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突發生二辦奪權、逮捕資深民主人士事件及葵涌警長被新界北總區抓捕等事件同時,中南海也發生系列權鬥,港警在北京公安部、政法委的後台被削權。

4月18日鄧炳強下令抓捕14位民主人士,第二天北京就宣佈已被秘密雙規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查,再接下來一天4月20日,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職務,外界估計他的司法部長職務,很可能在5月底召開的中共人大政協兩會上被撤換。

接下來4月21日,香港出現了警察抓警察的怪事,警隊內部打起來了,這很罕見。

近日,在習近平整肅公安系統傅政華、孫力軍二位大佬後,習近平公佈準備5月底兩會修訂《人民武裝警察法》。

4月26日至29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舉行。中共武警部隊司令王寧作了《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說明,隨後會議對該修訂草案進行了審議。由於疫情關係,會議以現場加影片方式進行。

王寧表示,現行武警法自2009年8月27日頒佈以來,已不能適應形勢發展,需要重新修訂完善。中共自2017年12月便決定調整武警的領導指揮體制,劃歸中共中央、中共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歸中共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入國務院序列。

當前武警已完成內部改革

據王寧介紹,本次修法涉及5方面,主要增加「組織和指揮」一章,並將「任務和職責」一章分為「任務」和「職權」兩章。武警任務主要是負責執勤、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海上維權執法、搶險救援和防衛作戰等。

2020年4月26日,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中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作《武警法》修訂草案說明。圖為武警司令王寧。(Getty Images)
2020年4月26日,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中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作《武警法》修訂草案說明。圖為武警司令王寧。(Getty Images)

武警系統被認為是習最不放心部隊

在習近平上台掌權之前,中共武警一直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掌控,各級地方政府和公安局也隨時可以「維穩」的名義調動武警部隊,武警成了地方政府和公安的打手,並淪為江澤民派系掌控的「私家軍」。

2012年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發生後,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隨後倒台,而與薄熙來沆瀣一氣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隨即也面臨被整治的政治危機,2012年3月19日深夜,北京還一度傳出槍聲。

其後海外盛傳3.19事件是周永康試圖動用其掌控的武警部隊發動「政變」。雖這次政變圖謀最終宣告失敗,但武警系統也被認為是習最不放心部隊。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鋃鐺入獄,習近平也下令修改「武警法」。

2016年的中共兩會上,時任武警政委孫思敬曾提出了修改武警法的議案,中共軍報當時還特意對此進行報道。但此後有關提案就沒下文,直至4年後的今天才在中共人大常委會議上獲得審議。

導致「武警法」遲遲未進入審議原因,最大可能就是政軍兩界的舊利益集團抱團對抗習近平當局,在暗流洶湧之下,習要提防政變,而有些「投鼠忌器」,導致武警法修訂一拖再拖。

習拿下孫力軍 貶黜傅政華後  四年後再修法

最近幾年間,中共武警系統大批高官相繼在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推動的反腐運動中落馬,包括中共前武警司令王建平、原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武警副司令戴肅軍、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員劉佔琪、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員瞿木田、副司令潘昌傑、原總工程師繆貴榮等,上一屆武警的高層幾乎已被「一鍋端」。

不過即使這樣,十九大後習近平還是無法馬上修改武警法,武警大權依舊旁落於政法委、公安部和各級地方政府,而掌控這些的主要是江澤民派系人馬,這成習近平心病。

直到2020年4月19日中紀委公佈對孫力軍調查;4月20日,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21日缺席政法委高層會議之後,人們才看到,4月26日武警司令王寧又把修改武警法提交人大審議。

有關孫力軍落馬對大陸和香港的重大影響,請看《大紀元》前幾日的詳細報道。

葵涌警長放炸彈被新界北總區警署調查

4月21日,警方在秀茂坪區拘捕一名38歲男子,說他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哪知此人是葵青警區的一名警長。

該警長「妨礙司法公正」,是因為4月13日他在葵涌警署附近截查一名21歲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男學生,並聲稱在學生身上搜獲兩支疑似汽油彈之物。男生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他早前保釋被拒。21日該警長被抓, 23日男學生突然被同意2萬元現金保釋。

這一連串的變化,從時間上來看可能有因果關係:鄧炳強的後台孫力軍4月19日落馬,傅政華20日被貶職,於是21日香港警隊中有人就把涉嫌誣陷嫁禍的葵涌警長抓捕了,23日就保釋了被陷害的男學生。

劉細良分析警隊重演新疆模式 要抓後台

香港資深時評人士劉細良在大紀元《珍言真語》採訪中談到此宗案件時說:「葵涌警署一名警長收買人放汽油彈,然後自己再去破案,被另一個警區揭發。我不相信一個警長為升職,就會不顧嚴重後果插贓嫁禍,後面一定有政治力量去指揮,去做這些東西。」

本報在過去半年中,多次報道警隊嫁禍抗爭者被曝光的事,很多所謂勇武派扔汽油彈,其實都是警察便衣唆使、培訓後做的,有的直接就是便衣警察做的,罪名卻歸到抗爭者身上。

劉細良分析說,這次警長被捕案奇特之處是,這件事不由管理葵涌警署的新界南總區調查,而是由新界北總區去調查,「而警務處處長到現在都很低調。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

「我們是不是正在重複新疆(模式)?過去10年來,慢慢被插贓嫁禍,變成恐怖主義大本營呢?我有很大憂慮,我希望這次徹查清楚,究竟葵涌警署警員背後有甚麼樣的同謀?有多少個同謀?它是不是根本就有一個龐大政治力量在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