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全球追究中共隱瞞疫情責任的呼聲此起彼伏。德國媒體也多次發文聲討。近日《世界報》發文,表示國際社會需要「抗體」,抵制中共經濟和政治影響。

德國媒體《世界報》的外交政策首席記者韋京(Clemens Wergin)4月27日撰文,開篇寫道,中國(中共)正在展開謊言宣傳戰,而德國聯邦政府和歐盟對批評北京繼續持保守態度,「我們社會需要有效的抗體,來抵制極權的經濟和政治影響」。

韋京寫道,對待疫情,北京沒有馬上採取抗疫措施,而是掩蓋事情,導致這次發源於武漢的傳染病演變成全球流行的大瘟疫。

北京當局同時還利用黨媒和大使,在社交媒體上散播陰謀論,轉移中國(中共)的罪過,同時表面上扮演救助者試圖博得好感。

他表示,中共還對西方政府施壓,不讓做出批評,以便自己的那套說辭更為廣傳。根據《紐約時報》報道,歐盟一篇本來明確提到中共疏忽和搞大外宣的報告,受到中共官員施壓後,最終語調減弱。

韋京批評西方對中共的退縮姿態,認為現在是時候承認,中國沒有成為大家所希望的國際社會的「好同胞」,北京(中共)政權是「民主和自由社會的敵人」。

反駁中共聲稱的「信息透明」

對待媒體的批評,中共一貫以謊言對待,聲稱自己信息透明。對此,《世界報》旗下周日發行的《星期日世界報》主編近日發表評論文章反駁。

主編博易(Johannes Boie)於4月18日撰文,針對中國駐柏林大使館所強調的,北京在此次病毒疫情中保持「公開」、「透明」、「負責」,提出了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涉及李文亮醫生,他因提醒朋友病毒傳染,在1月初遭到警察訓誡,後染疫死亡。博易問:如果李文亮醫生還活著,如果人們都聽從他的提醒,全世界是不是會處於一個更好的狀態?

第二個問題涉及艾芬醫生。博易問:為甚麼要審查艾芬醫生寫的一篇關於告訴他人病毒消息的文章?她現在人在哪裏,過的怎麼樣?

第三個問題是:最近大幅度修訂數據後,武漢的死亡數字現在準確了嗎?

第四個問題是:包括蝙蝠和穿山甲的野生動物市場重新開放,是真的嗎?如果是,為甚麼?

他總結道,感覺在這次瘟疫之中,真相在首批感染者死去之前就「死去了」。

此外,這位主編還詢問,最近被中共逮捕的香港抗議者怎麼樣了,包括《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中國的新聞自由怎麼樣了。

他還表示,從新華社得到的新聞,看不到對政府的任何批判之詞。他反問,提出批評不是記者的職責嗎?但在北京看起來卻不是這樣,所以(中共)政府剛剛把《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的記者逐出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