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被當局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案件經過5次延期,2次退回公安補充偵查後,在2019年5月被「秘密審訊」。余文生的遭遇,僅是當今中國社會的一例。

余文生律師案 江蘇省徐州市秘密開庭至今已一整年

余文生因為支持香港佔領行動,以及協助「709律師被捕」案,多次遭當局打壓。被註銷律師執照,他曾發表公開信建議修憲,包括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等,而被公安上門帶走,不讓律師及家屬見面。

4月28日,余文生妻子許艷在推特上通告了余律師情況。她表示,秘密開庭後,已經一年過去了,至今沒有判決,也不知道他的任何情況。
「10月懷胎,一個孩子都能出生了。到底是甚麼原因,讓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2個月拿不出一個決定?」
「是沒有得到領導指示?還是沒認罪?還是要關押折磨,摧毀他的意志?摧毀我的意志?」

 

 

權力凌駕於法律司法之上  正義被噤聲

大紀元記者採訪了美國前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政治分析家陳破空。陳先生認爲:「中共歷來都是打壓各行各業的,中國的律師本來就不是真正的律師,如果律師沒有得到官方的許可和同意做了無罪辯護,都會大禍臨頭。

「中共最怕的就是維權律師。維權律師為弱小弱勢說話,按中共法律是不准許的。它要的是黨領導一切,一切領導說了算。任何案件,尤其是政治,維權,信仰,這樣的敏感案子,都由領導說了算,他們根本是予憲法而不顧,立法違法,執法違法。他們非常痛恨律師,這幾年對律師打壓尤其嚴重,例如709律師案。

「律師界一片鴉雀無聲,是中共打壓的結果。打壓律師和各界人士,封鎖言論,信息自由,這完全是證實他們的不自信。因為不自信才強調四個自信(註1),中共感覺政權不穩,民間感覺還要強烈。」

大紀元記者致電大陸律師界,打十餘個律師電話只有三人接聽,一句話沒聽完就掛斷電話。記者又打了一位維權人士郭先生的電話,郭先生接聽電話後一直說,電話被監聼,不敢多説,他説:「實在是無奈,現在社會到處是冤情,維權律師都被抓了,哪還有正義可以伸張」。

自由亞洲「中國熱評」節目評論說:中共獨裁強權統治,把黨的權力明火執仗地,公然地凌駕在法律司法之上。民間社會所有反對聲音直接扼殺。維權律師成為打壓對象,敢說話的全被抓捕,判刑,709律師案件就是例證,整個社會只允許當權者一種聲音存在。

監獄爆發疫情  家屬擔憂

新唐人電視台報道,日前,中共監獄系統爆發大規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傳染,監獄方面以疫情為由,禁止家屬探望和聯繫在押的維權律師。家屬擔心,監獄是中國最不透明的領域之一,目前披露的感染情況,只能是被隱瞞後的一點點。

余文生妻子許艷表示,余文生被抓後,只和家人有過一次5分鐘的視訊通話,當局也不允許他和代表律師會見,實際上是處於失聯的狀態。疫情爆發後,她向看守所多次查詢丈夫的情況,都得不到回覆。

RFA「中國熱評」還評論說:中共這樣的統治方式,對思想、言論進行鉗制。控制信息,還要對社會進行嚴格管控,對民間,公民社會打壓。民間,公民社會的主流、骨幹就是維權律師。當權者對這個群體非常懼怕,非常憤怒。

2019年1月14日,德、法駐華使館聯合在德國大使館舉行了2018年度「德法人權法治獎」頒獎儀式。余文生獲得該獎,妻子許艷代他出席領獎。

在中國,雖然敢言的人被關押,正義被噤聲,但權與法的抗衡,無疑的還會繼續下去。

註1:中共四個自信:「路線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