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油價大跌衍生新金融風險,油公司破產衝擊大,俄羅斯最受衝擊;原油寶類似紙黃金,中銀走灰色地帶與顧客對賭,如在香港屬犯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油價大跌衍生新金融風險,油公司破產衝擊大,俄羅斯最受衝擊;原油寶類似紙黃金,中銀走灰色地帶與顧客對賭,如在香港屬犯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國際油價近三個月持續下跌,美國5月原油期貨甚至跌至負37美元,大陸因而爆發「原油寶」風暴。香港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接受《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今次油價暴跌趨勢呈L型,油價低位情況絕非疫情退去後,經濟復甦即可恢復,而受打擊最大的國家是俄羅斯。此外,他形容中國銀行推出的理財商品「原油寶」,猶如「紙黃金」,「購買產品的客人,根本是與銀行進行對賭。」

三個月來,紐約期油價格暴跌80%,布蘭特期油暴跌70%。盧楚仁說,油價跌勢至今未有停歇跡象,以往暴跌後會出現V型反彈,但今次油價暴跌趨勢呈L型,「它跌下來會在低位徘徊,這個徘徊可能要一年半載。」

他說,此次油價暴跌的主因是原油產量過剩,原油庫存爆滿了。他預料油價的劣勢並非疫情退去,經濟解封、股市回升後就能恢復的。「因為根本沒有地方儲存石油,可以誇張的說滿到溢出來了,滿到沒有人要。」

「有多少家油公司可以撐得住?多少產油國撐得住?」盧楚仁說認為,「以石油工業而言,美國石油工業受打擊最大,因為美國頁岩油生產成本最大;如果以國家來計算,受打擊最大的不是美國,而是俄羅斯。」

曾研究俄羅斯盧布的盧楚仁說,俄羅斯經濟80%依靠能源出口,「我相信對俄羅斯整個國家稍後所出現的負面影響,不容忽視,因為俄羅斯過去曾有債務違約紀錄。」

盧楚仁說,目前國際面臨的油價波動危機,「絕對不是我們以前所面對的石油危機、中東戰爭油價大幅波動的那種危機。這一刻的危機是原油價格在浮動,那個波動的危機是史無前例的。」

而史無前例的,4月21日紐約西德州中級原油暴跌至每桶「負37.63美元」,中國銀行的理財商品「原油寶」逾六萬名投資者因而慘賠一百億元人民幣。盧楚仁說,「原油寶基本上類似銀行發行的『紙黃金』,投資者沒有拿到實物黃金,也不會交收,純粹是想賭差價的上落。」

「買了這些產品的客人,根本和銀行進行對賭。我們做期貨,不可以做對賭。對賭是犯法,是要坐牢的,是一件很嚴重的罪行。」他說,中國銀行遊走灰色地帶,縱使不違法令,「就算在法律層面上,它講得通,但在道德層面上,和客人對賭這一件事,就講不通了。」

他建議投資者,目前只要牽涉石油的投資商品都屬高風險,都需做好風險管理,另外他也奉勸人們「不熟悉這一類產品,就不要買,我覺得少買為妙。」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好油被迫斬倉 斬倉沽盤推動油價大跌

記  者:最近原油期貨大跌,甚至跌至負值,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盧楚仁:上星期出現這樣的情況之後,昨晚(4月27日)又出現暴跌,最多跌了三成,今早跌勢還在持續,之前大跌後的反彈情況,已告一段落了。

至於大跌的原因,我簡單的說,最主要第一就是很多的好油,被迫斬倉,大量的斬倉沽盤推動下,導致油價大跌,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期貨可以這一個月不認輸,我不想斬倉,但是又到期了,它可以帶倉或者轉倉,到了下個月,或者遠一點的月份,我們叫轉倉。但是這個轉倉的行為,要沽出手上的合約,導致下跌。

但最重要可以導致跌到負值的原因是甚麼呢?就是原油庫存爆滿了。之前我也看輕了這個問題,原來這問題甚為嚴重,嚴重到甚麼程度呢?因為原油期貨,這一種合約,我們可以用來投機,也可以套戥,甚至可以交收的。

