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游泳選手孫楊日前再度成為澳洲人的關注焦點。據澳洲媒體《周末》雜誌披露,澳洲游泳名將馬克‧霍頓(Mack Horton)一家自2016年以來,一直飽受著網絡暴力,各種騷擾,甚至死亡威脅,而這些威脅並不是偶然的,而是有計劃地來自孫楊的追隨者。

霍頓一家遭有組織騷擾

馬克‧霍頓的父親安德魯‧霍頓(Andrew Horton)告訴《周末》雜誌,近四年來,自己的家庭一直處於被包圍之中。孫楊的追隨者——大多數應該是持有學生簽證的學生,他們經常深夜在他家籬笆後面的小巷裏,敲打鍋碗瓢盆,還在車道上辱罵其家人。

他家的植物被毒害;籬笆上被扔狗屎;一個說蹩腳英語的男人經常打電話給安德魯,威脅要傷害他的女兒,而其實他沒有女兒。

2019年,在世錦賽風波之後,馬克的母親謝麗爾‧霍頓(Cheryl Horton)在打掃自家游泳池時,發現游泳地面有一桶碎玻璃碴。

《周末》雜誌援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家安全分析師的話:「這個家庭受到的折磨是中國批評者有組織的、有系統的騷擾和恐嚇模式的一部份。這不是業餘行動。霍頓一家的故事令人非常不安。」

遭受孫楊謾罵 事件起因

2016年里約奧運會比賽前,霍頓在熱身池,遭到孫楊的挑釁。當時,兩人同時停在泳道的盡頭,孫楊一邊向其濺水,一邊謾罵他。事後有記者問起這些爭議,霍頓冷淡地回答說:「孫楊濺了我一身水,我沒有回應,因為我沒有時間嗑藥作弊。」

霍頓的父親安德魯說:「那是我們一家人生活開始發生改變的時刻,一切就是從那時開始的。我們收到了太多的死亡威脅,我們現在都已經不當回事了。」

事後,澳洲領事告訴安德魯,他們在24小時內收到了900萬條信息——「沒有一條是令人愉快的」。他說:「45分鐘內,約68萬誹謗、侮辱和死亡威脅的言論,攻擊了霍頓的各大社交平台以及他在中國的微博,說他是狗屎、種族主義者、註定要參加殘奧會……要他必須道歉,否則就怎麼怎麼樣…….」

在里約觀賽期間,霍頓的父母因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需要安保人員陪同。自那以後,霍頓一家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霍頓的電腦系統被入侵,收到了很多死亡威脅!

澳洲游泳名將馬克‧霍頓與父親安德魯‧霍頓(右)的合照。(Michael Dodge/Getty Images)
澳洲游泳名將馬克‧霍頓與父親安德魯‧霍頓(右)的合照。(Michael Dodge/Getty Images)

拒與孫楊同台 轟動世界

2019年南韓光州世界游泳錦標賽前,孫楊逃過了「暴力抗檢」禁賽,令世界上很多游泳選手對國際泳聯的決定表示不滿。當時,孫楊在一次飛行檢測中,認為檢測人員的身份符合不規範,不但沒有讓他們帶走檢測樣品,還打碎了血檢樣品。

在世錦賽上,霍頓拒絕登上領獎台和孫楊合照,引發了軒然大波。那一幕成為了世界泳壇乃至世界體壇歷史上令人難忘的經典。在一次安全會議上,安德魯被告知,霍頓在領獎台抗議孫楊一事,成為全球約6000家媒體的頭條新聞。

其實當時不只是霍頓一人表達了對孫楊不滿,包括了英格蘭游泳好手斯科特(Duncan Scott)等很多選手,也都紛紛發聲,表示抗議。

「當時那件事情是下意識做出來的,並不是預先策劃好的。在頒獎儀式開始之前的幾分鐘內,我做出了那個其實讓我自己都感覺很矛盾的決定。」霍頓說,「那個決定無關於孫楊本人也無關於中國,那是對這項運動表示出一種無奈,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平等地尊重規則。」

2020年2月底,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宣判孫楊禁賽八年後,中共對孫楊的輿論導向也發生巨大改變。安德魯透露:「我們感受到的最大變化是(騷擾)強度。在2019年下半年,不論白天黑夜都是如此,9月達到峰值,但今年2月開始放緩。」

目前,霍頓仍在備戰明年的東京奧運會。不出意外,他將會是200米自由泳的最大熱門。而孫楊恐怕已經很難再有機會參加東京奧運。從各方面分析來看,孫楊翻案的可能性基本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