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爆發,許多歐美、東亞已開發國家都成了重災區,如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美國、日韓等國,截至2020年4月25日,全球已逾279萬人確診、19萬人死亡(因含中共、伊朗等專制政權,此數字被嚴重低估)。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將中共肺炎疫情提升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於3月11日宣佈疫情進入全球大流行(pandemic),主要金融市場重挫,世界經濟可能面臨大蕭條。

然而,造成疫情大流行的原因究竟為何?誰必須為此負責?

「如北京提早抗疫 全球大流行可以減少95%」

檢視疫情爆發時間軸,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講話時稱,1月7日就要求對疫情進行防控。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3日公開表示,自1月3日起,中共30次向美國通報疫情訊息。這就說明最晚1月3日之前,中共當局就知道武漢疫情的嚴重性。可是接下來中共做了甚麼呢?

去年12月31日,中共政府通報仍堅持沒有發現明顯人傳人;1月3日李文亮等八名醫生因為傳出疫情真相被訓誡、封口;1月6日到10日武漢市召開地方「兩會」,還是沒有進行疫情通報;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還舉行「萬家宴」,擺出一萬多道菜,四萬多個家庭參加宴會;活動結束後,疫情大面積擴散。

1月23日武漢不得不採取封城措施,這時距離疫情出現已經過了一個多月,錯過了黃金防疫期——英國修咸頓大學研究指出,中國大陸如果提早三周展開抗疫行動,全球大流行可以減少95%!這期間還因為大陸春運,近五百萬武漢人流動到中國大陸各地乃至全世界,導致中國國內、國外疫情全面爆發,到目前為止,有上百萬人被感染,十幾萬人失去生命。

中共政府控制不住病毒,卻控制傳播真相的人,不斷發動封口行動:「吹哨人」李文亮醫師被抓捕,之後染疫身亡,「發哨人」艾芬醫師也被嚴格管控;民眾的發聲管道被掐斷,不斷有人因為發出疫情真相,被公安威脅或拘留;大量公眾號、微博、微信被封號。

可以這麼說,正是由於共產黨無視所有人的生命安危,隱瞞疫情真相,壓制人們對病毒真相的了解,才導致了這場世界性災難。

疫情來勢洶洶 人人自危如何自保?

針對這次肺炎疫情,目前醫學界找不到根治的方法,只能採取支持性療法,因此人人自危,許多人都在想如何自保。來聽聽中醫理論怎麼說:《黃帝內經》指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疾病是否發生、是否惡化,關鍵取決於人體內的正氣;而瘟疫是邪氣入侵,一個人體內正氣充沛,就能抵禦邪氣,保持健康身心。

中華傳統文化也認為瘟疫乃神鬼所為。道家《太平經》上說:「陰氣勝陽,下欺上,鬼神邪物大興,而晝行人道,疾疫不絕,而陽氣不通。」《太平經》也指出:「善者自興,惡者自病,吉凶之事,皆出於身。」

因此,我們需要跳脫單純西方醫學角度,進行道德層面的反思:為甚麼疫情首先會在中國大陸爆發呢?大家都知道,共產黨建政以後就是一直不斷的在血腥屠殺和羅織謊言,從1949年到現在,中共持續發動各種政治運動,整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據《九評共產黨》估計,約有八千萬中國人被共產黨殘害身亡,這個政權欠下了無數血倩!

歷次運動,它抹黑栽贓打擊地主、資本家、知識份子、有信仰的人,多數受到迫害的都是好人,但被共產黨極盡其能的抹黑,使中國人人仇恨這些遭受打壓的善良同胞,很多普通民眾在無意中參與打壓、推波助流,都助長了迫害,幫共產黨背上黑鍋,感染了邪氣。

現在許多評論都談到,當前發生的這場瘟疫是針對共產黨來的。據海外《明慧網》3月27日報道,一張中共單位組織內部統計的2月份疫情死亡名單顯示,死者當中黨員比例竟然高達88%!且50歲以下的中青年佔總人數的將近一半!另一份在網絡廣傳的300多人疫情死亡名單中,黨員就有200多人,佔了大多數。對比每100個中國人裏大約只有6、7個黨員,肺炎好像不關心人的年齡,卻更在意人對中共的傾向。

既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是瞄準共產黨而來,那麼要想不被該病毒選中,首先得與中共脫離關係。

綜觀世界疫情局勢 守住正道是解方

綜觀世界疫情局勢,目前病毒的蔓延,不是看與中國大陸地理位置之遠近,而是看該國或地區是否相信中共謊言、與中共關係好壞。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和地區,瘟疫隨之而來。

比如伊朗是國際公認的中共小兄弟,它的軍火、導彈、核武、電子產品等由中共輸入。在「一帶一路」計劃中,伊朗是中共滲透歐亞非的戰略樞紐;再如意大利,作為G7世界七大工業國之一,意大利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於2019年3月與中共簽約,並成為歐洲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還有西班牙。在六四屠城之後,西班牙是第一個派外交大臣訪問北京的歐盟國家。2017年,西班牙首相出席中共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019年6月,西班牙沃達豐(Vodafone)正式啟動了該國的首個5G商用移動網絡,並採用華為作為核心設備供應商。

再來看看德國與法國這兩個疫情比較嚴重的歐洲強國。近年來兩國政府都很親共。「華為」是中共背景的ICT(資訊與通信)供應商。在海外華為創辦人身份和解放軍背景一直受到質疑。而德國和法國卻選擇雙雙決定允許「華為」參與其國的5G網絡建設。2019年3月26日,德國總理在巴黎記者會上大讚「一帶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計劃」、「我們歐洲人想要參與」。而法國總統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自稱是「毛澤東主義者」。

再來看看亞洲地區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南韓。近年來,南韓政府大幅向中共靠近。甚至在大陸疫情被曝光後,南韓政府擔心會損害與中共的關係,堅持不在邊境設限,也不對旅客進行檢疫。

最後我們來看看美國。自1972年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大陸後,美國在政治、軍事、外交、經濟、金融、教育、科技等領域裏以多種形式向中共提供了關鍵的支持,尤其是在美國支持下,中共加入世貿(WTO),為其打開了國際社會的大門,造成巨額西方財富被挪移到中國,使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美國政界和智囊認為,是美國重建了中國,養肥了中共當局。對中共的重新認識與政策改變,是特朗普政府的改革,只是近幾年的事。沒有美國的幫助,沒有那麼多跨國公司、高科技巨頭和大財團的支持,中共不可能從一個經濟瀕臨崩潰的政權迅速發展到可以挑戰美國的「邪惡軸心」。

而與大陸相鄰的香港、台灣,疫情並沒有爆發。在對待中共的態度上,香港、台灣與其他親共的國家大不相同,因而也帶來了不同的結果。目前很多實例顯示,中共肺炎給世人帶來了病痛甚至死亡,但同時也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瞭中共毀滅人類的本質;遠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