即是說,我買了那個合約回來,其實我不是在投機的,我是真的要貨,所以,導致原油庫存爆滿了,我想要貨,但沒有地方存放,所以變成我都不敢要貨了,那些想要貨的人都要斬倉,而要貨的那班人手上的合約,份量其實都很多的、很誇張的,由於這幾個原因驅使下,導致油價大跌。

為甚麼跌到負值呢?就是那些賣家,怎樣才能吸引對方買他的油呢?就是我現在倒貼錢給你,-30元,-40元,你買不買?你肯買了,為甚麼倒貼錢才肯買呢?因為他們算過帳了,就是我要給一個很高的存倉費,因為現時的倉庫,就算讓你找到了也很貴,異常昂貴,被炒到天價,變成真是要倒貼錢讓人家拿走。就是這幾個原因創下了這個地球歷史以來,第一次出現油價是負值。

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不出現的,都已出現了,市場上都很擔心,是不是等於術語所謂的「風土病」呢?是否未來的一些期貨商品,是不是可能會出現負值?

很多人問我,金、銅、其它東西會不會都出現負值?以我的理解,應該就不會的,因為金、銅你不要了就不要,但你放在地上是會有人去搶,去撿的。但是我不敢斬釘截鐵告訴人們,一定不會的。我們現在做分析的話,都要很小心去判斷,究竟現在哪些東西100%不會出現負值呢,才敢跟人家講。

現在這個情況,星期四(4月30日)其中一個期油的品牌布蘭特期油,又到最後一個交易日,等於上星期的那個5月期油,最後交易前那些人急於要平倉。星期四布蘭特期油,會不會再次出現類似的情況呢?它的跌勢開始了,關鍵就是它跌到甚麼位置?會不會出現負值呢?大家要密切留意。

至於重災區的紐約期油,到5月19日又到下一個最後交易日,所以變成了在這些月份之前,大家都很害怕,真是很害怕。這次油價的暴跌,無論它暴跌之後有反彈,無論它反彈了多少也好,現在十多塊錢的油價,當它反彈一半,到二十多塊也好,對很多油公司來說,尤其是美國頁岩油,根本是致命的打擊。

所以換句話講,油價無論未來升多少百分比,升一倍也好,我相信未來這低油價的情況,陸陸續續就會令金融市場衍生下一波災難。譬如昨天(27日),我都收到消息,有一間美國頁岩油公司申請破產保護,所以我相信這些相關的情況,會陸陸續續出現。

原油寶類似紙黃金 無實物交收 僅為博弈差價

記  者:大陸的中國銀行原油寶,已出現了問題。原油寶反映了甚麼問題?

盧楚仁:原油寶的產品確實是有問題存在的。這次原油寶的爆煲,基本上是被油價暴跌拖累,現在看到的情況是,原油寶基本上類似銀行發行的紙黃金,你(投資者)沒有拿到實物黃金,也不會交收,所以也不用找些地方儲存,純粹是想賭差價的上落。原油寶就是類似這些東西。

但也有人說,它是不是雷曼?那些迷債產品。它有兩個層面,現在它所牽涉,受影響金額可能比雷曼更多,但你可能會說,上次迷債的情況差很多,為甚麼呢?

因為那些根本就不是債券,它基本上被包裝過,它會告訴你那是迷你債券,但它其實是一些美國的高風險按揭產品,所以很多人都上當了,那些職員賣給你的時候誤導了你,他們會告訴你,「這些產品很安全的,就等於定期存款」。所以當時追討的人,理由是控告他們誤導銷售。

而這次他就名正言順,不是告訴你它是甚麼按揭產品,他名正言順告訴你,它是追蹤一些境外原油價格,和一些境外的期油掛鉤,但最可惡的,其實這件事沒有發生之前,我也不太認識這個產品,因為我不會買賣這些產品,所以我不會去了解它,但經過它爆煲之後,我了解到這個產品,它的性質是等於一個紙原油,類似紙黃金,沒有槓桿的100%實貨,但是它是追蹤境外,不是境內,是追蹤境外的原油,但它是不是一個期貨產品,它又不是的。

