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高齡87歲的母親蒲文清在病痛的折磨下寫了一篇「最後告白」,表示自己時日無多,不能見黃琦一面是她內心最大的遺憾!曾經受黃琦幫助過的大陸維權人士在網上發起聯署,呼籲中共當局無罪釋放黃琦。

活動發起人為前「六四天網」義工王晶,她以「一個值得關注的勇士」為名,在蒲文清女士的微信群發出呼籲,僅二天就得到113名維權人士的支持。

王晶在維權路上曾受過黃琦的關注和幫助,後來她也成為一名公民記者,開始幫助維權冤民。兩人卻因為民主事業先後入獄,王晶於去年9月出獄,黃琦則被重判12年。

日前,王晶曝監獄醫院存在許多不為人知的,因貪腐而草菅人命的黑幕。患有腎功能衰竭、冠心病、腦積水等多種嚴重疾病的黃琦,在獄中健康因此而備受關注。

蒲文清先前擔心黃琦會病死在監獄,無法再見一面,如今她的肺腫瘤在原來的病灶上又長三厘米多大,現在又新增兩個病灶。她想住院,醫院又不給住院治療,絕望之下寫下了「最後的告白」,希望她走了以後,朋友們多關注黃琦。

王晶在「六四天網」期間見證過黃琦為廣大維權冤民提供幫助,而遭受中共當局多次打壓甚至抓捕入獄,卻依然堅持在民主的道路上奔馳的精神所撼動!她稱黃琦是勇士、英雄,更是時代楷模。她呼籲,曾經受過黃琦幫助的全國訪民共同呼籲當局立刻無罪釋放黃琦。

各地維權人士、訪民聯署呼籲中共當局無罪釋放黃琦,讓他回家與患重病的母親團聚。(受訪者提供)
各地維權人士、訪民聯署呼籲中共當局無罪釋放黃琦,讓他回家與患重病的母親團聚。(受訪者提供)

王晶和重慶維權人士危文元、上海訪民王扣瑪錄製影片聲援呼籲。

 

 

「自由英雄」黃琦

1998年10月,黃琦為找尋失蹤的表姊成立了中國第一個專業尋人機構「天網尋人事務所」,第二年創建了「天網」網站。

1999年,天網開始報道法輪功學員和「六四」死難者家屬的現狀,網站改名「六四天網」。

4月30日,王晶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她表示,「黃琦是一個具有博愛和俠肝義膽的人。他用超人的智慧、膽識和汗水,開始了一個人公開挑戰那個殘暴的冷血政權。」

「因為『六四天網』不斷地向全世界曝光和揭露中共公、檢、法和政府部門不履職盡責的違法侵權事件真相,為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中國人的人權保障呼籲。

「不幸的是,中共最不喜歡善良、正直、好打抱不平的義士,因此沒多久,黃琦就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陷害入獄五年。出獄後,他把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重點放在了維權訪民身上,他們是中國最弱勢的群體。

「黃琦用他弱小的身軀和24小時不離開的鍵盤,關心和保護著被流氓政府欺負的弱勢群體。同時,他也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他一直在安撫走投無路的訪民保持冷靜,幫助他們用信訪和法制的方式爭取權利。

「這些年黃琦一直在頑強不屈的,冒著隨時都可能被入獄的風險抗爭著,為中國人權搖旗吶喊……」

創辦並負責運作「六四天網」的黃琦,2015年1月22日在他成都的公寓裏。(AFP)
創辦並負責運作「六四天網」的黃琦,2015年1月22日在他成都的公寓裏。(AFP)

「結束黑暗 釋放黃琦!」

面對中共的打壓迫害,黃琦曾向四川一名官員說了這樣一句話:「只要中國還有一個訪民,我就不會停下來。」

王晶表示,「正因為他這股單純而執著的信念鼓舞了我,讓我看到了人性的源泉和力量,同時找到了生命的價值。可惜的是,在我入獄兩年後,黃琦又被中共陷害入獄了。這次重判了他十二年,是不打算讓他活著出來了。」

王晶還說,「黃琦的人生經歷也許會成為一部中國版的《漫漫自由路》,而這條自由路是中國人民通往自由、民主的憲政之路!」

參與聯署的重慶訪民袁英表示,「黃琦先生,關愛無權無勢的弱勢群體,做了國家該做而沒做的義務。黃琦先生,與無權無勢的弱勢群體同行,他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他幫助絕望中的人走出絕望。他就做了這些,他奈何入罪?現關押他的不是法律,是黑暗,結束黑暗,釋放黃琦!」

黃琦母親蒲文清的好友廣州梁頌基先生也呼籲中共當局:「釋放黃琦!解除對黃琦媽媽的監視,讓親戚朋友可以探望重病中的黃媽媽!」#

上海訪民王扣瑪,姚敏華,張瑜,馬春英,高復興,廣東中山黎容好,遼寧張福英等人,在2016黃琦剛被抓時為他聲援。(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王扣瑪,姚敏華,張瑜,馬春英,高復興,廣東中山黎容好,遼寧張福英等人,在2016黃琦剛被抓時為他聲援。(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