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4月28日。
 
中國中央電視台生氣了,昨天發出狠狠的批判。這次批判的對象,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批判大旗是由CCTV最著名的,所有電視台必須停下自己節目轉播的《新聞聯播》發出的。標題是《散播「政治病毒」的蓬佩奧正把自己變成人類公敵》。
 
大家別笑,中共特別喜歡代表別人。一會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一會是黨和政府,現在代表人類了。這也是順理成章,大頭症一般來說都會越來越大,不會自動縮小的。
 
這篇文章說,「疫情爆發以來,蓬佩奧作為美國首席外交官,在疫情防控上毫無作為,如同『隱形人』。相反,他給中國潑髒水方面跳得最凶。」
 
還說「蓬佩奧在危機面前沒有表現一丁點職業操守與責任擔當,反而不斷散播『政治病毒』,挑撥離間,搬弄是非,不斷踐踏人類道德底線,不斷干擾國際公共衛生合作,自淪為全人類團結抗疫的絆腳石,淪為病毒擴散的幫兇。」
 
說實話,我必須恭喜蓬佩奧先生,這個世界上被中共專門點名,拿出來單獨批評的人沒有幾個,蓬先生算是一個,值得恭喜。
 
CCTV的文章,當然是中宣部寫手寫的,不可能是央視的人寫的。去年,習近平視察,央視打出了大橫幅,「央視姓黨,請習主席放心」。
 
它這個舉動,在海外很多人都放心了。因為大家知道,美國對央視和其它中共媒體的限制,只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蓬佩奧上任國務卿之後,針對中共的舉動有好幾個,最讓中共難受的,包括下令中國大使館人員參與美國教育界的活動,必須先行向美國報備。
 
這一點,中共還真的沒甚麼好說的。因為中國對所有外國外交官員的活動,都是阻撓、干擾的,有很多限制。對美國人來說,外交必須對等,所以你這樣要求我,我就這樣要求你,大家一樣。
 
中共官方媒體也是一樣。既然你們都姓黨,而且又是黨國不分,那麼這些官媒當然就是中共的官方機構了,所以必須進行外國代理人登記。因為美國有法律規定,任何外國政府的官方機構,可以在美國活動,但必須是公開透明,不能私下活動的。私下活動,就是間諜。
這對中共來說實在是一大打擊。以前,中共官方在美國的活動很多,除了公開的之外,還有其它的,比如中國人的同鄉會、同學會、學生會等等。前兩天,美國FBI有一個通告,設定了一個舉報專線,而且還有中文的,可以舉報任何在美國的外國秘密代理人,包括上述那些,這事都夠嗆了。
 
和中國國務院不同,美國國務院是主管外交的,國務卿,相當於中國的副總理級的國務委員加外交部長。
 
過去一年多,蓬佩奧就中國問題,在多個場合公開批評中共,主要是批共產黨,他和副總統彭斯一樣,不針對中國人民,也不針對中國文化,但針對中國共產黨。
 
記得去年底,蓬佩奧獲哈德遜研究所的年度獎,在頒獎禮上講話,10分鐘的內容,基本全是和中國有關,對中共批評極為激烈。
 
蓬佩奧另一個讓中共極為頭痛的,是他主導美國外交部門,在全球阻攔華為進入5G。這個工作,其實蓬佩奧做得並不特別成功,但是這次疫情之後,估計這個工作就容易多了。
 
蓬佩奧也對一帶一路批評得很嚴重。他還主導推出美國印太地區多個戰略,除了安全和軍事外,也推出經濟戰略。這個戰略,是和日本、印度和澳洲合作進行的。所有的做法,都和中國的一帶一路針鋒相對。比如印太基建計劃,協助區內小國基礎設施建設,它不僅根據當地的需要,同時也計算整個資金使用,回報率,日後維護成本,場地使用率等等,是一個綜合的計劃。資金可以是捐款,低息,或者是商業貸款,通常是一種銀團組合,而且建設是和當地員工企業一起進行的。和中國那種,中國貸款,購買中國鋼筋水泥,由中國公司和中國來的中國工人修建的方式。對所在國家來說,美國印太計劃當然更好。
 
不過,是否能成功,還要看其它因素。因為中共的方法是打蛇打七寸,給主要官員直接賄賂,一億美金的案子,給他個人兩百萬,甚麼都可以搞定了。這些國家大部都不是成熟的民主法治國家,所以一帶一路同時輸出了中國模式,就是大基建、大政府和大貪污模式。
 