所以,問題關鍵是甚麼呢?據一些媒體的報道,記者的報道,他們全部都說,買了這些產品的客人,根本就是在和銀行進行對賭。因為我們做期貨,是不可以做對賭的,對賭是犯法,是要坐牢的,是一件很嚴重的罪行。但原油寶,根據官媒都是這樣講的,他們走一些灰色的地帶,所以基本上,他們沒有將客戶的買盤,賣盤「落市」(在市場上交易)。

即是說,你買股票後,應該是透過經紀行的,經紀行會幫你的盤放在港交所買賣的,原來不是的,原來你買賣匯豐也好,買賣甚麼股票也好,原來經紀行都沒有幫你交易的,純粹告訴你,你買了甚麼價,你就以為自己真是買了,其實你沒有買到的。

中銀利用差價合約概念 與顧客對賭

記  者:即是一個集資的過程?

盧楚仁:是的,你的輸贏,就不是市場,輸贏的對手就是那間證券行。現在那班客人的輸贏對手就是中銀。現時出現了這個問題,某程度上,你用一個角度看,中銀贏了很多錢,中銀真是把這些產品作對賭的話,當然我相信也有部份客戶很聰明的,因為做期油買賣,可以先買,也可以先賣,即是沽空,沽空的那班人就贏大錢了,中銀就要賠給那班人,但現在,輸了或者倒輸的那班人,基本上,中銀現在面對甚麼情況,就是這一班人的訴訟。

這班人的訴訟有幾方面,一方面就是,為甚麼低於八成的保證金,即是我的帳戶已經低於八成,只剩二成資金,你為甚麼不幫我斬倉呢?你不幫我斬倉之後的損失,我要追討,因為現在倒輸了,油價是負值,所以變成他的本金,也不足以彌補,還有最慘的一件事就是,他用差不多接近最低價來跟你結算。

當中它牽涉甚麼技術問題呢?我真是不敢評論,因為我不在裏面操作。究竟它是刻意的用最低價,還是,我都不是的,因為我扔那些盤出去,化盤去套戥,還是怎麼樣,最終以這個價來結算。但無論怎麼樣都好,那班苦主,現在不管了,一些較理性的人說,總之我倒輸的那些,我不賠了。

但有一部份人,就要求全部賠完,如果真是的話,我想對中銀來說損失也很大,現在初步估計,真正實際數字還沒有出來的,但大陸的一些媒體報道,估計有90億人民幣,甚至我今天(28日)看到超過了一百億人民幣,他們說計算到有關牽涉的人數大約有70萬,牽涉的人數十分龐大。

而我自己覺得,是不是一百億人民幣那麼少呢?其實一百億人民幣不是一個大數字來的,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我估計應該不止一百億人民幣。所以,我想往後會有大量的訴訟、大量的官司,我猜這會令中銀衍生一定的問題,所以最近它的股價都有一些困擾。

記  者:中銀推出這個產品,存在金融監管的漏洞?在香港是犯法的,是對賭的話,為甚麼大陸推出這些產品,掛在中銀那裏,讓整個銀行做背書。

盧楚仁:其實這些產品,有部份的產品,以香港來說,我們買賣原油產品一定要在市場上交易,透過一個期貨經紀商,但也有一部份,我們可以叫做境外的CFD產品,就是有些國家容許讓你做一些境外的CFD產品作對賭。

所以香港很多的投資者,他未必真是想買,即是在期貨交易所裏去買賣期指合約,買賣原油合約,所以他們願意透過一些海外公司,在一些海外國家的公司,那些國家容許那些金融機構,去跟客人買賣這些CFD產品,至於中國是不是容許呢?這個我就真是不知道了。

所以,現時的情況,中銀類似拿到了這個概念,去經營原油寶,至於它有沒有牴觸到一些法例?我覺得它是大銀行,某程度上它可能徵詢很多的法律意見,產品能推得出來的話,它應該知道,未必牴觸法例,但是在道理上,你推出這樣的產品給顧客的話,基本上,我覺得其做法是很難看的,因為這麼大的銀行,你推出一個產品跟客人對賭,其實講了出來也都不好聽,是不是?

