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漢肺炎)全球爆發,外界質疑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實驗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公開表示,美國仍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存有疑慮。英、德駐美大使強調,全球應合作查病毒源頭。

最新消息指,白宮已下令情報機構普查中共病毒疫情相關信息;由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的組成的情報機關「五眼聯盟」正在著手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與周鵬。

蓬佩奧: 病毒源頭未知  武漢病毒所可疑

4月29日,在中共病毒起源和信息分享上對中共一直強硬批評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外界對中國的病毒實驗室仍然非常擔憂,他本人仍然對中共沒有告訴外界那些病毒試驗室所發生的事情擔心。

蓬佩奧說,儘管美國盡最大努力希望派專家到那裏,但是中共當局繼續抵制並隱瞞有關病毒的信息。他強調,這是錯誤的,繼續對全球構成嚴重的威脅。
 
蓬佩奧說:「我們仍無法進入,全世界都無法進入當地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我們無法確知病毒源自哪裏。現在有多家實驗室還在繼續開展工作,我們認為應該是對中國境內傳染病原體進行研究。但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是在防止這種情況再次發生的安全層面上進行的(研究)。別忘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病毒從中國傳播出來了。」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4月29日在推特發文,內容翻譯美國務院發言人歐塔加斯(Morgan Ortagus)的話表示,「據我們所知,中國還沒有分享任何COVID-19病毒或臨床樣本,美國呼籲中國共產黨對世界透明,讓我們能夠抗擊新冠病毒,並防止未來同樣規模的疾病大流行」。

白宮下令情報機構調查中共病毒起源

4月29日,美國的全國廣播公司NBC援引消息來源報道,白宮已經下令美國各個情報機構普查截聽到的通訊信息、人員消息報道、衛星圖像以及其他數據,研究並確定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最初是否掩蓋所知情的不斷加劇的中共病毒疫情和大流行病。

此外,美國國會民主黨參議員墨菲( Chris Murphy)和馬凱(Edward J. Markey)聯名寫信給蓬佩奧國務卿,要求國務院提供所有有關美國政府對有關武漢病毒研究所安全及管理憂慮作出回應的信息。兩位參議員在信中稱,這些信息對於國會就目前的大瘟疫提出議案,防止未來再發生疫情爆發至關重要。

同時,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要求外交委員會就中共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在新型冠狀病毒問題上的做法展開調查,尤其時中共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在疫情初期的活動。

儘管中共當局一再否認中共病毒源自武漢病毒所,但卻一直不讓各國專家進入調查,反而更令外界認為其有所隱瞞。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15日表示,美國政府正在調查該病毒是否起源於武漢實驗室。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輿論專欄指出,美國國務院早在2018年就曾警告,武漢病毒所存在安全和管理缺陷。

五眼聯盟調查病毒源頭 瞄準武漢研究所周鵬與石正麗

英國《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近日報道,由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的組成的情報機關「五眼聯盟」(Five Eyes)正在著手調查武肺病毒源頭,究竟是來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還是武漢P4實驗室洩漏。據報,曾於澳洲留學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周鵬,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是調查對象。

據報道,周鵬和石正麗過去曾參與澳洲和中共政府聯合資助的研究項目。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與免疫課題組長周鵬於2011至2014年,獲公費派往到澳洲動物健康實驗室學習,隨後在澳洲和新加坡Duke-Nus醫學院展開研究工作。

官方資料顯示,周鵬「長期從事新發病毒流行病學以及蝙蝠抗病毒免疫研究工作,揭示蝙蝠長期攜帶沙士、中東呼吸綜合症及伊波拉病毒,但其自身不發病的免疫機制」,「在蝙蝠與病毒的研究領域處於世界最前沿」。

《每日電訊報》報道指,周鵬在澳洲留學期間,曾安排將野外捕獲的活蝙蝠,從昆士蘭(Queensland)空運到位於維多利亞省的澳洲動物健康實驗室(Australian Animal Health Laboratory),研究其攜帶的致命病毒。周鵬的研究是由澳洲科學工業組織(CSIRO)和中國科學研究院聯合資助,研究蝙蝠的免疫學及干擾素的作用,以及「蝙蝠如何攜帶了豐富的病毒,包括很多對人類和哺乳動物具有高致命性的病毒」,而且「其中很多還會對人類和其它哺乳動物造成高發病率及高致死率」。

這項工作據稱本身就具有高風險,多年來外界一直擔憂病毒從實驗室中意外洩漏將導致全球疫情大流行。

報道指,「五眼聯盟」關注的另一名的中國科學家,就是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石正麗於2006年2月22日至5月21日期間,曾以訪問學者身份在澳洲居住3個月,在澳洲科學工業組織的動物健康實驗室從事研究,利用馬蹄蝠的糞便樣本來鑒定牠們是否是沙士類冠狀病毒的天然宿主。

《每日電訊報》報道,在武漢爆發疫情時,石正麗曾表示她因為擔心病毒是從實驗室洩漏出去而夜不能眠,但後來她口風一轉,強烈否認病毒從實驗室洩漏。

目前,澳洲政客正向中共施壓,要求中共配合國際社會調查武肺病毒爆發的源頭,甚至不惜以澳洲的經濟為賭注。資深外交人士認為,目前兩國的關係已陷入谷底,是建交46年以來,兩國關係最差的冰河期。據澳洲國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聲言:「中國(中共)必須要對病毒起源其國境內負起責任,並與世界其它地區合作以避免再次發生。我們只是要求透明與合作。」

英德駐美大使:全球應合作查病源

《華盛頓郵報》外交事務專欄作家伊格納修斯(David Ignatius)4月29日主持的一場視像會議,邀請英國駐美大使皮爾斯(Dame Karen Pierce)與德國駐美大使哈伯(Emily Haber)對談。兩人不約而同地強調,現階段國際攜手合作對抗疫情是優先要務,但待疫情過後,調查病毒起源,確實有必要。兩人同時要求世界衛生組織(WHO)進行必要的改革。

皮爾斯:「我認為,肯定是需要某種檢討或是調查,包括了病毒是怎麼開始傳播的,中國的海鮮市場的存在,也確實對公眾健康帶來風險。本世紀還沒過完1/4 ,卻已經有至少3種由來自中國的病毒,引發疫情。」

皮爾斯沒有明確指出是哪三種病毒。回顧歷史資料,她指的應是2002年到2003年間的SARS(沙士/非典)病毒、2013年引發禽流感的H7N9病毒及這一次的中共新冠病毒。

哈伯則說:「我們必須要查清楚為甚麼會引起大流行?以及大流行又是如何發生的?期間又犯了甚麼樣的錯誤?而缺乏透明度,又可能對疫情的加速傳播造成甚麼影響?我們必須要有透明度,得到關於這個病毒的知識與資訊,才能應對未來的相似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