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的企業家Annie借《大紀元》的平台,表達被迫害的中國企業家的心聲。她說,「《大紀元》的報道一直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上,沒有說一個中國人不好,只是揭露中共黑暗,而且說的都是我們沒有敢說出來的。」

作為一名中小企業家,Annie在國內做高端的寶石和鑽石類生意,也開過貸款公司和餐館。「我是代表我自己的真實經歷,也是代表國內很多企業家發出心聲。」

中共搞環保運動導致不能開工

Annie說,「我們國內現在好多企業倒閉,一個是查環保,我們的企業不能開工,我們做的東西交付不了上家,其實真的是政治迫害。」「他們一個理由比如說現在國家有霧霾(陰霾),治理空氣,然後就出台一個政策,老闆就得聽。官字兩張口,他們沒有甚麼理由的,老百姓只有服從的份,我們也沒有發言權。」

她舉例說,比如買家買了一個鑽石的裸石,需要做成一個戒指或者吊墜,才可以使用,需要進行加工。一個企業家投資做企業,相關的設施是具備的,但政府不許開工,說環保污染。政府說了算,大批的企業都倒楣了,要麼沒有訂單,要麼有了訂單,沒法開工。

「沒法開工,我們接不到下家的錢,也不能完全支付上家的錢,真的是一個惡性循環。」她說,「這樣的中小企業被迫害的太多了。還有貸款的問題,(中共)嘴上說扶植中心企業,之前沒有疫情也是,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啊,根本就沒有的事。」

中小企業貸不到款

Annie解釋說,你想去貸款,有房有車有甚麼,把這些東西都抵押完了,你再抵押甚麼?比如企業的錢還是不夠呢?還是沒有得到幫助。

Annie的工廠在深圳,因為寶石業務在廣州、深圳會好做一點,是全國寶石的集散中心。但是如果需要一些貸款,還要回老家辦手續,用自己的房子、車子抵押。「我就是為跑一個貸款,我能在區裏、居委會、鎮裏,開一天車就為了簽一個字。發現其實他們很多人都不在工作,一問找那個部門去吧,推三阻四……」

Annie身邊的企業家朋友,在寧夏有一個養牛廠,生產牛奶的,是一個很大的企業,銀行就象徵性地給了三十幾萬貸款。Annie表示,對於一個幾千號員工的企業來說,他們從德國進口的一套設備就要幾千萬,你給三十幾萬能幹甚麼?

「包括現在沒有給我們真正的幫助,他們只是嘴上喊的要扶持中小企業,其實他們扶持的是甚麼?像格力、阿里巴巴那樣的集團。他們對我們只是一種迫害,各種理由的迫害。」她說。

「他們扶持大的企業,然後將來變為已有。扶持那些格力集團、蒙牛、伊犁這些重資產。因為便於收購,對於我們這些中小企業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放在心上,找個理由就搞垮了。」#

原文:

中共治下 中小企業家的血淚控訴(上)

中共治下 中小企業家的血淚控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