客人原來贏的錢,是你的錢,輸的原來是輸給你的。而且很多時候,客人也未必知道背後的情況。我覺得就算在法律層面上,它講得通也好,但在道德層面上和客人對賭,這一件事就好像講不通了。

除非你說,我是做外匯這一行,大家都知道了,基本上,就有個莊家的制度,等於現在你去銀行換人民幣、換英鎊,你根本是跟他對賭的,難道你跟銀行買一萬英鎊,接著你就去第二間問價,說我要散盤,不是這樣的,所以,外匯就不同,外匯就是一個對賭的東西,是莊家制的,但是,以期油期貨來說,其實大家都知道,為甚麼香港證監會不給做這些境外CFD的產品,因為它知道這些產品是在跟客人對賭的,所以它不允許香港金融機構發行這些產品。

但是中銀在大陸做這些它當天可能有個理由,覺得它沒有槓桿成份,我看過報道說低過80%,例如我有一百萬元,跌到二十萬元以下它要自動斬倉的。但現在基本上沒有斬倉,也可能是想斬倉也斬不了,有可能斬倉的時候已經可能是負數,因為油價那一刻是這樣插水式的下跌,中間很多價錢是跳空了的,那些價錢是沒有成交的。

面對當前高風險時期 任何投資都要有風險管理

記  者:現在疫情下很多金融市場都相當波動,對一些衍生產品或者投資方面有甚麼建議給投資者呢?

盧楚仁:現在這個情況,無論甚麼投資產品也好,特別是牽涉到油的產品,無論買油股還是ETF還是期油,一定要做好風險管理,現在是屬於最高風險的時候,絕對不是我們以前所面對的石油危機、中東戰爭油價大幅波動的那種危機,這一刻的危機是原油價格在浮動,那個波動的危機是史無前例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有關的風險管理。

第二個是甚麼呢?例如你不熟悉這一類產品,就不要買,不要聽銷售的人講兩句話後,你就覺得值得買啊,就去買了,我覺得少買為妙。還有我提醒大家一事:這次油價暴跌,已經令新加坡有些油公司申請破產,連匯豐銀行、渣打銀行都可能有大量的壞帳,中銀這次原油寶都有可能有大量的壞帳。

油價暴跌俄羅斯最受衝擊 而俄羅斯有債務違約習慣

盧楚仁:所以這次油價暴跌與那個趨勢我看到好像還未完,它陸陸續續對金融市場對國際的影響已經開始浮現,打擊最大的是甚麼呢?以石油工業來計算,打擊最大的就是美國,但不是對美國國家經濟傷害最大,而是對美國石油工業打擊最大,因為大家都知道美國頁岩油生產成本最大的。如果以國家來計算,受打擊最大的不是美國,受打擊最大的是俄羅斯。

很多年前我研究過俄羅斯盧布,當時的一些資料顯示,俄羅斯的經濟有80%是依靠能源出口,所以油價暴跌,基本上不是沙特阿拉伯受打擊最大,不是那些石油出口國受打擊,受打擊最大的是俄羅斯。所以今次油價的暴跌,我相信對俄羅斯整個國家稍後所出現的負面影響,大家不容忽視,因為俄羅斯過去都試過債務違約的。

經濟解封股市回升 不能挽救油價劣勢

盧楚仁:所以油價今次暴跌,以往油價暴跌還有一個V型反彈,很快會升上去的,但今次油價暴跌我看那趨勢跌下來不是V型反彈,是L型,它跌下來會在低位徘徊,這個徘徊可能都要一年半載,有多少家油公司可以撐得住呢?有多少個產油國撐得住呢?

所以,俄羅斯的盧布在年初到現在已經不斷在下跌,不要說是從歷史高位跌下來,就是年初到現在紐約期油都已經跌了80%,布蘭特期油跌了70%,短短三個多月都已經跌了這麼多,但是最關鍵是甚麼呢?它的跌勢到現在還沒有停止。

我們看到很多新聞說,經濟開始解封了等等,27日晚上股市還上漲,油價暴跌,為甚麼這麼極端呢?就是換句話說,這些利好消息,經濟的解封,股市回升都不能夠挽救油價的劣勢,為甚麼呢?現在油價的劣勢不是說經濟解封就可以解決,原因是甚麼呢?

