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谷歌旗下YouTube發生「黃標」事件後,近日YouTube大V「冷眼財經」又遭谷歌封殺。針對谷歌對華文自媒體的言論審查,冷眼稱欲對谷歌公司發起訴訟。

擁有17萬訂戶的海外財經自媒體「財經冷眼」頻道被暫關閉。「財經冷眼」質疑說,谷歌以內容涉嫌「發佈垃圾內容、商業欺詐」等說詞下架了其關於「數字貨幣」的影片,並關閉其頻道,「難道在谷歌上談中共的數字貨幣也要接受言論審查?谷歌怎麼現在幹這種事?」

他認為,頻道被關閉的原因可能有三:一是大量的五毛舉報,雖其節目以財經為主,但涉及香港事件、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等很多話題,都是批評中共的;二是不排除谷歌公司的審查系統和一些特定團體(如中共政府)存在利益交換的可能性;三是影片揭示的內容影響到谷歌的數字貨幣計劃等。

冷眼認為,作為一個經營多年的頻道,谷歌在事先沒有任何警告的情況直接封平台,這是非常危險的一個先例。雖然在個人投訴和輿論壓力下,3天後谷歌核查解封了平台,但是給用戶造成精神和其它方面的損失,沒有做出任何解釋和道歉。

日前「財經冷眼」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他起訴谷歌不是一時之間突然的想法,「就我個人而言,畢竟這個事落到自己身上了。比如說黃標事件,大家都是受害者,沒人挑頭,我也不會去起訴它,但是封頻道這個事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就完全避無可避了。」

他表示,「因甚麼原因封我,至少要給個說法。我也不知道你們的紅線在哪裏?這是一種非常高傲、霸凌的行為,居高臨下,根本不把自媒體放在眼裏。而且頻道中之前所有節目的廣告全部都取消了,我覺得這樣是在報復,太惡劣了。包括半年前的節目都沒有廣告了,當初都是審核過的,沒問題的。」

冷眼認為,Google、Youtube要存活,也是靠大家在頻道上捧場,就像很多商家進駐到淘寶店裏面,大家是其衣食父母,因為要給它交會員費和廣告提成,沒有大家帶來的流量,它的頻道也是空的。就像納稅人養活政府,是一樣的道理。

「現在有的朋友在說我吃肉砸鍋,不是這個概念,就像納稅人和政府的關係,其實就是這樣的,不能說你做大了就欺客了。(它)作為一個商業公司,沒有商業道德。」他說。

黃標事件引發群體抗議

2月份以來,不少香港、台灣的博主發佈的戴口罩、洗手的影片即被YouTube貼黃標,引發群體抗議及白宮聯署抗議事件。YouTube高層3月3日會見香港用戶時稱,「無差別黃標」與上頭的壓力以及AI技術失誤有關。

「因為我本身是武漢人,」冷眼說,「我最高的時候一個月做了快30期武漢肺炎的影片,基本上每天一期,總共做了快50期,但這些節目全部被『黃標』沒有廣告收入。」

他說,「前段香港和台灣的youtuber是抗議了一下,我覺得更應該的是美國、加拿大的自媒體人聯合起來,如果有條件大家要一起來起訴是最好的。不是我一個人起訴谷歌,我們作為一個群體,這種影響力、這種空間會更大。」

近日,YouTube行政總裁沃西基接受CNN採訪時表示,如果節目內容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不同,都可能會從YouTube平台上被刪除。

冷眼認為,谷歌這些年跟中共的勾結確實是非常之深。谷歌想重返中國市場,去年幫中共開發蜻蜓計劃,其實就是和百度一樣,在中國建立一個搜索引擎。想進入中國市場就要出賣道德良知和底線,而中共那個政府就是沒底線的,打壓言論,侵犯人權。

「谷歌的內部員工,據說有兩千多人是華人。這些人如果是中共的黨員滲透進來,或者在中共的教育下長大,他們到了美國就會打上(信息)審核的烙印。」他說。

大公司的言論控制力超過傳統政府

冷眼認為,目前谷歌進行的言論審查,在打壓世界的言論自由,打壓華人自媒體。

針對美國維護言論自由的憲法第一修正案只針對政府公權力,不約束私人公司的說法,冷眼表示,「我不認同這種說法,因為那時候的憲法可能主要是針對政府,害怕政府的權力坐大,打壓公民言論自由。但是,現在像google、facebook、twitter坐大到一定程度,它的用戶已經有好幾億、上十億人了,它比一個傳統政府的言論控制力還強,其實它也是在打壓、審查人民的言論。那時候的憲法可能沒想到這種情況。」


他認為,公司這種不受限制對言論審查的行為,也是對公民言論自由的限制。同時,這些公司坐大到一定程度,對政府也形成一種要挾。美國的憲法或者其它司法體系應該配合這個新形勢進行修改。

「相信聰明的美國人一定會找到辦法限制這些巨頭作惡的。因為它確實不僅限制了中國人,還限制了美國人的言論自由。像前幾天YouTube的ceo發表的議論,也在網絡上炸開了鍋。」他說,「日本有的youtube裏面出現了64的影片,直接就封掉了。谷歌對言論的審查和控制在加劇,沒有自我糾錯。」

在小額法庭起訴谷歌

冷眼表示,不可能跟谷歌公司打無上限的官司,目前就是象徵性的。如果走小額法庭的程序,在法院的網站上登記填表,這個程序就可以啟動,達到起訴谷歌的目的。

「就算你谷歌的實力非常強大,確實是巨無霸,我跟你打官司勝算是非常小的,但我就算螞蟻撼大樹也要去試一下,總有人要先開始的。」他說,「現在不是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推特上、Youtube上的大家都對谷歌的意見非常大,我覺得這就是民意,真正的民意。」

美國註冊律師葉寧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谷歌這麼做的話,也是違反美國國家利益的。谷歌站在中共這一面,扼殺類似方方日記和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聲討。雖然它是公司,公司有沒有法律義務尊重第一修正案,這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葉寧說,「有些判例裏面,也是做出了有利於原告的判決的。作為媒體,隨便地壓制第一修正案的話,看看他有沒有廣播事業的執照,可以向簽發執照的地方投訴。」

他表示,走小額法庭也是一條路,是不帶律師也能打官司的簡易法庭。也可以以它合同違約的方式起訴,因為這些自媒體是通過谷歌平台接到一些廣告業務的,谷歌這麼幹的話,就是惡意地干擾了既成的合同關係。

「如果用戶自己去小額法庭告的話,谷歌會疲於奔命的。因為這裏也告它,那裏也告它,按下葫蘆浮起瓢,幾百個案子一起上去的話,它也是難於應付。雖然一個案子只有5000美金,但是如果谷歌來不及請律師去辯護的話,原告很快就會拿到一個缺席審判,就找到谷歌總部去執行。但是這個(在小額法庭告谷歌)要人多,一定要受影響的一起起訴。」他說。

記者26日就訴訟等問題致信谷歌公司,截至發稿沒有收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