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廣州發生的對非洲人的種族主義歧視,引發一些非洲國家罕見的官方抗議活動。中共官員不僅向非洲各國政府保證對種族主義「零容忍」,還期待大外宣洗白,但都無法阻止非洲的抗議中共浪潮。

外媒經過實地採訪,發現非洲人士仍被禁止在廣州住旅館、進商店和去飯店用餐。

英國《衛報》4月27日報道,最近該媒體聯繫了廣州的非洲人說,由於當地擔心他們可能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攜帶者,他們面臨歧視和種族主義。

尼日利亞商人納布武(Frank Nnabugwu)說,自己解除隔離後被禁止返回出租房,只好露宿街頭。後來他終於進入一家酒店安身,但是只能通過服務員買飯,「如果他們(食品配送公司)知道是外國人在訂購食品,他們就不會來。我們不能進商店買任何東西。」他說。

埃塞俄比亞人穆魯格塔(Kidus Mulugeta)四年前移居中國學習機械工程學,他說,廣州對非洲人的態度已經迅速改變。「他們說外國人不許入內,但是俄羅斯人或歐洲人等白人,就可以進入。」

非洲政府和主流媒體罕見抗議中共

非洲人的遭遇曾引發一輪外交抗議,尼日利亞眾議院議長巴賈巴亞米拉(Femi Gbajabiamila)傳喚了中共大使周平劍,進行抗議。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馬哈馬特(Moussa Faki Mahamat)說,他傳喚中共駐非盟大使劉豫錫,表達「極端關切」。塞拉利昂、加納等國都進行了外交抗議。

甚至非洲通常不願意批評北京的主流媒體,但也加入了反擊的行列,有的大報頭條刊登了 「在中國的肯尼亞人:救我們出地獄 」等標題。

美國網媒VICE4月27的報道分析,中共和非洲本來稱兄道弟,非洲很少公開批評中共,所以很多非洲人把這些抗議看作是中非關係史上的轉折點,也是整個非洲的集結號。

VICE還說,非洲多國不惜動搖雙邊關係,要求北京就種族歧視爭議給個交代的舉措,在疫情重挫全球經濟、非洲各國向最大貿易夥伴與金主——中共——尋求債務減免之際,凸顯了本次風波的嚴重性。

民間感情裂痕加劇 萬人連署

北京馬上啟動了宣傳和公關機器,首先中共稱這是一場 「誤會」。當這一招不奏效時,中共就派駐非洲的大使到非洲大陸各地去平息異議,並向該國領導人保證不會再有歧視現象。

與此同時,20名非洲各國駐北京使節也召開了一次會議,中共外長王毅召集非盟領導人討論此事,安撫非洲兄弟。

北京還開始推卸責任,說關於廣州的報道是一種「抹黑」行為。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的一篇社論說,污衊西方媒體、美國政客和「香港分裂主義者」都是「炒作」此類事件的幕後者。

Vice新聞分析,北京最初對廣州事件回應失誤的部份原因是,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非洲居民在網上分享影片數量之多、和他們的憤怒之程度。

要知道,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這樣的平台在中國國內並不存在,而年輕的非洲人則在上面交換各種被歧視的信息,引發了大批非洲網民的怒火。

此外,近萬名活動人士在給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的公開信上簽字,稱非洲與中共的關係不應 「以人權和人的尊嚴為代價」,而在阿布賈(Abuja)的民間團體試圖到中共大使館進行抗議活動,但因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的封鎖而被阻止。

在中共的「安撫」之後,有的非洲領導人開始配合北京在外交與媒體為中共洗白,對此很多非洲人公開表示了不滿和抗議。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非洲區負責人Arnold Tsunga告訴VICE,非洲民眾的怒火仍然顯而易見:「雖然中共曾說過兩國關係是平等的,但顯然不是這樣。中共公然攻擊非洲裔人民的行為表明,中方是這種夥伴關係中的惡霸,它們利用債務外交來束縛和壓制非洲領導人,奪走它們在兩國關係中的話語權。」#