這次疫情,蓬佩奧和美國國務院,當然也沒有放過機會。美國外交官對中共的批評十分嚴厲,蓬佩奧本人對中共的批評也十分嚴厲。蓬佩奧要求對中共病毒進行國際調查,要查清病毒來源,而且也支持各國對中共索償,因為中共在疫情初期的隱瞞和信息封鎖,甚至是發出誤導的數據,才導致全球各國出現如此之大的損失。
 
這是踩到了尾巴上了,別人當然要跳起來了。
 
目前,中共最擔心害怕的,就是這個問題。原因很簡單,這個事情實在是太清楚明瞭,是非黑白清清楚楚,沒甚麼可以爭論的。所以,這種全球索償是必然會出現的,而且索償金額,將是一個中國無法承受的天量。
 
現在的難題是,給錢還是不給錢?你不是很有錢嗎?現在害大家這樣,應該賠錢吧,賠多少?怎麼賠?其實都不行,大國戰略就完了。如果不賠,其實大國戰略也完了。如果讓其它國家形成共識,中共過去20年用了很多錢、很多心機搞的這些鋪墊,基本上就全都完蛋了。
 
這是為甚麼中共不顧一切,對蓬佩奧破口大罵的原因。
 
說起來,也非常有意思。過去三四十年,美國政府有兩個部門,在對華政策問題上往往針鋒相對,一個軟一個硬,一個鴿派一個鷹派。國務院,因為是主導外交的,所以是鴿派。以前國務院的各級官員,也都是中共統戰工作的重點,這種工作也深入在華盛頓左右兩黨智囊中。
 
民主共和兩黨,都有各種政策研究智囊,很多人才。這其實也是兩黨的人才庫,因為一旦總統換人,下面有三四百個官員需要政治任命,就是不是公務員,是總統提名,國會批准的。這些人必須是自己人,不能臨時去找,所以大部份都在智囊中做研究,像是個影子政府一樣。所以中共的統戰,必須深入這些智囊,和相關人士拉好關係,4年後或8年後,這些人可能上台了,變成了重要人物。
 
另外,國務院因為要直接面對外國,所以常常比較斯文文雅,容易溝通,當然也常常是鴿派了。和國務院相對的,就是國防部,也就是五角大樓。過去,美國軍方對中共的不滿越來越強,主要是南海和西太平洋中,中國對美國有點咄咄逼人。尤其是近幾年,新式武器、人工智能、激光、高速導彈、海中的無人潛艇等等,目標都是針對美軍的。美國軍方當然很清楚,軍人特性,也必然是強硬的。
 
但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國的情況發生了很多有趣的轉變。第一,特朗普用了很多退役將軍,和退役軍人,包括蓬佩奧。蓬佩奧是西點軍校畢業的,在美軍中服役6年,當然只是小軍官。八十年代,他在歐洲當連長,主要在捷克邊境上巡邏。
 
蓬佩奧是共和黨內的茶黨派,就是共和黨中的保守派。但是,他反共,和他曾經當過中央情報局局長有關。因為,美國最了解中共的部門,大概應該是中央情報局了。他們每天把中共官方媒體的文章分類歸檔,比如對美國態度,友好、一般、還是敵對,分門別類。
 
現在用AI來做,這個其實很容易了。大概十年前,CIA就發現了,中共官媒文章,超過九成是反美仇美的。你會和一個到處罵你的人,真心維持一種很好的關係嗎?
 
蓬佩奧在CIA任職不長時間,但足夠他了解一些基本的情況了。CCTV破口大罵,當然忘記了他們自己常年對美國的仇視宣傳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遜,遠之則怨。跟他好,他算計你,自以為了不起了,遠離他,就很你恨得不行。
 
不過,我想說的是,蓬佩奧不是一個偶然特別的現象。甚至都不是共和黨的問題,反共和抗拒中國影響力,是美國社會已經形成的共識,這是必然也是必定的,是自然定律,就像是水往下流一樣自然。
 
美國就要總統大選了。民主黨的拜登,批判特朗普最重要的東西是甚麼?是在疫情中動作太軟太慢,明知道中國問題嚴重,還要說習近平做得不錯甚麼的。他批評特朗普太靠近中共。
 
特朗普批評拜登甚麼?共和黨的宣傳估計馬上就要推出來了,主要針對拜登家族和中共做生意的事。
 
也就是說,兩邊都會用中國因素,來做宣戰的主軸之一。以前也有類似情況,但現在,因為疫情、因為南海、因為口罩和其它醫療物資,這種情況會變得完全不同。到時候,蓬佩奧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中美關係已經到了中共要破口大罵的時候,說明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