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財經日報》(Financieele Dagblad)2020年4月29日)刊文指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肆虐,中共從隱瞞疫情到「口罩外交」,使原本就已經緊張的中西方關係進一步加大分歧,中共最終將成為孤家寡人。

文章指出,由於中共病毒危機,中西方之間關係的緊張程度有增無減。在過去幾周中,中共滿載醫療設備的飛機前去「拯救」正在抗擊疫情的國家。但結果是人們對北京及其「口罩外交」的不信任與日俱增。

文章中分析說,這是因為中共執政者的「無私」未贏得人們的信任。該政權在利用健康危機製造分裂,並擴大其全球影響力。針對北京的「盛情」,歐洲外交協調員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警告說,這不過是一種新的「慷慨政治」罷了。

上周晚些時候發佈的一份歐洲報告指出,北京正在傳播關於中共病毒的陰謀論和錯誤信息。這樣做的部份原因是為了轉移人們對病毒來自中國大陸的注意力。迄今為止,中共病毒已在全球範圍內奪走至少218,490人的生命。

來自北京的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中國經濟學教授何培生(Peter Ho)表示,疫情爆發的時機十分嚴峻。中美之間的信任程度本來就已經降為零,與歐洲的關係也面臨壓力,「然後這場危機又來了」。

「口罩外交」是外殼

荷蘭媒體EenVandaag 3月28日引用荷蘭海牙克林根代爾研究所(Instituut Clingendael)中國專家高英麗(Ingrid D’Hooghe)的話報道:「中國(中共)首先掩蓋了疫情,並因此受到世界其它地方的批評。」「現在中國(中共)已經在國內控制了疫情爆發,該國(政權)希望改變自己的形象:看看我們是何等負責任。」

《財經日報》的文章中指出,北京應該在疫情早期階段做更多的工作來抗疫,但北京沒有這麼做,並因此而受到指責。「(其黨)第一個本能反應是控制局勢」,漢學家亨克·舒爾特·諾德霍爾特(Henk Schulte Nordholt)解釋說,「來自武漢的李文亮醫生早早就敲響了警鐘,但他被噤聲。」這個吹哨人後來自己也死於中共病毒。

當局勢失控時,北京不得不給出一個故事。「它們強調自己從一開始就如何『透明』,以及它們受到疫情嚴重影響——這當然是真的。」諾德霍爾特說,它們試圖通過這種手段來「擦掉臉上的污點」。

後來,中共腔調再次發生變化——宣傳增多。「它們看到了扭轉現狀的機會。」諾德霍爾特說,它們不配合調查瘟疫的起源問題,卻藉此機會宣揚其政治體制。

文章指出,不過,不要誤以為中共真是在「免費贈送」所有這些東西。海牙克林根戴爾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范德普頓(Van der Putten)說:「大部份交付都是商業性的,各國要為此付費,『口罩外交』是外殼。在許多情況下,這些『捐贈』都是由中國的跨國公司和地方政府提供。我懷疑北京政府從中發揮著協調作用。」

中共成孤家寡人

文章分析說,十年前,即使發生如此大規模的大流行病,可能也不會給中西方關係帶來太大壓力。當前的爆發很難與2003~2004年SARS流行進行比較。這不僅僅因為當年的那場瘟疫沒有傳播到西方,還因為當時的中國在全球的經濟和政治地位不是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