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衝擊全球,各國產業界都在規劃疫情後未來的產業鏈配置、避免產業鏈大規模中斷所帶來的風險,其中有部份涉及國家安全政策,部份則是純經濟因素,未來中國勢必將面臨一波產業出走的風潮。

在國家安全政策部份,各國已經意識到,包括口罩、藥物等防疫物資,多數都在中國生產。而疫情發生後,出現醫療用品需求的飆升、或遭哄抬物價等問題。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印度是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最大生產國,主要依靠中國進口的原料來生產,但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倡議這種抗瘧疾藥物,或許可作為治療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一種方法後,印度大藥廠指控,中國供應商哄抬生產該藥原料價格好幾倍。

印度大藥廠吉杜斯·卡迪拉(Zydus Cadila)執行董事帕特爾(Sharvil Patel)近日表示,所有原料價格都漲了好幾倍,大部份原料價格已是原來的10倍至20倍;而且與中國供應商的一些現有合約,都沒有按照雙方簽訂時條款履行。

帕特爾說,「他們(中企)只說自己沒有材料,但當你付給他們5倍或10倍價格時,他們就又有材料了。」

擺脫對中依賴 立委:台灣應盤點國防物資來源

對此,台灣民進黨立委林俊憲表示,疫情是對社會的總檢驗,許多平時不會顯現的風險都在這時顯現出來。在全球化的架構下,供應鏈往往由不同國家組成,卻也看到許多商品由於疫情的關係生產出了問題。

林俊憲表示,由於台灣的藥物原料來源高度依賴中國,只要中共任意找一個理由斷供,就有可能造成台灣短缺。尤其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特殊,更不可大意。

他認為,這次疫情雖然造成許多不便,卻也是台灣難得的機會,可以全面檢視台灣社會存在哪些風險。不僅是醫療物資,政府也應全面檢視民生物資、戰備物資,確保供應與儲備,甚至立法管理,迎接未來可能的任何挑戰。

後病毒時代產業鏈遷移 立委:僑委會應協助來台

而在經濟因素方面,由於中共隱匿、謊報疫情,不少國家民間團體除了紛紛提出集體訴訟,準備向中共要求賠償,各國也準備將產業鏈移出中國、降低風險。

日本政府確定將祭出2,200餘億日圓(約20億美元)協助日本企業從中國大陸撤回日本,另外投資23.5億日圓(約2億美元)協助想在中國以外國家設廠的企業。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得知訊息後也提出建議,認為美國政府宜協助想離開中國的企業,負擔所有搬遷費用。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表示,疫情爆發後,各國都已經意識到,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應該尋找一個乾淨、可靠的投資環境,目前歐洲、美國等國家的評估報告都顯示,台灣名列第一名,未來生產基地集中在中國大陸的歷史,可能就要結束了。

學者:疫情全球爆發 加速各國供應鏈逃離中國

王定宇建議,中國以外的台商,如果要回來台灣設置生產基地,僑委會應該與經濟部合作,扮演導航者的角色,統合各部會的資源,幫忙協助簡化流程、補助資金、土地,這些項目應該列為今年到明年的重點項目。

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表示,雖然中國大陸的經濟量體仍然很大,但這次疫情在中國爆發後,中共不僅隱匿疫情、也不道歉、也無賠償作為,甚至還甩鍋給其它國家,已經引發各國不滿,所以美日現在才會鼓勵「去共化」,但不等於「去全球化」。

他表示,其實早在2012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之後,各國產業鏈就已經開始出現移出中國的現象,2018年美國對中共發動貿易戰之後,以美國為首、日本跟進,帶領全球供應鏈去共化的趨勢,但這次疫情發生後,加速了全球產業鏈逃離中國的速度。

他說,中共資訊隱匿、不透明、錢拿不出來其實已經行之有年,這次疫情可說是讓各國學了一次教訓,也了解共產黨的手法。雖然產業鏈一時要完全移出也還不太容易,但因為在中國投資風險太高,出了狀況還面臨錢拿不出來的問題,推測除非特殊行業,否則一般產業投資中國的意願將大幅降低,所以未來中共可能面臨被全球孤立的問題。

顏建發表示,相較於美、日政府積極協助產業撤出中國,台灣政府不能太過高調,否則可能會面臨更大阻力。他認為,產業面臨的問題、需要何種協助,產業比政府更清楚,所以政府的角色不應該是擔任計劃制定者,而是提供資訊、幫忙產業穿針引線,給產業提供語言翻譯、了解當地法律的角色。

他強調,隨著全球對中共反感的加劇,以及對台灣防疫表現的讚賞,台灣除了要持續向世界說明與中共的不同,也應該更加主動參與國際,重新強化各國對台灣的認同,「很明顯機會在台灣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