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17年之後,福建福州市台江區第二中心小學(簡稱福州台二小)97級二班的43位學生,今年4月通過微信群聯繫,共同控訴當年班主任的種種惡行,包括無差別被毆打、羞辱、性騷擾等。當時被班主任高傑折磨多年的學生們都有極深的心理陰影。

近日四川綿陽東辰國際學校近200名畢業生網絡舉報副校長吳建峰猥褻、性騷擾女生,侮辱、毆打男生,惡劣行徑超過12年。

上游新聞報道,這讓福州台二小20年前的學生們想起了當年班主任高傑的「所作所為」。他們也向多方舉報,希望高傑承認自己的惡行並向受害學生們公開道歉,避免類似悲劇繼續上演,給更多的孩子留下陰影。隨後,他們得知高傑已在福州另一所小學任副校長,他們感到非常憤怒。

於是,97級二班43位學生組成了一個微信群專門討論相關情況。

4月26日,網友「卓尼基」在微博控訴,當年高傑在三年級至六年級期間,頻繁對全班學生無差別使用暴力,並且對發育較早的女生「上下其手」……

2000年時,高傑是97級二班班主任、語文老師。那時,高傑剛20歲出頭。高傑是一個甚麼樣的人?與學生們相處如何?學生們反覆提到的詞語是,無差別暴力、言語羞辱、粗暴殘忍。

畢業17年的學生們在微信群講述自己當年被班主任高傑折磨的情況。(網絡圖片)
畢業17年的學生們在微信群講述自己當年被班主任高傑折磨的情況。(網絡圖片)

學生們稱,在課堂上,只要高傑不滿意,學生就會被罰站牆角、打耳光、被他擰著耳朵往上提、用力掐臉、圖釘扎屁股、戴風油精口罩、透明膠捆臉、下跪……到了四年級處罰越來越頻繁,以至於五、六年級時,同學們挨打已經習以為常。

在學生們的印象裏,無論男生還是女生,高傑都會無差別使用暴力。學生們表示,高傑在使用暴力時非常突然,學生挨打時沒有任何防備,「直接上手打,都不用熱身」。

女生王澄澄說,從三年級開始,上高傑的語文課變成97級二班50多位同學的噩夢,學生們開始厭惡上語文課。

男生陳宇翔記得,高傑喜歡讓學生背課文。早上佈置的課文,他要求學生在中午放學之前全部背誦出來。沒有完成的同學不僅會遭到高傑羞辱,還會被他當著全班學生面前打耳光。

王澄澄稱,自己因為被暴力體罰覺得丟臉,不敢告訴家長,被老師捏臉後要等臉上的浮腫消了才敢回家。

最令學生難以忘記的是,高傑進行暴力體罰時伴隨語言羞辱。三年級時劉倩在背地裏給高傑起了個外號,叫做「高露潔」。做值日時,高傑偶然聽到了劉倩叫其綽號。劉倩稱,高傑捏著她的臉拖來拖去,夾雜著甩耳光……她清楚地記著,這是她第一次挨打。

大約五年級時,高傑發現了劉倩的私人日記。高傑在上課時將劉倩的私隱公之於眾,並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一篇接著一篇讀了出來。劉倩說,那一節課都在高傑讀日記和挨打中度過,自己覺得特別漫長和恥辱。

在同學們的記憶裏,愛紮馬尾辮的林珊珊亦是班裏被高傑「打得最慘」的學生。林珊珊記憶最深的一次是,四年級時高傑因胃出血住院。高傑出院後,作為「小組長」的她組織幾個同學去高傑的家裏看望。

林珊珊和同學們一起買了水果花籃前往,不料大家找了很久,卻找不到高傑的家。又累又餓的情況下,林珊珊提議大家分吃水果。後來這件事被其他同學打了小報告,傳到高傑耳朵裏。

高傑坐在講台椅子上,一把拉過來林珊珊,用力掐臉,結果椅子塌了。緊接著,高傑抓起林珊珊的馬尾辮就開打,巴掌像雨一樣落下來。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毫無尊嚴,孩子的自尊心被徹底摧毀。

據報道,學生們還反映,高傑還會對班上發育較早的女生有摟抱、捏肩等動作。劉倩稱,五年級課間操時,高傑莫名其妙地從背後抱住她,手觸碰到其胸部。當時她以為高傑此舉動是老師對學生的喜愛,長大後才明白……

「卓尼基」表示,20年過去了,時間的流轉並沒有帶走這些記憶。它像一個秘密、一個傷疤、一個恥辱種在了每一個學生心裏。在後來的成長過程中,一些學生難以擺脫沒有自信、自閉、逃避社交的心理陰影。

對於97級二班學生的舉報,高傑4月26日對《新京報》稱,學生所說是一面之詞,20年前為甚麼不報出來。

4月27日,福州市台江區教育局工作人員稱,目前學生們反映的情況時間久遠,而且當年沒有反映情況,教育局已經介入調查核實,同時建議學生可以通過法律等其它渠道解決。

此事在網絡上引起網民質疑和議論:「43個人一起控訴也叫做『一面之詞』?20年前為何不報,你這問的是人話嗎?那麼小敢站出來嗎?」「這種衣冠禽獸當教師很恐怖……可想而知孩子們遭遇了這些,心理陰影有多大。」「不僅應該將這種禽獸清除出教師隊伍,還應該報案追究其刑事責任。」

還有不少網民表示,自己上學期間也經過過相似的遭遇,「小時候被小學和中學老師打的人太多了,教師直接搧學生耳光的太多了!」「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