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共竭力封鎖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真實情況,但在大疫衝擊下,中共越來越多的黑暗內幕被曝光。大紀元近期獲得系列中共內部文件,掀開了中共監控民眾極為隱蔽的一角。

大紀元獲得的獨家音頻顯示,2020年2月14日,產婦劉女士與北京市朝陽市三間房社區衛生中心負責信訪的劉主任的一段對話。

劉女士因為突然接到社區中心保健科發來的「密切接觸者」通知而感到恐慌,她和先生多番打電話詢問都無果,甚至與保健科人員發生言語衝突,無奈下打電話投訴。該錄音是劉主任打給產婦的反饋電話。

劉主任在通話中披露,中共有保密渠道對民眾進行監控。他說:「還有一種途徑,就是保密,根本就是連區裏頭、市裏頭的政府他們都不知道哪兒來的名單,下來的,就是沒法尋的。」

雙方通話內容:

劉主任:喂,你好,我是三間房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辦公室,我們中心辦公室接到了一個您的反映件,反映投訴件,說我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對您沒有一個管理,還有您自己通過一個國家的一個密接(與中共肺炎感染者的密切接觸)的接觸通道查詢,查詢您自己不是密接,還是怎麼的,是不是這兩個問題?剩下還有還有街鄉(街道鄉鎮)的,我估計街鄉會聯繫你。

產婦劉女士:嗯,對。

劉主任:那我跟您再溝通一下吧,我也是回訪了我們醫院的保健科,因為保健科對您那兒有一個管理。包括從保健科負責人那兒我也看到了您的微信截屏,您是每天上下午都在給她報體溫,並且說您(孩子)出生醫院的保健科每天也是在問您的體溫,包括老跟您問身份證號,您不都是在說嘛,因為您第一個疑問,說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直不管理您,我覺得這個……

產婦劉女士:我沒說不管理我,我說他們不作為。

劉主任:這個收件上面說的是「不管理」,那您承認是管理了,對吧?

產婦劉女士:我澄清一下,我是在給她報體溫,這個我是在報。然後呢,因為是在你們這裏,你們才給我扣了個「密接」的帽子,之前沒人跟我說「密接」。

甚麼疾控中心也給我打過電話,我也問過,他們都說我沒甚麼問題,就是聯繫一下我的情況就行了。到你們這兒呢,先是你們這兒一個工作人員跟我說是,我是密切接觸者,然後又說我是要被隔離到退檔,然後又說他們沒有搞清楚我的情況。因為本身我就是一個產婦,我對你們直接給我扣這帽子,我肯定不解,肯定會恐慌,我不知道甚麼意思。直到昨天我去查那個甚麼國家發的大數據密接人,然後我就查了,我不是密接。

所以我就問她(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工作人員)是怎麼回事,然後你也可以看到我跟她的截圖。她給我說完我是密接D,大數據的渠道,我當然不明白甚麼叫「密接D」,因為你們的通知書上也沒寫密接D,就是密切接觸者。而且我查詢的也是密切接觸者(的大數據),而且(查到的)是(我是)非密接觸者,那我作為一個老百姓,我當然甚麼都不明白啊,我不明白我肯定要去問。她就說我現在開會呢,一會給你回,一直等到10點多也沒給我回。後來可能我愛人他著急,不知道甚麼情況,所以打電話跟她說,我不知道怎麼著,後來她把我愛人電話掛了。後來她又打電話了,到現在也沒告訴我,密接D是甚麼意思,也沒有繼續再聯繫我。

劉主任:行,那我先跟您解決這兩個問題吧,第一個也是因為您坐月子嘛,她可能是,前期也跟我說了,交流可能不是特別充份。前期是您丈夫,可能言語也比較激烈,可能就是電話不是溝通很暢。最後保健科科長也是跟您溝通了,了解您這個情況,也跟您說了,也告知您了,您也不適合去集中隔離,就在家隔離就好了。

還有呢,關於您這個密接的這個事啊,因為我專門是打了北京市疾控中心的電話,我發現那個查詢裏邊有一個諮詢電話,我就打了北京市疾控中心的電話。北京市疾控中心我也是打了三四個口兒,他又給我推來推去,推到一個我看看能不能解決問題的,最後又推到了朝陽區的疾控中心的一個密接組的,就管密接的一個工作人員的電話。

後來我也是說,要是擱我呀,甭說我是不是產婦,擱我,我也會很不理解,怎麼我自己又變成密接了,而且我查詢又查詢不到。我說我得先幫著人家把這個事兒了解了,我說我都打無數個電話,我說你要讓她了解的話,那指不定打多少個電話呢,我說您大概其給我講一講。那個區疾控那邊說的確實是,也算是我比較明白吧聽著。現在是這樣,就是管理轄區裏,管理的這些人裏頭,不光是(包括)疾控中心下發的密接人員,還有一些農工口兒,各種口兒,通過大數據分析下來的(密接人員)。

還有一種途徑,就是保密,根本就是連區裏頭、市裏頭的政府他們都不知道那兒來的名單,下來的,就是沒法尋的,這種名單下來,作為密接的管理。但是您不是密接,先跟您說,您是高風險人群,但是按照密接管理。您明白這個意思吧,就是您不是密接,準確地說,您是按照高風險人群,就是您有可能,您去過復興醫院,對不對,這個很明確,對不對?所以呢,您是按著高風險人群,但是按著密接管理,所以我們工作人員一上來跟您說是「密接」,您會很恐慌,

產婦:對啊,我確實特別不理解,我特別慌,因為我沒有接觸人(感染者),我希望您能理解我,其實我作為產婦我更害怕。

劉主任:對對,懂您這個事,您現在明白了。而且我告訴您,就是從疾控中心下來的密接(名單),那個您是從網上能查到的,你像從各個口兒的,它從裏面是查不到的,包括一些保密口兒的,它根本就不讓您查到。所以我告訴您一個,您心裏先消除這個恐慌,不是說我必須查到了,才能是有我,我查不到,你怎麼亂扣帽子,不是(這樣),我們真的不是。

其實說實話,我們也不想管您,您看,我們給您打電話,您也不方便,我們也是增加一個工作量,其實真的不是說我們非要逼您怎樣,一定是上邊給我們下的名單,我們才能來對您對接有一個管理,也希望您能理解我們。

產婦劉女士:我也希望你理解我,因為我也搞不清楚,你們說的這個名詞,我心裏就特別恐懼。因為我本身就這種情況,所以我一恐懼,我老公肯定就更恐懼。

劉主任:我跟您說吧,我是幹這個事的,我都不懂,我是管理保健科的副院長,我也是現在跟您說,我姓劉。我給你打電話之前,打了七八個電話,並且有的電話,我也給他們錄音了,因為我怕給你轉述不清楚,你知道嗎?我也是問了一個溜夠(北方方言:表示反覆多次),最後才得到的。

產婦劉女士:那我也挺感謝您幫我去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