同2月14日品蔥網出現的習近平女兒「習明澤」發帖一樣,應是習陣營發出來的。

習最頭痛「西方群起圍攻中國」

「這次疫情重創經濟,但會是政改啟動的機會,以後新聞輿論開放,市縣普選,司法半獨立,都會陸續展開。」公開信繼續寫道。

「目前他最頭痛的事並不是國內,而是西方群起圍攻中國。武漢病毒所泄漏病毒的事情,不但製造了公共衛生危機,也製造了充滿風險的外交環境。」

這裡,習遠平公開承認了「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這與「習急推生物安全法 」、「習明澤」爆高層大亂鬥相呼應了,中南海有勢力洩漏了病毒,習近平急推生物安全法來切割。

分析:不切割中共就受制於體制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當習近平被王滬寧糊弄、長期搞極左那一套時,隨著歲月的流失,他再想往右拐都已經不可能了。

「用中共這個體制,就必然會受中共體制制約」,他想「先大左才能再大右」,那只是他個人的想法,等他向左的時間太久時,體制就不會允許他再向右了,他打左燈,也就無法向右行了。

如今各種勢力都想出頭,習近平已經罩不住了,各派都在爭權奪利,各種力量都在泛起,諸侯割據的局面已經開始見苗頭,不但兩會上會有「鄧樸方」那樣的公開信,籲罷免習,而且國外180國聯軍會向北京索賠天文數字的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