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人因受牽連,被發配充軍,戌守邊關。從江南千里迢迢走到了關口外。一眼望去,找不到驛站。差役打算在別人家的大門外,借宿一晚。原本是戴罪之旅,卻因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清朝時,安徽六安城徐鏡溪太守說過一件事,以前壽州有一位趙翁,素日裏樂於行善。一天,他在路邊看見一位客人倒臥在地上,一直呻吟不止。趙翁就問他發生了甚麼事,那人卻完全說不出話。趙翁到旁邊的客店去詢問,得知此人住在客店已經一個多月,房費飯錢也繳不出來。如今又病倒了,看樣子危在旦夕。

店主害怕日後承擔責任,就叫店裏的夥計把那人扛了出去。趙翁對店主說:「這位客人隻身一人,孤苦無依,實在可憐。勞煩店家夥計將他扛進店裏。凡是他所有的調養、住宿、飲食等費用,我權且為他代理。」趙翁言而有信,為這位客人支付了一切費用,使他能夠調養身體。

就這樣過了十多天,這位客人的病情已經大幅好轉,能自己扶著牆壁走動了。這時,店家告訴客人他能活命的原由。客人感激不盡,就懇求夥計扶著他去拜見趙翁,要當面向他道謝。趙翁見那位客人的身體已經好多了,真心地為他高興。你一言,我一語,二人攀談起來。趙翁問客人:「你是何方人氏,因何事來到這裏呢?」

客人介紹說,他家在關口外,來到這裏是為了禮拜包公。途經蕪湖,因客船翻覆落水,他被好心人救了起來。然而,他的家人和行李都被河水沖散了,只好獨自一人來到這裏。但不幸又染上重病,若不是趙翁出資相救,他早就沒命了。趙翁留他在家裏住,令家人悉心地照顧他。這位客人正值壯年,身體很快就痊癒了。

當客人臨行之際,趙翁贈送他幾十兩銀子,並派人尋找到包公畫像送給他。原來關口外的百姓素來尊奉包公,猶如內地供奉關公一般。

時光轉眼飛逝,一晃十多年過去了。趙翁所住的鄉里發生了災荒,趙翁到官署上報災情,引來很多人大鬧官衙。因為此事,趙翁受到牽連,被發配充軍,戌守邊關。

趙翁被押解出關後,看到附近並沒有驛站可以住宿,只看見一座高宅大院。押解的差役就想著在門外借宿一晚。這時從大院裏面走出來一個門人,呵斥他們,要他們離開。趙翁說:「我是江南壽州人,來到此地找不到可以歇息的地方。懇求行個方便。」

門人轉身去稟報主人。主人一聽是壽州人,急派門人詢問對方姓名。趙翁如實相告。不一會兒,這家僕人打開了中門,趙翁看見一個年輕的公子,頭戴藍頂戴,恭敬地出來迎接他,請他進去。他後面有位老者頭戴著寶石頂,站在門內等候著,並向趙翁行禮,請他到廳堂上座。

待趙翁坐穩後,公子向他叩首伏拜,老者則行以賓主之禮,向趙翁道謝。趙翁被眼前的景象搞得倉皇失措,不知所以。他凝神端視公子,原來正是十多年前,他救起的那個倒地的客人。

公子熱情款待趙翁,讓他留在府上居住。稍後,公子寫信給邊關將軍斡旋此事,安排好了一切。

三年後,趙翁得以赦免而歸。臨行前,公子贈送他五千金作為旅資。這時的趙翁家道已經中落,在公子的幫助下,趙家很快得以振興,他的子孫後代也很昌盛,有的還享有功名。

一個人的善良,可以挽救他人的生命;也正因為善良,提攜了自己的運程,改變了自身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