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奉故是奇士》

謝安南(1)免吏部尚書,還東(2);謝太傅(3)赴桓公(4)司馬(5),出西,相遇破岡(6)。既當遠別,遂停三日共語。太傅欲慰其失官,安南輒引以他端(7)。遂信宿(8)中塗(9),竟不言及此事。太傅深恨在心(10)未盡,謂同舟曰﹕「謝奉故是奇士。」

1.謝安南:即奉,字弘道。晉會稽郡山陰縣(今浙江省紹興縣)人,曾任安南將軍、廣州刺史、吏部尚書。

2.東:指山陰。東晉時建康以會稽、吳郡為「東」,此指會稽郡剡縣。

3.謝太傅:指謝安。 

4.桓公:指桓溫。

5.司馬:大將軍的屬官,時桓溫為征西大將軍。

6.破岡:地未詳。應在建康(今江蘇省江寧縣南)東。 

7.端:事。

8.信宿:連宿二夜。 

9.中塗:途中。

10.深恨在心:心中深感遺憾。

《悠然知其量》

戴公(1)從東(2)出,謝太傅(3)往看之。謝本輕戴,見,但與論琴書,戴既無吝色(4),而談琴書愈妙。謝悠然(5)知其量。

1.戴公:即戴逵,字安道,譙郡(今安徽亳縣)人,後遷居會稽剡縣(今浙江嵊縣治)。少博學,好談論,多才藝。性高潔,孝武時累徵不就,郡縣催逼不已,乃逃於吳,旋返剡。卒於晉武帝太元年間。

2.東:指山陰。東晉時建康以會稽、吳郡為「東」,此指會稽郡剡縣。

3.謝太傅:指謝安。 
4.吝色:為難的神色。

5.悠然:欣然自得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