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近200個國家造成巨量損失。中共已成過街老鼠,不僅被全世界憤怒譴責、聲討,還面臨國際社會天價索賠。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首次公開表示,要向中共進行索賠,雖然具體金額尚未確定,但特朗普暗示,會比德國索償的數額還多。同時,與中共友好的非洲國家也向中共索償。

特朗普公開表態向中共索賠 牽動各方敏感神經

中共病毒瘟疫目前已經造成全球超過300萬人確診、21萬多人死亡。美國確診者累計超過100萬,逾5.7萬人死亡。

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4月27日的白宮記者會上強調,中共本應在疫情爆發時迅速遏制,不讓疫情蔓延全球。他以「全球性的破壞」、「美國的災難」形容中共病毒的危害。特朗普說,美國當局正在嚴肅調查,並思量如何讓中共負責任。他表示有「很多方式」讓中共擔責。「我們對中國很不滿,對整個情況都不滿意,連同美國,全球都在受苦。」

特朗普過去就曾多次質疑北京當局隱匿疫情,如今更向中共追責和索賠。當被記者問及德國《圖片報》估算,中共應初步賠償德國各行業1490億歐元時,特朗普稱目前尚未確定索償金額,但遠高於德國媒體估算的金額。

目前美國已有密蘇里州和密西西比州向中共提出具體索償。密蘇里州的司法部長Eric Schmitt估算出密蘇里州至少遭受了44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3月12日,佛羅里達州(Florida)伯曼法律集團(Berman Law Group)向中共提出集體訴訟,目前加入這起集體訴訟中的人數已逾萬人,總計索賠金額約6萬億美元。

3月18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保守法律組織「自由觀察」(Freedom Watch)創辦人克萊曼(Larry Klayman)提起集體訴訟,指控中共政府等,向其索償20萬億美元。

4月27日,一對在紐約生活且不幸感染了中共病毒的Lissette和Felix Conde夫婦,也決定參加到起訴中共的集體訴訟中去。

他們認為,中共隱藏中共病毒的起源信息,而且需要對最初的大範圍傳播負責,因為這種行為最終危害了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的生命,並且引發了經濟混亂。

除了經濟來源受到嚴重影響之外,這對夫婦表示他們被迫和14歲的女兒保持隔離。Felix也無法再去探望90多歲的老母親,而Lissette的家人已經去世。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O. Graham)日前指責北京政府在處理疫情過程中「嚴重過失和故意欺騙」,「中國(中共)需要付出代價」。他呼籲取消美國對中共的債務,對中國商品徵收「大流行病關稅」,並且制裁中共官員。

全球首例刑事起訴中共

阿根廷聯邦司法系統4月23日收到一份刑事控訴狀,指控中共政權犯下「病毒性種族滅絕罪」,並引發「危害人類罪」,導致全球各地數以萬計的人因中共病毒瘟疫而死亡。

這是全球首例因中共病毒瘟疫而刑事起訴中共政權。

據Infobae報道,阿根廷律師卡爾伯馬滕(Alejandro Sanchez Kalbermatten)於4月16日向阿根廷聯邦刑事與輕罪法庭12(the Criminal and Correctional Court 12)提出訴訟,起訴理由是:(中共)故意並掩蓋全球性的病毒性種族滅絕。他並發送電子郵件通知了設在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

報道說,卡爾伯馬滕正在尋求在刑事調查的框架下,「找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誰應對此負責,以及為甚麼會發生,出於甚麼地緣政治目的」,以及所帶來的那些死亡和危機,是否「在經濟、健康和社會上構成種族滅絕或危害人類罪。這些罪惡,應根據《羅馬規約》由國際刑事法院進行調查和審判」。

非洲國家向中共索償

除美國之外,英國、意大利、德國、印度甚至中共大撒幣的非洲國家埃及、尼日利亞等國也向中共提起訴訟。

近日,尼日利亞一個律師聯盟將中共政府告上法庭,針對中共病毒給該國造成的損失,包括「生命損失,經濟遭扼殺,創傷,苦難,社會迷失方向,精神折磨和對尼日利亞人民正常生活的破壞」,要求中共賠償2000億美元。

美國之音此前報道說,美國、歐洲、印度等四十多個國家的民間團體和產業組織發起要求狀告中共的聯署。

截止目前,據媒體統計,僅五大洲7個國家官方或民間索賠的天價賬單總金額已達六十多萬億美元。

面對龐大國際輿論和巨額索賠,從不認錯還多次「甩鍋」的中共外交部也不得不正面回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聲稱,中國是首先報告中共病毒疫情的國家,不意味著中國是病毒的源頭云云。

中共外長王毅聲稱國際社會的索償是「政治化、污名化的行為」。

澳洲呼籲獨立調查 中共恐嚇無用

近日,澳洲政府提出對病毒展開國際性的獨立調查,調查中共病毒起源及中共政府應對疫情的責任。

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則警告,若澳洲堅持獨立調查,中共將對澳洲產品和旅遊業進行抵制。而澳洲貿易部長伯明罕強調,當局立場不會改變;澳洲外交暨貿易部秘書長孫芳安已致電成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