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計劃於今日舉行的長洲太平清醮會景巡遊,因受「限聚令」影響,未能與警方達成共識,被迫於今早巡遊開始前臨時宣佈取消。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表示,大會希望繼續舉行會景巡遊,多次與警方交涉,直至今天早上才臨時決定取消。原計劃今天上午舉行的會景巡遊,是太平清醮儀式最重要的一個部份,根據傳統儀式,在儀式過程中至少需要八人抬著神輿,大會事前已提醒參加者以四人為一組,每組相隔1.5米。但因受「限聚令」影響,直至今早活動前仍無法與警方達成共識,故無奈臨時取消活動。他指示各街坊會可自行安排送神儀式的時間與形式。


雖然上午的巡遊取消,下午亦有團體自發舉行小型的北帝出巡。(陳仲明/大紀元)
雖然上午的巡遊取消,下午亦有團體自發舉行小型的北帝出巡。(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會各自安排送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會各自安排送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會各自安排送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會各自安排送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翁志明感到「很傷心、很難過、很遺憾」,表示自己做了二十多年主席都沒有 遇過這類情況。他指出在2003年沙士期間,長洲一樣舉行了太平清醮,當時長洲是零個案,今年不能順利進行儀式,他感到擔憂:「一定不安心,我怕我們長洲有甚麼事發生,最後都搞不成這個活動,我擔心我們長洲居民的安危,擔心他們的健康。」

「限聚令」下的太平清醮醮場,被圍欄圍起。(陳仲明/大紀元)
「限聚令」下的太平清醮醮場,被圍欄圍起。(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總理鄺世來指出,取消傳統巡遊儀式對長洲人來說很失望,因為這個儀式是長洲百多年的傳統文化,長洲太平清醮是為了祈福,因為瘟疫才產生了太平清醮。今年擔任副總理的他參與祈福儀式的過程中都會為市民祈福,祈求身體健康,四季平安。

前來拜神祈福的善信。(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拜神祈福的善信。(陳仲明/大紀元)

雖然長洲太平清醮多項儀式取消,但仍有不少市民今日專程到長洲購買平安包。兩間售賣平安包的老字號餅店過往在今日前來買包的客人眾多,排隊時甚至「打蛇餅」,要由工作人員管理秩序,但今日所見,排隊人龍比往年縮短,兩間店舖負責人均表示今年生意額下跌三至四成。


康蘭餅店負責人郭先生。(陳仲明/大紀元)
康蘭餅店負責人郭先生。(陳仲明/大紀元)

康蘭餅店負責人郭先生表示,今年平安包生意下跌了四成,在2003發生沙士當年都沒有那麼差,相信是由於沙士當年巡遊沒有取消,故沒有影響銷路。過往太平清醮的主辦單位都會提前預訂平安包掛在包山上,今年因疫情而減少了20檔生意。三座大包山亦由過往的50呎高,大幅減至15呎,因而減少了8000個平安包的訂單。郭先生稱,在疫情影響下,餅店的員工沒有因此減薪,他希望疫情過後,多些人到訪長洲,生意回升。


郭錦記餅店負責人郭宇鈿表示今年的平安包銷量比以往減少三至四成。(陳仲明/大紀元)
郭錦記餅店負責人郭宇鈿表示今年的平安包銷量比以往減少三至四成。(陳仲明/大紀元)

另一間老牌餅店郭錦記負責人郭宇鈿表示,今年的平安包銷量比以往減少三至四成,已經比預期要好。他認為平安包寓意祈求平安,希望疫情快些過去,生活恢復正常。對於今年太平清醮很多活動簡化,他感到的確有些可惜,但表示也能夠理解。


市民排隊太平清醮平安包的人龍比往年縮短。(陳仲明/大紀元)
市民排隊太平清醮平安包的人龍比往年縮短。(陳仲明/大紀元)

針對今年取消派平安包的安排,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提到大會特別預訂了平安包,以一袋四個的形式沿途派給街坊和商舖,並有一些團體預備了「包卡」(平安包派發券),派給參與事務的工作人員及團體,寓意保平安。


平安包是太平清醮期間人們的必備「手信」。(陳仲明/大紀元)
平安包是太平清醮期間人們的必備「手信」。(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興隆街街坊會的平安包換領券。(曾蓮/大紀元)
長洲興隆街街坊會的平安包換領券。(曾蓮/大紀元)

過往的長洲在佛誕當日熱鬧非凡,上萬名遊客前來觀賞飄色巡遊及搶包山比賽,今日所見長洲人流較為稀疏。

在長洲長大的劉女士,外嫁市區後,仍持續每年在佛誕期間回來購買平安包,贈送給家人,今年也不例外。她寄望身體健康,疫症快些過去。對於今年不少活動取消,她感到有些可惜。

居住市區的吳氏一家今天前來長洲,吳太表示已經連續三年來到長洲,購買應節的平安包送給親朋好友,去年買了40個。過去他們都會提早幾日到長洲,了解到長洲今年取消搶包山和飄色會景巡遊,人流應該會比以往少,所以今年才選擇在佛誕當日到訪,孩子已經連續多日在家,趁假日可以到離島放鬆一下。九歲的兒子吳翊熙也知道太平清醮的習俗因驅除瘟疫而興起,自己兩年前曾經拍攝一個短片介紹長洲太平清醮。@


「限聚令」下的太平清醮醮場。(陳仲明/大紀元)
「限聚令」下的太平清醮醮場。(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未能舉行「搶米」活動,改為「派米」。(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未能舉行「搶米」活動,改為「派米」。(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