因為它根本沒有地方儲存,可以誇張的說滿到溢出來了,滿到溢出滿到沒有人要,倒虧才有人要,所以現在這個油價低位的情況,絕對不是疫情退去,經濟復甦等等就恢復過來。

所以,我相信油價大跌對國家的經濟影響是很大的,我看到南美洲產油國的貨幣也在大跌,當然你會說中國今次是油價大跌的贏家,可以這麼說,但是不是大贏家呢?也不是,為甚麼呢?

因為中國確實需要大量原油進口用作工業用途,所以這次它真是拚命進貨,有甚麼地方可以儲存就儘量儲存,為甚麼呢?它們發現現在這麼便宜的油價,比它自己國家生產更便宜,所以我為甚麼要自己生產呢?我買就行了,但是你說好多人都覺得因此中國的經濟就開始有轉機、好了,這又言之尚早。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中國經濟開始好轉?是有好轉的方面,但是忽略了一些隱憂,而這些隱憂其實是有致命性的,其中的隱憂是甚麼呢?

其中有兩個原因:第一,資金外流已經變成常態了,所以資金外流人民幣持續弱,而美金強勢,這個話題根本是沒完沒了的,不需要再去質疑或者討論,不會才是奇怪,因為如果我是一個正常人,人民幣有貶值危機,不要說危機,有這個趨勢我都會轉拿美金,我怎麼會拿人民幣這麼愚蠢呢?

最大的問題是那兩個呢?就是以美國與日本為首已經勸喻他們國家的企業全面在中國撤走,這會引出一個嚴重的危機,為甚麼?

大家都知道美日這兩個國家不是等閒之輩,我指的不是軍事方面,而是對中國投資方面,他們絕對不是等閒之輩,他們對中國大陸的工廠、企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如果美日政府都呼籲,甚至出錢資助其工廠企業撤回自己國家的話,我相信會誘使一定數量的企業家真的撤出中國。

除了政府鼓勵外,作為企業家為甚麼也認為必須要撤走呢?第一,中美貿易戰已令他們損失慘重,如果在中國設廠,產品上印有「中國製造」這個幾個字,將會惹來麻煩,例如超高的關稅,再加上中美關係持續在惡化,並沒有改善,而是在不斷惡化,所以作為企業家、廠家,如果換作是我,我也會選擇撤走。

第二個關鍵誘使他們撤出中國的原因,除了這些,令他們在走與不走之間作決定,既然已留在中國設廠那麼多年了,但今次疫情就驅使他們真的要撤走,為甚麼?因為他們理解到突然出現一個疫情之後,原來可以出現災難式的影響,封省、封城、封市、封廠,所有的生產鏈停頓,他們真正擔心的是類似的疫情,隔幾年後又再次爆發。

在西方人眼中,即是類似2003年SARS,或所謂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未來不知道多少年後又再爆發。一旦爆發,又要封廠。

關鍵是所有生產程序,一旦牽涉中國製造的話,他們就會很擔心將來又有類似封關、封城的情況出現,接著零部件沒貨,整個生產鏈斷裂,整個企業停頓。所以我覺得這些誘因會驅使美日,或者更多國家把工廠撤走。

第二個誘因是,密蘇里州州政府開始在控告中國政府,我很持平的看待這件事,我只知道事態發展下去,對中國很不利。它賠與不賠都遭殃,它要是開了賠償的先例,我想它就算有多少萬億,多少身家,不是70國,而是每個國家都伸手來拿錢的了。

如果不賠償又會怎樣,首先法律程序是別國控告你(中國),你要應訊,我相信中國不會派人來應訊,那就即是認輸,(國際法庭)判你敗訴,法庭判中國敗訴,據我有限的法律常識,就是說中國要賠錢,中國不肯的話,就凍結你的美國資產,就是這麼簡單,不讓你使用美金。

所以我覺得現在不是美國一個州政府控告大陸,我想美國多個州,甚至美國政府都會控告中國,其它國家也有興趣加入這個行列,意大利民間已經在索償八千多億,這些天文數字的索償會衍生甚麼問題呢?

大家真要拭目以待,我只能肯定一件事,所衍生的問題一定不是正面的,肯定是負面的,問題是到底有多負面,這樣的情況絕對會窒礙了中國所謂經濟復甦的步伐,所以大家一定要留意這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