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鈴鐺管理有限公司」以較高價從房東處拿到房子,再以較低價轉租給租戶。但是租期未滿,鈴鐺公寓就捲款跑路,留下房東損失租金要趕走房客,房客被騙租金,極力和房東盟商、到處維權。有受害人感嘆:「我躲過了武漢的疫情,卻沒能躲過武漢的騙子。」

高價拿房 低價出租 找時機跑路

據悉,武漢鈴鐺管理有限公司是以「高價購入、低價租出」的模式有預謀地進行詐騙。有受害人向《大紀元》反映,該公司和房東簽訂合同,寫明每月收益1,860元,但轉租給她每月只收1,400元;也有人反映房東和公司的合同價為每月1,500元,但他的房租為1,150元;還有人反映自己房東得到的合同價為每月3,000元,但他的租金僅2,400元。

受害租客徐靜(化名)告訴《大紀元》,很多人直到這次事發才知道房租有問題。「我們租的時候不知道他跟房東說的是多少錢,到這個事情曝光了之後,我找到房東,房東才把這個合同給我看。」她說,「最後(出事後)房東和租戶溝通了,才知道這個價格差很多。」

另一名受害租客於洋(化名)則表示,中介公司是利用「打折價」騙取長期合同。他說,「當時我們不想租那麼長時間,就想租半年。他(中介)說,(租)三個月按房東的價格租,半年是打9折,一年打85折。本來想著要長住的,就交了一年,好多(租客)都是這樣的。」

很多租客簽訂了一年及以上的租房合同,並一次性向鈴鐺公司交付全部租金及押金,但是公司給房東的租金卻是一季度一付,且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房東一直被拖欠租金。

於洋說,「他們(房東)的錢,早期一直沒打進來。疫情期間催過,但是答說等復工,復工之後一直沒有結果。他們(房東)之後再聯繫(鈴鐺公司)就聯繫不上了,所以這個事情就爆發了。」

感到蹊蹺後,房東和租客不斷聯繫鈴鐺公司,卻發現該公司員工先找藉口拖延,然後「集體辭職」,老闆也不見蹤影。他們這才意識到,公司帶著幾千名房客的預付租金跑路了。

目前,有房東已通過換鎖芯等方式強行趕人,有的則允許租客再住一段時間,以尋找下一個住處。不少租客剛租房不久,被騙了一大筆錢還面臨無處落腳的困境。

徐靜表示,她剛在去年12月簽訂中介租房協議,交了一年房租加一個月押金,合計18,200元。她因為疫情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收入了,現在房東要求她搬離,家中還有兩個60歲的老人和一個4歲的孩子要照顧,處境艱難。

也有不少人在租客維權群裏表示,他們剛剛在去年底、今年初,甚至是四月初才簽了合同。他們要為自己維權,討回公道。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政府部門互「踢皮球」不處理 租客被逼集體維權

從事發到現在已經半個月左右,租戶們不斷向武漢各政府部門反映情況,希望得到妥善解決。然而各部門卻互相推諉,沒人真正接管這件事。

徐靜表示,一開始有好幾百人去信訪局反映問題,但他們發現信訪局只負責「登記」,連他們的聯繫方式都不留。

幾天後,江漢區政府在常青三路65號設立了「專班接訪點」,稱受害人可以前往該處提供投訴資料、反映問題。徐靜說,4月17日的時候有六七十個人去拉橫幅維權,此後每天至少有兩三百人去登記。除了接待人員,現場還有警察看管,以防受害人「鬧事」。

數十名受害人去拉橫幅維權,警察戒備。(受訪人提供)
數十名受害人去拉橫幅維權,警察戒備。(受訪人提供)

此外,江漢區政府稱專班正在調查鈴鐺公司的經營行為,會定期公佈調查進展,並給出專班諮詢電話。但是徐靜多次撥打該電話,發現根本打不通。她說,「政府說是為老百姓,真正用他們的時候,根本就不管。」

一位崔先生撥打市長熱線12345說,「我去電視台,電視台說不管;我去房屋局,房屋局叫我報警;報警,警察說這個事情不歸他們管,叫我們去專班。那我們現在到底要去哪裏?各部門把我們就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

他詢問武漢政府打算怎麼處理,得到的答覆是:已在江岸區政府立案,還沒有解決方案,也沒有處理結果。

崔先生說,他們已經跑了二十幾個部門,沒有一個部門管事,也沒有人出來說過一句話。他連續問:受害民眾的生活如何保證?家裏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怎麼面對?到底有哪個部門能真正管這件事?接線員反覆回答稱:請耐心等待,會幫你們催辦。

崔先生激動地說,「這段時間我已經跟你打了不下10個電話了,都說是在催辦,那得有人管啊,我的天!」「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被聯繫過,甚麼叫『催辦』?」接線員答覆:會幫你催辦。

崔先生大聲問,「有沒有人管啊?到底?!我們在中國還能不能維權啊?!」但是,他得到的回答仍然是:我這邊會幫你催辦,有結果會聯繫你。

崔先生直言,政府這樣的做法是要把受害人逼到「爆炸」。

於洋也說,「這個事情,首先政府應該出來跟大家(對話),拿出方案來怎麼做,是不是?你甚麼都不說,叫別人怎麼整,是不是?」他還表示,錢是否能追回來是一回事,但如果政府讓詐騙公司逍遙法外,「這個社會不就爛透了嗎?」

據租客自己統計,鈴鐺公寓事件受害者至少七千多人。江漢區政府稱將在4月30日(周四)給出結果,但有不少受害人對「結果」並不抱希望。有人提出當天上午8點半到常青三路65號集體維權,得到熱烈回應,多個500人(滿員)的微信維權群正發起參與接龍,多人報名參加。#

受害人相約一起維權。(受訪者提供)
受害人相約一起維權。(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